燃文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承包大明 > 第四百六十四章 悠悠蒼天,何薄于我!
    這可真是計劃趕不上變化。

    在傍晚之前,郭淡還都非常滿意這個結果,至少這么一來,在未來的一段時間內,不會因為國本之事,雙方再進行純內耗的爭斗。

    這可以讓萬歷騰出時間來進行海外計劃。

    但是郭淡萬萬沒有想到,事情竟然會來了這么一個莫名其妙的轉折。

    雖然萬歷表示不會令他操心,會另外安排人去教導皇子,但這會給他帶來很多麻煩。

    他怎么也想不明白,為什么會變成這樣?

    他覺得這是一筆穩虧不賺的買賣。

    除了麻煩以外,他得不到任何利益。

    私學院?

    拜托!

    頂著這個頭銜,他更會成為大家的靶子。

    翌日一早,他就頂著兩個黑眼圈出得房門,打算去找萬歷再商量商量。

    這事不能干啊!

    可這一出門,就遇到張誠。

    “郭淡,恭喜,恭喜啊!”

    張誠見到他,就立刻拱手笑道。

    郭淡一愣,問道:“恭喜?不知內相恭喜我甚么?”

    張誠道:“你如今成為三王子的老師,難道這還不值得恭喜嗎?”

    郭淡驚訝道:“內相是如何得知得?”

    張誠掩唇咯咯笑道:“陛下都已經下達旨令,拜王家屏為皇長子的老師,拜你為三王子的老師。”

    郭淡幾欲抓狂道:“陛下已...已經下旨呢?”

    張誠點點頭。

    “哎呦!內相。”

    郭淡欲哭無淚道:“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看我這德行,像似為人師表嗎?”

    張誠左右瞄了兩眼,笑道:“倒不像,但這都是你自找得,可怪不得誰。”

    郭淡道:“還望內相明言。”

    張誠道:“這滿朝文武可都反對皇貴妃,唯有你,給予皇貴妃恁地大支持,還請皇貴妃來參加馬賽區的剪彩揭幕,皇貴妃當然對你非常感激,讓你擔任三王子的老師,這不就是投桃報李嗎。”

    郭淡啞然無語。

    張誠神色一變,低聲道:“你這回可真是玩大了。”

    郭淡對此是深表認同。

    這回可真是玩大了!

    “內相。”

    忽聽得一聲喊。

    張誠回頭一看,只見楊銘深等人走了過來,趕忙側過身去,讓郭淡赤裸裸得暴露來楊銘深他們面前,笑呵呵道:“楊學士早啊!”

    “早!”

    楊銘深向張誠微微拱手,又向郭淡道:“郭淡,恭喜你擔任皇子之師,以童生出任皇子之師的,你可真是第一人啊!”

    “哈哈---!”

    他邊上的大臣們紛紛撫須直笑。

    來得好,老子正愁沒有地方發泄。郭淡暗自冷笑一聲,嘴上卻是苦嘆道:“誰說不是了,這真是蜀中無大將廖化作先鋒啊!”

    楊銘深神色一變,道:“你此話是何意?”

    郭淡嘆道:“我不過是一個小小商人,本應該在市集里跑買賣,賺得幾兩銀子,就能夠高興的睡不著覺,可是...呵呵...這馬政廢弛,落在我頭上,州府管理不善,也落在我頭上,如今就連皇子的教育都落在我頭上,想不到我堂堂大明竟無人矣!”

    大明無人?

    這一句話,可是將滿朝文武罵了個遍。

    站在一旁看熱鬧的張誠,不免偷笑起來,這小子挖苦人的手段,可真是一等一的。

    “你...你...!”

    楊銘深氣得嘴皮子都哆嗦起來,指著郭淡道:“你一個小小童生,憑溜須拍馬,投機取巧,博得陛下的一時恩寵,竟也敢目中無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郭淡理了一下衣袖,道:“楊大學士意思莫不是暗示自己連一個小小童生都不如。說真的,有些時候,我真的非常羨慕各位大學士,坐擁高官厚祿,卻什么都不用干,唉...這本是我當初入贅的初衷,我渴望坐擁絕色嬌妻,萬貫家財,同時什么都不用做,只可惜...!”

    他仰望天空,眼中含淚,長嘆一聲,“悠悠蒼天,何薄于我。”

    說著,他便神色落寞地繞過楊銘深,往前走去。

    “站住。”

    楊銘深暴喝一聲。

    郭淡回頭一瞥,淡淡道:“等楊大學士什么時候皇子之師再與我論道論道。告辭!”

    他一甩長袖,背負雙手,徑自離去。

    這大概也是皇子之師為他帶來的唯一利益,就是可以稍微囂張一點點。

    “豈有此理,豈有此理。”

    楊銘深氣得暴跳如雷,正準備沖上前,去找郭淡理論理論,他身邊一人趕忙攔住他,道:“楊大學士勿要與這小人一般見識,他得意不了多久。”

    楊銘深轉頭瞧了那人一眼,突然清醒過來,旋即苦笑一聲:“是呀!老夫今兒是怎么呢,竟與一個童生置氣。”

    關于這事,在他們看來,真是百利而無一害。

    首先,萬歷讓一個商人擔任朱常洵的老師,這不就是自暴自棄嗎?

    這比讓王家屏擔任皇長子的老師,更具代表性。

    國本一事,幾乎是板上釘釘。

    因為誰也不會答應讓一個商人的學生去當皇帝。

    而郭淡本就是他們的眼中釘,肉中刺,雖不致命,但是令他們渾身不適,一旦郭淡擔任朱常洵得老師,朝中大臣更加不會支持郭淡,支持他,不就等于便向支持朱常洵,這也給了大家一個堅定反對郭淡的理由。

    同時也令郭淡身上多了一個弱點,倘若鄭氏那邊稍有風吹草動,便可將郭淡也給拉進來。

    然而,這就是鄭氏希望見到的,她就是要將郭淡拉到自己這邊來,成為她堅定的支持者。

    當然,楊銘深等人得想法,也不能代表滿朝文武的想法。

    不少大臣支持立嫡長子,不是針對萬歷,也不是針對鄭氏,而是事情本就應該如此。

    同樣的道理,讓郭淡出任皇子之師,這也是非常不合適的。

    申時行他們得知此事之后,立刻要求覲見皇帝。

    “陛下,郭淡確有本事,但是他還比較年輕,同時他又是一個商人,這名不正,言不順,倘若傳出去,會讓天下人恥笑的,還望陛下收回成命。”

    申時行是苦口婆心地勸說萬歷。

    萬歷反問道:“如此說來,愛卿愿擔任三王子的老師?”

    “這...。”

    申時行面露為難之色。

    如果他不是首輔,只是一個大學士,他當然會答應,但問題他是首輔,而且比王家屏還要高一級,他若擔任朱常洵的老師,朱常洵明顯就要壓朱常洛一頭。

    王錫爵趕忙道:“陛下,這不合制度。”

    此話之意,無非是在暗示,朱常洛就是儲君,其余的王子就是藩王,對于藩王的教育,明朝可是有嚴格限制的。

    萬歷哼道:“所以讓郭淡來擔任三王子的老師,不正合你們之意嗎?”說著,他一揮手道:“此事朕已決定,毋庸再議,另外,朕決定今日回宮,你快去準備一下。”

    如今這事鬧成這樣,他也無心繼續留在這里。

    申時行、王家屏他們相覷一眼,皆是暗自一嘆。

    在他們看來,萬歷明顯就是在跟他們慪氣,你們都不愿意幫我,那我只能找那些愿意幫我的,不管他是商人,還是童生,但是作為君主,又怎能如此幼稚。

    萬歷臨走之前,都未與郭淡見一面,是匆匆而去。

    他真怕再見到郭淡,自己會改變主意。

    他們走了之后,郭淡也不想留這傷心之地,于是乘坐馬車回賽馬區去了。

    “停車!”

    剛剛來到賽馬區境內,郭淡突然發現一道妙曼的身姿沿著小道徐徐而行,立刻叫停馬車,然后從車上下來。

    那少婦突然看見郭淡,不禁也停止腳步。

    這少婦正是徐姑姑。

    夕陽西下,金色的光輝灑落在獎池大廳上面那個大露臺上。

    “什么?”

    徐姑姑大驚失色地看著郭淡:“你說陛下讓你擔任三王子的老師?”

    郭淡點點頭。

    “發生了什么?”徐姑姑又問道。

    “我也想知道。”

    郭淡嘆了口氣,道:“陛下沒理由這么做,而且三王子年紀尚幼,如今可能才剛學會說話走路,根本就不需要急著為他找老師。”

    徐姑姑稍稍點頭,沉吟少許,道:“但有一個人有理由這么做。”

    “皇貴妃。”郭淡道。

    徐姑姑點點頭,道:“看來你已經想到了。”

    “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出別得理由。”郭淡苦笑一聲:“想不到皇貴妃恁地看得起我。”

    徐姑姑沒有做聲。

    郭淡又自嘲地笑道:“也許我只是她唯一的合作對象。”

    徐姑姑并沒有否認這一點,道:“但是這對你而言,可不是一件好事,你將會為他們所累。”

    她看好郭淡的原因,主要是因為郭淡的特殊身份,不會受到朝中勢力的掣肘,但如果他擔任朱常洵的老師,必然會卷入這個旋渦之中。

    郭淡問道:“所以居士認為我該如何應對?”

    徐姑姑思索良久,道:“如果你不能拒絕的話,你似乎也別無選擇。”

    郭淡沉默良久,突然端起桌上的酒杯,走到石欄前,腳跟一抬,坐了下去。

    “小心。”

    楊飛絮立刻走上前來。

    郭淡抬手,示意沒有關系,又看向徐姑姑笑道:“也許沒有選擇其實就是最好的選擇,至少我不需要再瞻前顧后。”

    說著,他一仰脖子,將酒杯的酒一飲而盡。

    突然,他整個人往后倒去。

    “小心!”

    楊飛絮搶上一步,一把將他抓住,將他給拉了下來。

    郭淡順勢身子往楊飛絮身上倒去,緊緊地抱住她,嘴角露出一抹邪惡得笑意,我會讓你們付出代價的。

    砰!

    “呃!”

    郭淡嘴里突然發出一聲悶哼,立刻站直身體,牙縫里面蹦出幾個字來,“我...我上個茅廁。”。

    楊飛絮偏頭冷視著郭淡,狹長得雙目透著陣陣殺氣。

    徐姑姑不禁莞爾,端起桌上的酒杯,淺飲一口。( 承包大明 http://www.54361360.buzz/16_16906/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福建31选7开奖中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