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鄉間輕曲 > 第486章 夜會
    邊瑞目送著幾位漂亮的姑娘跨上馬,然后飛馳著離開,這才轉過了頭來想繼續和李先軍說話,但是一轉頭,發現站在李先軍旁邊的一個年輕人一副豬哥模樣,望著眾姑娘離去的背影發著呆。

    邊瑞見了不由的嘴角往上翹了翹。

    就是這么一個小動作,被李先軍看到了,他順著邊瑞的的目光見到自家的學生這樣一副模樣,覺得很丟臉,于是咳了兩聲。

    咳!咳!

    誰知道那個學生似乎是完全沉浸在了自己的世界上,根本就聽不到老師傳來的暗示,依舊是一事魂不守舍直勾勾的盯著眾姑娘已經化成點的背影。

    邊瑞覺得這小子估計這會功夫連孫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啪!

    李先軍沒有辦法了,直接伸手在自家的學生后腦勺上拍了一下,這才把神游的小子給拍回到了現實中來。

    “干什么呢?”李先軍臉上已經寫滿了不開心。

    但是這位根本就沒有意思到老師現在正怒著,張口便說道:“老師,她們是下面那個渡假村的么?”

    李先軍這下是真的怒了:“是又怎么樣,不是又怎么樣?”

    “我就是這么問問”這貨終于發現自家導師臉色難看了,于是低了下腦袋小聲的說道。

    邊瑞這邊見了,哈哈一笑:“沒什么,年輕人嘛!”

    就在這時候,突然間有一個姑娘沖著邊瑞問道:“邊先生,您這里可以騎馬?”

    邊瑞被這姑娘一下子給問愣住了,心想道:我這里能騎馬很奇怪么?第一我這里有場地,還是好幾千畝的山地谷地的,第二我養牛場里也有馬啊,有地有馬你還問我能不能騎馬?

    姑娘繼續說道:“我想騎馬,您能不能教教我?”

    邊瑞可不想給這個小姑娘當教練什么的,第一,邊瑞是個有媳婦的人了。第二邊瑞自己的騎術也不算是太好,教人騎馬這東西還是不要了,第三還是老原因,騎馬是一項帶有危險性的運動,每年騎馬死的人也不是一個兩個的,誰知道意外會不會發生在自己這邊,邊瑞是個怕麻煩的人,自然不可能答應下來。

    “教你不行,第是一我這里沒有專業的教練,第二是我這里也沒有專門的騎馬項目,第三是我這里的馬也不是供我這邊的人用的,所有的馬都是那邊的渡假村所有,只是放在我這里喂養而已。你要是會騎的話那沒問題,只要簽一份免責協議,你就可以騎了,你要是不會那真沒有辦法”邊瑞說道。

    姑娘一聽臉上立刻露出了失望的表情。

    邊瑞并不在意這姑娘什么表情,繼續和李先軍說著話。

    談了差不多十來分鐘,邊瑞這邊便離開了這些人,由一位工作人員陪著,自己則是坐上了四輪摩托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現在邊瑞的養牛場里除了邊瑞之外,所有人都不會騎馬,因此早上趕牛出去,晚上趕牛回棚子,都是用的四輪越野摩托。有人想表現出一種電影上看來的牛仔模樣,但是被馬摔下來幾次,跌了個烏眼青之后,頓時老實多了。

    忙活了一下,邊瑞便關上了辦公室的門,騎上了自家的摩托一路拉轟的回到了自己家里。

    家中現在只有邊瑞一人,媳婦在明珠養胎,小丫頭現在跟著太祖父太祖母住,至于邊瑞的父母自然是去了明珠伺候起了兒媳婦。

    因此回到了家的邊瑞,先是把呆牛它們喂一喂,然后準備自己的晚飯,吃完了之后呢要不是練練字,臨一下畫,要不就是做做木工活斫斫琴什么的,總之這時候邊瑞才能真正覺得輕松下來。

    十一點鐘,邊瑞準時上了床睡大頭覺,第二天一早五點半鐘起床,先是練了一趟然后沖了個涼,吃了早飯騎上摩托車去養牛場,然后又呆到五點鐘回來,這就是邊瑞現在一天下來的工作軌跡。

    過上幾天,邊瑞就得去明珠呆上兩三天,和媳婦見見面相處一段時間,然后又回到村里,忙活起了養牛場的事情。

    今天有個大活,那就是邊瑞買的那些母牛到了,一共裝了十來輛運牲口的拖掛車,到了山腳下他們的車子就開不上來了,原因很簡單,人家的車子太長了,而通往養牛場的路彎雖然不是太多,但是沒有一個彎是這種大車過的去的。

    沒有辦法,只得是在山腳下卸車,養牛場這邊的工作人員一起把牛從山下趕到養牛場里來。

    趕牛聽起來似乎還是挺容易的,但是趕過的人都知道,趕牛并不是像大家想的那么輕松,首先你得有預判性,知道離開牛群的牛想往哪里去,然后才能在它沒有達到目的之后截住它,把它重新趕回牛群中去。

    可惜的是,邊瑞養牛場的工作人員根本就不具備這樣的素質,還沒有把牛群趕出一百米呢,就有五六頭牛脫離了大部隊,悠閑的在路兩邊閑逛了起來,如果不是大白天的,邊瑞相信這五六頭牛很可能就不姓邊了。

    這場面那叫一個亂啊,到處是人喊牛叫的,連菜市場都不如。

    邊瑞這邊也不得不加入到了趕牛的大軍中去,但是這時候邊瑞比其他人也好不到哪里去,不能當著大家的面用空間裝牛,邊瑞也不過就是兩手兩腳的普通人罷了。

    就這么著,從早上十點半鐘開始趕牛,一直到了夜里九點多鐘,所有的牛這才全都進了棚。

    進了棚可不算完,這些牛是新來的,還得隔開其它的牛一斷時間,邊瑞怕有一些病傳染給自己的老牛群,如果是這樣的話,只需一場瘟,那么本地的牛種就算是全軍覆沒了。

    這一天忙活下來,邊瑞覺得自己的身體都快散架了,更別說和邊瑞一起干活的那群工作人員了,他們每一個都比邊瑞的年紀大,最小的四十,最大的已經六十多了,同樣一天忙下來。這些人不知道成什么樣呢。

    想到了這里,邊瑞離開了自己的辦公室,往旁邊的宿舍去看看。

    門都不用推,邊瑞發現里面傳來了此起彼伏的鼾聲,而且還是那種特別大聲的那種。

    離開了這邊的宿舍,邊瑞騎上了四輪摩托往牛棚那邊去,到了那邊的宿舍發現那邊的情況也沒有比這里好上多少,除了幾個白天留下來看守養牛場的老人家,其他人現在都睡的如同豬一樣。

    “老板!”

    一個老人看到邊瑞過來了,立刻站了起來和邊瑞打起了招呼。

    “這邊看照的過來吧?”邊瑞問道。

    老人道:“一晚上沒什么事的,對正早料都已經準備好了,今天晚上我就是看著罷了,到是他們都挺累的,沒有相到趕幾十頭牛,和幾百頭牛完全不一樣啊”。

    老頭這邊可不僅僅是感嘆,而是覺得有點心有余悸,就這點牛居然讓整個養牛場上下忙成了狗一樣。如果要是沒有對比的話,大家一準覺得原本就該如此,但是他們并不是沒有眼光的,也知道在新西蘭那邊,一個女牛仔就可以照顧兩百多頭牛,這照顧還不是把牛關起來,那是等天不亮就要趕著牛去草場,到了傍晚還得把牛給趕回來。

    如果按這種選擇的話,那么今天這批牛最多需的也就是三四個牛仔一起配合就可以了,但是現在呢,足足十來個人,而且花了近十幾個小時,才將將的把這些牛給趕了回來。

    現在老頭就有一種感覺,也就是牛仔的那一套他們看著都會,但是讓他們自己干他們就如何也弄不出來了。

    這樣他們覺得自己這些人有些太廢物了,幾個老爺們比不上一個娘們,有些人甚至心中想著會不會老板要解雇其中一些人。

    邊瑞可從來沒有這么想過,他這邊既然雇了,不到萬不得以是不會趕人走的,一來是這些人都算是鄉里鄉親的邊瑞下不去手,二來邊瑞是個好面兒的,實在是丟不起這個人,用了沒幾個月就把人給趕回去。

    邊瑞此刻也不知道這位心中是這么想的,他現在就是覺得今天晚上大家不要再出什么事了,一切等到了明天天亮再說就好了。

    轉了一圈,也沒什么大事,邊瑞便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今天這情況,邊瑞也不打算回去了,就準備在辦公室里窩上一晚上,免得萬一有什么事情發生。

    邊瑞這邊剛鋪好了鋪蓋,準備睡下來,便聽到門口有人輕輕的敲門。

    邊瑞有點詫異了,問道:“誰?”

    “邊先生!”

    門外傳來了一聲女聲。

    邊瑞聽了一下也不知道是誰,但是他知道這一定是農學院的女學生,至于這么晚過來敲自己的門,邊瑞實在是有點想不明白。

    不過轉念一想,于是把房間布置了一下,同時沖著門口說了一句:“你等一會兒!”

    “好的!”

    邊瑞這邊多了個心眼,把屋里弄了弄,這才來到了門口打開了房門。

    “有什么事么?”

    房門一打開,邊瑞發現站在自己門口的正是幾個女研究生中的一位,在容貌上算是長的中上的。

    “能進去說么?”女生伸手指了一下屋內。

    邊瑞讓她進了屋,隨手給她倒了一杯水。

    “今晚您打算住這里?”

    姑娘看到邊瑞會客的發沙上鋪好了一毯子,于是問道。

    “嗯,你有什么事么?”邊瑞問道。

    “我想請您幫個忙!”( 鄉間輕曲 http://www.54361360.buzz/16_1684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福建31选7开奖中奖结果 韩国股票指数期货 十一选五最简单技巧 福彩3d预测专家预测 极速时时彩是不是正规的 488铁算结果开奖结果小说 股票开户流程当选金多多策略 泳坛夺金481口诀 平肖怎么买才算中奖 同花顺手机炒股软件怎么样 重庆最新幸运农场走势图表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在线杠杆配资拾必选卓信宝 山东快乐扑克玩法 北京十一选五的开奖结果是 腾讯快三官方网站 疯狂捕鸟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