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鄉間輕曲 > 第461章 殺年豬 三
    回家把三輪車給騎了出來,到了地頭停到了路邊,這才又和莫笙一起先把雪地里的豬給拖到了車上,接下來是路邊的那只,這個到是簡單,直接抬上車就是了。最后邊瑞和莫笙師徒兩個,加上莫笙的父母一起來到了湖邊。

    “十九叔,您家的這頭豬摔斷了腿!”

    剛到一個十四五歲的半大孩子便沖著邊瑞嚷嚷了起來。

    邊瑞已經看見了,豬的一只前腿已經變了型,估計是想站起來,沒站穩摔壞了。

    邊瑞小心的走到了冰面上,先是試著保持了一下平衡,然后慢慢的走向了豬摔倒的地方。你還別說這頭豬還挺倔強的,見到邊瑞之后還試著從冰上再爬起來,結果呢自然是再一次摔了一個大豬趴,這下子邊瑞到是更省事了,因為這豬的另外一只腳似乎也受了傷。

    “繩子!”

    邊瑞沖著岸上的莫笙喊了一聲,莫笙連忙把三輪車上的繩子給邊瑞甩了過來。

    邊瑞接過了繩子打了一個結然后退到了岸邊上,站穩當了開始套豬,邊瑞套東西的水頭很準,試了兩下之后便套住了豬脖子,用力一拉繩子套緊了之后,邊瑞便用自己的兩只胳膊騰著繩子,一步步把豬給拉到了岸邊。

    把豬兩條完好的后腿捆住了之后,大家一起把豬抬上了三輪車,這才由莫笙騎著向著曬場而去。

    邊瑞和莫笙的父母一邊聊天一邊跟在身后。旁邊還跟了一圈愛熱鬧的半大小子們,差不多都是十五六歲的,不是邊瑞的侄子輩就是侄孫輩兒。

    至于邊瑞的小閨女,剛才拉路邊豬的時候,小丫頭就不知道跑哪里瘋去了,反正村子里也是挺安全的,邊瑞也就沒有問,其實邊瑞都不用想,那肯定是找堂哥堂弟他們玩去了,指望小丫頭老實的坐上幾分鐘,邊瑞可沒有抱多大的希望。

    “邊師父,你們村里年年要殺那么多豬么?”莫笙的父親好奇的問道。

    自從跟著自家的兒子來這里過年之后,每一天兩口子都覺得新鮮,開始兩天是這里在建筑,全都是一水的明式建筑,當然他們倆也不知道是什么明式不明式的,他們只是覺得這些古建筑特別好看,有的時候看著并不像是一座建筑,而是有了一種特別的生命力,可以展示出這里人的生活一般,不像他們現在住的小別墅,很貴但是沒有一絲絲的生機,更沒有那種能夠引起一個中國人骨子里的文化共鳴。

    后來就是人,再后來就是節日氛圍,讓他倆一下子有了一種回到小時候,那種一到了過年,似乎整個空氣中都洋溢著一般年味般的童年時光。

    “不是,以前大多都是兩三家殺一頭,今天估計是大家掙到錢了,所以殺豬的人也就多了起來“邊瑞稍稍解釋說道。

    等著邊瑞這邊的話聲落,旁邊一個半大小子說道:“以前哪里舍得這么殺,咱們這里的豬肉比外面一斤貴上一小半呢,專門有豬肉販子來收的,一般都是家里把豬賣了,去鎮子上面買肉,至于村里豬肉一般都是用來包初一,初三和初五餃子的,平常炒燉的肉都是集上買來的……”。

    “哦,能貴那么多?”莫笙的父親笑著問半大小子。

    “嗯,以前還沒有那么貴,不過這幾年咱們這里的豬肉是年年漲,開始是城里人自己下來收,或者合伙定上一頭,到了后來就有了專業的肉販子,價格也就越來越高了起來。

    邊瑞聽了笑道:“你小子還真是個吃貨,兩種肉的分別都吃的起來”。

    “十九叔,別看不起人!”半大小子有點不高興了,梗了一下脖子,想向邊瑞表示自己味覺很好。

    邊瑞見了笑道:“行了,算你小子厲害總成了吧”。

    聽到邊瑞這么說,這小子才得意的樂了。

    “看來真的是大家的生活好了”邊瑞隨口說了一句。

    原本以前殺豬是隨到隨殺,請來的小刀手還時不時的在催一下,今年殺豬居然要排隊,到現在也沒有一個人過來催邊瑞,那指定是今年要殺的豬多,小刀手們忙不過來。

    “我奶今年都賺了兩萬多塊呢,加上我娘,還有有姐時不時幫個忙,差不多有五萬多塊錢,我奶和我娘說今年咱家的豬不買了,和七叔家里伙著殺一頭”這時接話的是個小丫頭,說是小丫頭其實更像個半小子,留著平頭,穿著打扮也有幾分男孩氣。

    “這收入可以啊”邊瑞聽了笑著說道。

    “我奶說明年還得多養蠶,您家的五太奶奶和十奶奶說了等著明年一開春,要把養蠶的數量翻上一倍呢”丫頭又說道。

    “弦賣的挺好的么?”邊瑞有點詫異,雖然說他這邊和琴弦的生意有大關系,但是邊瑞真不關心這個,原本他以為弦這東西想鋪開貨什么的最少得有一到兩年吧,沒有想到會這么快。

    其實邊瑞并不關心這事,要是關心的話,以他的智商想一想就明白了。

    現在的總代理傅青緒是什么人?自己就是古琴大家,而且他的兒子女兒學生們還辦各種藝術輔導班,這些輔導班的孩子不用弦?藍弦用不上那么白弦呢?雖說白弦比現在市場上的鋼弦貴了不少,不過能送孩子上三四百一節樂器課的,誰家又缺這三五百的?主要是白弦的音色比鋼弦更有古意,音質雖說比鋼弦混了一些,沒有鋼弦那么清亮,但是白弦的逼格高啊,

    傅青緒自己當了總代領,而且還花了錢的,他自然得盡進推廣,他自己家的學校自不必說,他的那些朋友啊學生啊這些關系一展開來,全國的古琴輔導班他最少半壁江山,不光是賺的錢比拿別人的錢多一些,還落個人情,誰又傻用不認識的家長的鋼弦。

    于是不用半年,幾乎全國最貴的古琴輔導班,百分之八十都用上了絲弦,剩下的不是不想用,是市場上根本買不到邊氏絲弦了。

    像是丫頭家這樣賺五六萬的,并不是最高的,最高的人家一家手腳麻利的,光是絲弦一項就賺了八萬多。雖然這家出了八個人,但是放到村里居家的婦人這些錢也不少了。

    “你不知道?”莫笙的父母都有點奇怪。

    “你們知道?”邊瑞更詫異了:怎么我這個當事人都不知道,你們倆怎么可能知道呢。

    莫笙的母親說道:“我們聽我兒子說了,我這邊還幫著同小區的孩子上了傅大師辦的古琴夏令營呢……”。

    邊瑞一聽覺得不得了啊,自己這真是坐井觀天了,同樣都是玩古琴的,你瞧瞧人家傅青緒干的,不光是收了你的錢還得讓你念著好。

    不過現在各位家長都這么有錢了,在孩子身上都不惜血本了嗎?

    想到了這里,邊瑞琢磨要是自己沒有空間的話,靠開學校都能混上不少錢。

    莫生的母親這時湊趣的說道:“要不,邊師父,您也辦個學校?我聽小笙說您的琴技還在傅先生之上呢”。

    嘴上這么說,但是莫笙的母親并不是太相信,人家大師都是有形像的,首先歲數得夠,在夠了歲數的前提下,要是弄個什么仙風道骨之類的,那就更符合了。很顯然,邊瑞這樣的人太年輕了,而且名氣也不大,至少莫笙父母住的地方鄰居就不知道有邊瑞這么個古琴大師。

    其實不是邊瑞不出名,而是邊瑞的普通人中不出名,現在真的玩古琴的,或處于一定層次的,就算是沒有見過邊瑞,也聽說過邊瑞的大名,現在邊瑞、文世璋和場島洋介幾人合奏的幾首古典曲目他們早就拜聽過了。

    邊瑞自己對這些都不在乎,所以他自然也就不知道這些,知道的一些人都以為邊瑞已經知道了,肯定有人和他說,這樣大家都這么想,所以邊瑞就成了啥也不知道的人了。

    一邊走一邊聊,大家快到了曬場的時候,突然間聽到有人大喝一聲。

    “快點讓開,快點讓開!”

    邊瑞這群人被嚇了一跳,下意識的就往路兩邊站。

    就在眾人剛剛站好的時候,一只豬直接從眾人的面前沖了過去,就在豬的脖子上還插著一把白晃晃的殺豬刀。

    “我了個去!”

    邊瑞正想發出這樣的感慨,突然間聽到站在自己旁邊的莫笙老子脫口而出,心中的郁悶那是可想而知的,我了個去說不了了,邊瑞只得罵了一句街以發泄自己看到的操蛋場景。

    真的,好那么些年殺年豬,今年邊瑞是覺得最不順的一年。第一是自家的豬跑了,費了好大的力氣給抓了回來,現在呢看到一只豬脖子上插個刀,還活蹦亂跳的,估計一時半會的還死不了。

    緊跟在豬身后的,是一個二十來歲的小伙子,穿著一身遮到膝蓋的圍裙。打邊瑞的身邊一過,立刻就有一種豬身上的味道,不用問肯定是小刀手身邊打雜事的小工。

    就在邊瑞有點想不明白到底自己看到了什么的時候,突然聽到那邊的小工又嚷嚷著讓人閃開了。

    看著這位小工絕塵而去,莫笙的父親樂呵道:“殺年豬還真有看頭!“

    邊瑞:“……”。( 鄉間輕曲 http://www.54361360.buzz/16_1684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福建31选7开奖中奖结果 广东快乐10分下注站 七乐彩百度预测 云南快乐十分一定牛预测 证券投资股票分析报告 北京快三开奖时间 体彩十一运夺金规则 正规在线股票配资平台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走势图表 双色球100期开奖走势图 600353股票行情 谁有吉林快3微信群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手机版 医药板块股票有哪些 河南快三每日号码推荐 手机赌场平台信誉最好 云南11选五5奖金对照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