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鄉間輕曲 > 第410章 天冷喝碗辣湯
    趕上了下雪,現在大部分的地方沒有辦法看,因為雪落到了干草莖上會很滑,摔倒那是肯定的,八百多斤的摩托車壓在身上誰被壓邊誰知道。

    邊瑞和周政轉回了門衛室,沈三爺這時給兩人取了一次性的杯子,給兩人沖了一壺熱茶。

    “要開始了?”沈三爺問道。

    邊瑞笑問:“您怎么知道了?”

    沈三爺道:“還我怎么知道了,你們邊家村那邊都傳瘋了。我想問一下,你們村的人夠不夠使的?”

    邊瑞一聽沈三爺這話頓時明白了,他們村也有人想過來干活。說了嘛都是農閑,大家有的是時間,賺點錢的事情誰都喜歡,更何況還是這種不用出家門的。

    邊瑞思量了一下說道:“我們村的不夠,我想年前結束木頭上的工作,等到了開春的時候把磚這么一填就了事”。

    “那需要的人可不少,有你這話我就放心了,到時候讓村里的人和你直接說吧”沈三爺說道。

    邊瑞一聽立刻擺手說道:“那可不行,這事別找我,等著我這邊核出人手來除了我們村的剩下來的幾個村攤吧,得罪人的事情我還是少干一點”。

    邊瑞說完笑了起來。

    干活這事兒找誰不找誰那肯定得有個標準,邊瑞準備也這事給派出去,到時候無論是找哪個伯父,邊現這邊就等著出結果,大致也就是相當于把這工程轉包給別人。

    ”你呀,你呀!“沈三爺哪里會不知道邊瑞的算盤。

    其實老頭子也明白,邊瑞的輩份太小了一點,面對一些長輩那肯定拉不下臉來,現在這辦法就是最好的辦法,把所有的事情都包出去,直接交給一個可靠的長輩來負責。也不是什么長輩都能干好這事情的,這人必需得有威嚴,能把控的住人才成。

    想到這兒,沈三爺的心里立刻跳出了幾個名字,想了一下之后,心中便圈定了人選,邊家村這才多少人啊。圈定了人沈三爺便知道等會兒去找誰為自己家的村子爭取多兩個名額了。

    “這地方是好地方,也不知道為什么國有的就愣是搞不過私人的,以前養牛場多紅火啊,別說是鎮上就算是縣城里的人一聽說在這邊工作,大家都要羨慕幾分的……”沈三爺又想起了以前的事情。

    邊瑞自然是記得的,不過邊瑞記事的時候,養牛場其實已經是日暮西山了,遠不是最興盛時候的場景。伴著邊瑞記憶的就是養牛場出品的冰棍,兩三毛錢一根,牛奶味十足,比外面賣的味道好多了。

    “還不是蛀蟲鬧的”邊瑞嘆了口氣。

    沈三爺點了點頭:“這到是實話,以前余廠長在的時候效益多好啊,后面換的兩任一個比一個能撈,關健是撈了還沒事,一個處份調到別的地方干上兩年,繼續禍害別的廠子”。

    “行了,咱也不說什么了,要是搞的好哪里還有咱爺們什么事情,沈三爺,茶也喝完了,我們要回去了”邊瑞說著放下了手可的杯子站了起來。

    沈三爺沒有動,沖著邊瑞嗯了一聲:“路上小心,這雪下的有點大,路上滑騎車慢一點,我說啊你干脆買輛小四輪子,那種山地上跑起來很快的那種”。

    “四輪子?”邊瑞一下子沒有弄明白。

    周政接口說道:“山地摩托車,我那邊不是買了幾輛么?”

    “哦,原來是那東西啊,等明年開春再置辦吧”邊瑞知道那玩意是什么了。全地形車,這玩意現在也便宜,最便宜的一萬左右就買到了,不是什么值錢的東西。

    出了門,邊瑞想了一下,沖著屋里的沈三爺說道:”老爺子,晚上住在這里注意安全,小心爐子”。

    現在沈三爺用的是煤爐子,既能取暖也可以做飯燒水,唯一不好的就是這玩意特別容易產生二氧化碳什么的容易讓人煤氣中毒。

    沈三爺笑道:“放心吧,我小心著呢,而且我還想多活幾十年,好日子還沒有過夠呢”。

    聽到老爺子這么說,邊瑞跨上了摩托車準備沿著主干道往山下去。

    到了周政的民宿,兩人又歇了一會腳,喝了點熱茶才繼續上路。

    兩人騎著摩托車經過了岔路口的時候,發現居然這里的人還挺多的,似乎一點也沒有受到大雪的影響。

    “給我來一板子豆腐!”

    邊瑞從摩托車上下來,直接來到了豆腐攤子旁邊,要了一板子,差不多十斤多的豆腐。

    冬天豆腐也擺的住,再說子凍豆腐的風味更好,更適合涮火鍋子,這天氣把豆腐擺到外面,到了晚上估計也將就著可以當凍豆腐吃了。

    “大家的生意都挺不錯的啊?”邊瑞看著老板娘麻利的在一大塊豆腐上劃了一刀,用個小鐵片鏟子這么一鏟把幾塊豆腐裝進了塑料袋里。

    “不是下雪么,看這樣子估計這雪能下一夜,如果是雪封了山很多東西價就漲了,所以呢大家伙干脆都多買一點,沒看到我這豆腐都賣光一批了,現在這是從家運出來的第二批,你瞧,也沒有剩下多少了,再有一會兒就賣完了”老板娘很開心,看樣子今天來買豆腐的人真不少。

    “邊十九,來坐下來喝一碗辣湯啊,這天禾弄一碗辣湯順到肚子里那滋味才美呢!”

    邊瑞看了一下說話的人,發現是王李村的王伯,他和邊瑞的父親是小學同學,兩人相處的很不錯,以前時不時的就會到家里來玩玩什么的,現在大家都忙了,也就是逢年過節的時候兩家會走動一下,不過主要是老人家,邊瑞和他的兒子女兒來往的極少。世交這種事情在現代社會是越來越少見了。

    邊瑞看了一眼周政。

    周政笑道:“走啊,弄一碗去!”

    等著周政摘下了頭盔,便有人打起了招呼:“周老板!”

    “您好,您好”周政一聽沖著眾人點頭,一邊大馬金刀的坐了下來。

    “老板,來碗胡辣湯,多擺一點辣椒面兒,另外有包子沒有,有包子的話來兩個”周政沖著老板吆喝說道。

    邊瑞瞧著周政的動作笑著坐到了他的旁邊:“看樣子常來啊”。

    “周老板比你來的時間可多多了”老板這時笑瞇瞇的把一碗胡辣湯給端了上來,放到了周政的面前。

    “你光要胡辣湯?”

    邊瑞見老板問自己,于是說道:“我光要胡辣湯,同樣多擺點辣椒面兒”。

    沒有一會兒,胡辣湯就上來了,邊瑞一邊喝一邊豎著耳朵聽大家閑聊。

    “也真是的,明明是咱們逮到了黑獅子,憑什么就這么白白的送了別人?”一個年青的戴著眼鏡的小伙子說道。

    邊瑞一看便知道這肯定是高明樓他們的手下。現在高明樓那邊也不是只有他們倆個了,現在光是教授聽說就有五六個,帶著研究生什么的很有三十來號人,除了這些之外還有一些打輔助的,整個簡易的研究所就有三四百號人,全都是吃公糧的。

    可以說老林子里的新發現,給了高明樓、朱擁軍兩人太多的助力,也活該這兩人走狗屎運,無論是哪一個地方稍出點差錯,都論不到他們倆出頭,但是這世上的事情就是這么寸,開始是娃娃魚,這玩意真沒太多人關注,所以這功勞也就沒有大拿搶,很是讓高、朱兩人刷了一撥經驗。

    到后來金絲猴出現了,有人想搶,高朱兩人已經有了一點小肌肉,況且省里也出了面,防止外面的人摘桃子,于是兩人又刷了一大撥經驗,到了黑獅子出現的時候,這兩人已經混成了國內著名學者,并且高品質的論文都出了好些篇,成了小拿的他們也不怕大拿來摘果子了。

    這人一多,原來的一班倒就換成了兩班倒,三班倒,這樣的話得多工作人員就會出來轉一轉什么的,岔路口這邊的小攤就成了他們常來的地方,必竟想去更熱鬧的鎮上回來也得一個多小時,還得自己開車,不是有事的話他們還真不樂意去那邊。

    “這事咱們說了不算,還得是領導們說了算,咱們就沒必要報怨什么了”坐他對面的年青人說道。

    這時一個老鄉也提起了興趣:“小伙子,你們那邊兩只黑獅子送走了?”

    “可不是么,今天晚上就送走了,兩只都送往了首都動物園”年青人說道。

    “送首都動物園做什么,咱們市里的動物園不能呆么,再說了省城的動物園又差在哪里了?”

    另外一個老鄉張口說道。

    沒有辦法,邊家村這邊的人胳膊總是往里拐的,他們雖然對首都挺向往的,但是也明白首都不是他們的家,當然了如果兩只黑獅子能擺在縣城那是最好的。可惜的是他們說了不算。

    “省城的沒有搶過首都的!”年青人嘆了口氣說道:“有什么好東西就凈往首都撥愣,首都那邊還發展的不好么?……“。

    聽到這位的報怨,附近的鄉親們也深有同感,不住的附和著是啊是啊之類的。

    邊瑞知道這其中指不定又有什么交易,要不然你指望從地方上掏東西那也不是容易的。

    邊瑞對兩只黑獅子歸屬到沒那么關心,這玩意兒可是新鮮貨,擺到哪個動物園都能吸引一撥人,原本一直說中國沒獅子,現在鐵證如山,咱們中國也有獅子了,還是黑獅子,自然這媒體得刷一撥愛國熱情,都是老套路了,大家從小看到大的,用心想一想便能猜出個大概來了。

    邊瑞不關心獅子,但是因這事想起來自己晚上得讓高明樓兩人過來作陪,于是從口袋里掏出了手機準備給高明樓撥過去。( 鄉間輕曲 http://www.54361360.buzz/16_1684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福建31选7开奖中奖结果 急速赛车技巧 牛彩网3d预测汇总大全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直播 配资炒股 大乐透复式计算器 11选5任3 福彩快三全国统一开奖网 秒速赛车官方开奖记录 江苏11选5任五推荐号码 炒股票新手入门教程 深圳风采2010103 甘肃11选5开奖怎么玩 股票指数计算方法是什么 广东体彩网大乐透 辽宁11选五走式图 天津体育彩票十一选五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