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鄉間輕曲 > 第409章 還要養奶牛
    邊瑞和周政扯了一會兒,離開了小院子騎上了摩托車準備往養牛場去。

    約花了二十來分鐘,兩人沿著還沒有種上草的馬道一直到了養牛場的門口,這條蜿蜒的馬道回來兩條,總長在十里左右,道寬在四米多,這么說吧,邊瑞這幾個月從胡文波那里賺的錢一大半都投入到了這兩條馬道上了,等著來年種上了草之后,邊瑞不敢說這兩條馬道國內獨一無二,但最少能進前五。

    如果說要算上用的料子,那現在的造價再翻上兩倍都不止,光是這一條馬道估計就得花上近千萬的投入。

    好東西都是錢堆起來的,邊瑞對這句話現在是深有體會啊。

    “邊瑞,你這條馬道搞的一流!”周政現在每看到這馬道一次就要夸上一次。

    邊瑞道:“錢花下去了當然一流,對了,我的牛你給養到哪里去了,牛錢我可得等兩個月再給,現在口袋比臉還干凈呢”。

    馬道花了一大半,那邊開料和明珠租房子把剩下的一半也花的差不多了,現在邊瑞口袋里也就十來萬塊錢的應急錢,按理說這月就有新收入了,但是找人干活搭房子邊瑞怎么可以能欠工資啊,這大過年的欠工資邊瑞還不如等到開春呢。

    “我這邊無所謂!”

    說到了這兒,周政的手機響了起來。

    掏出手機一看,周政沖著邊瑞意思了一下停下了車子開始接電話。

    邊瑞知道這電話是周政生意上的事情,和自己沒有什么交集的,于是向前開了一點,直到聽不到電話聲,這才停下了摩托車等著周政。

    周政在電話里一聊就是十好幾分鐘,等著回來的時候,邊瑞發現周政的臉色像是便秘一樣。

    “怎么啦?”邊瑞笑著問道。

    周政挺尷尬的,直接把頭盔給掀了開來,欲言又止的弄了一分鐘愣是沒說什么事。

    “說吧,只要你不是把我兒子扔井里去,什么事情都好說”邊瑞說道。

    周政很是慚愧的說道:“我那邊的幾個合伙人商量了一下,你給的那些參他們準備按著市價一倍收,也就是一下子買斷,后面的分紅利什么的你就不要參與了……”。

    “嗐,我說是什么事呢,市價的一倍收我很滿意,咱就這么說定了,真是瞌睡有人給送枕頭,我唯一的要求就是錢快點到賬,這下子什么問題都解決了,牛也解決了,工人工資也解決了”邊瑞表現的很開心。

    周政心中真是過意不去,不過這事真不是他能做主的,和他一起合作的哪一個都不是省油的燈,大家能混在一起合伙做生意,最少都是差不多身家的,其中還有官二代三代之類的加入其中,周政的話也就是八九分之一,沒現在邊瑞這一個圈子的調門大。

    邊瑞笑道:“沒事,嗐!這算什么啊”。

    邊瑞這邊現在自然是不想和周政的那些生意伙伴為敵,等著這些人把火燎起來了,邊瑞想掙上一份錢還是難事么?

    到時候只要是邊瑞想,別說是掙上一份錢了,就算是掀桌子,那都不是個事兒,空間一出手,幾噸幾噸的往外扔,邊瑞就不信這玩意能不落。

    當然了,邊瑞也沒有必要這么干,這東西炒起來也能給跑山客們增加一點收入,至于吃這個東西的那還能差這點錢,一個個喝政策的紅利也該吐出一點給普通的老百姓了。

    周政還是覺得有點過意不去,怨不得周老爺子沒有選周政作為商業繼承人呢,心太軟不夠黑,真正的商人把朋友往死里坑那才算是一位合格的商人,比如說某賭王之類的,坑到朋友傾家蕩產。某大亨靠老丈人起家,發財了之后立刻把自己包裝成白手起家。這才叫商業精英,周政這樣的放到商場中去,周家的內褲都能被他給虧沒了。

    兩人接下來都沒有提這個事情,沿著馬道一路往上走,到了馬道的盡頭,有一個木制的門,推開了門就是養牛場的大門了。

    邊瑞有些日子沒有過來了,新的大門已經安裝好了,新大門用的是以前的舊大門,很有時代特色的鋼管大門,大門上還有五角星,五角星的周圍是向著四周輻射的鋼筋條,上面還有努力實現現代化什么的切割標語。

    原本是銹跡斑斑的大門經過了打磨生新上漆之后,一下子便有了一種脫胎換骨的感覺,如果不是兩邊的門架子用的是仿漢白玉的,光憑這大門都能把人帶入往日那幽幽的歲月之中去。

    “你小子這審美真不怎么樣,大門搞的革命樣式,兩個門柱子卻像個華表,湊在一起明明不倫不類的,自己看著似乎覺得還挺美的?”周政對于邊瑞這弄的大門很不屑。

    “我的地盤我做主,再說了這里是養牛場又不是監獄,講究那么多干什么!看看,這門衛室搞的也是有模有樣的”邊瑞自己夸了幾句。

    兩人站在了門口聊了兩句,這才看到院子里有一個老頭騎著電動車奔了過來。

    “干什么……”

    話還沒有說完,老頭看到了邊瑞,立刻笑道:“原來是老板啊!”

    “喲,沈三爺,您是罵我呢吧?”邊瑞大笑說道。

    沈三爺是邊瑞姐夫的親叔叔,邊瑞自然也是跟著叫叔的,老爺子一輩子沒有結婚,算是出了名的老光棍,不是老爺子找不到,而是老爺子自老妻去世了之后,一直就沒有再婚,等著退了休了回到了老家這邊獨自生活,聽到邊瑞這邊招看門的,老爺子就自己報了名,邊瑞知道老爺子是個規矩人,而且辦事認真,于是當場就用了他,而且讓他和另外幾個六十來歲的老爺子組成了一個門衛班。

    別看老爺子年紀都六十好幾了,身板壯實著呢,而且幾乎每一個老爺子都是養著狗的,邊瑞算是不光租了人還免費得到了幾條看門犬。

    在寵物上田園犬可能差點,因為好的田園犬性子都有些淡然,但是論到看家護院,一般的狗真不如田園犬,警覺性差些,有些狗能讓野獸走到身邊都沒反應,這看的哪門子家喲。

    反正這養牛場的保衛們就是一幫老爺子,這是沒有錯的。

    沈老叔進屋里拿了鑰匙打開了大門,邊瑞和周政這才騎著摩托車進去。

    現在院子里整潔了很多,原本的破落一下子不見了,現在只有一個個仿石制的地基,還有就是一個個裝著建筑構件的帳篷,除了這些之外還有一些臨時的工棚。

    “沈老叔,東西都到的差不多了吧?”邊瑞問道。

    “嗯,差不多了,就剩下一些明瓦了,估計年前就全能到齊了”沈老叔鎖好了門回道。

    “沒有人來偷吧?”周政隨口問了一句。

    沈老叔笑道:“怎么可能沒有人來,咱們這邊離著鎮上可不太遠,游手好閑的壞小子可不少,不過被我們打了幾次就沒什么人來了,而且咱們這里都是木頭,他們賣不起錢來的人就少了”。

    養牛場這邊幾乎可以說一件鐵器都沒有的,房子是榫卯。地基呢是用的仿石材的材料,現在這科技真的是太發達了,做出來的假石頭和真石頭外觀差不多,但是價格連真石頭的十分之一都不到,關健是比真石頭還結實,有些石材還有輻射什么的,人造的石才根本就不用考慮。因此邊瑞這邊馬廄啊,辦公室啊員工的宿舍啊,地基全都用的人造石材。

    地面下用的是人造石材,上面是古式的柱梁結構,這玩意兒遇到十級地震都是能抗一會的,因為古式建筑不是固定在基座上的,它是架在基座上的,動震的晃動對它們的影響要比現代建筑小太多了,為什么說紫金城地震幾乎傷不到,能傷它的不是兵變就是火災呢。

    地基都完全弄好了,有了地基布局就可以看的出來了,牛棚是下下風口,位于整個養牛場的東西方向,往牛棚下就是光滑滑的草場了,現在是冬天早枯了,不過隱約還是可以看到明春時候那種萬草奪春的場面,現在的草場已經從原來的野草換成了苜蓿草,有些地方還換成黑麥草,現在邊瑞還沒有發力,等到了開春邊瑞這邊空間水一治,那家伙,邊瑞一準會弄出一個如同公園一樣的超大綠色大草坪來。

    進門這邊是員工宿舍,食堂,還有一個簡單的訂掌工坊,有牛就得有馬,這個東西是肯定要有的,除此之外還得有個小獸醫站,到時候會配備一到兩名常駐的獸醫。

    反正整個養牛場現在是進程過半了,只要把這些建筑搭上,人員配齊之后就可以正式營業了。

    “哦,忘了一件事情,過些日子給我弄幾十頭奶牛過來”邊瑞突然間想起了奶牛這事。

    周政奇道:“你怎么突然要得奶牛?”

    邊瑞說道:“等我兒子長大了不得喝牛奶啊,以前是沒有這個條件,現在有地養牛了為什么不弄點放心奶給孩子喝喝,也不光我的孩子以后大家有了孩子都可以喝嘛!”

    周政聽了立刻點頭說道:“也是!現在這食品安全誰都擔心,自己生產也不錯,反正自產自銷,到時候也可以賣我們民宿……要不多養一點吧幾十頭太少了,來個四五百頭”。

    “夠喝就行,你還準備搞個奶企不成,咱們自產自銷就行了”邊瑞對于牛奶的興趣不大,對于牛肉的興趣大,原本就這么點地方,養了奶牛多了,肉牛自然也就少了。

    ”可惜了,咱們要是能養點和牛就好了“周政也是個貪心的。( 鄉間輕曲 http://www.54361360.buzz/16_1684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福建31选7开奖中奖结果 11选5开奖结果走势图 山东十一选五一定牛分布图 河南快三大小走势图 青海11选5开奖结果 江苏体彩十一选五走势图 北京pk拾稳赚技巧6 股票融资风险 福彩群英会奖金分配 2019湖北11选5开奖号 安徽快3开奖结果查询号码 vv时时彩平台怎么样 专业配资公司 腾讯分分彩分析软件 11选五北京开奖号码 河南快3玩法中奖规则 独平3码三中三三中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