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鄉間輕曲 > 第362章 又見壽無雙
    “開車?”

    邊瑞聽到十七哥還有十四叔說的意思,立刻有點兒傻眼了,兩只眼睛來回的在兩人身上打量著,心里琢磨這兩人是不是打什么壞主意之類的。

    既然快要出發了,所有的事情都得按步就班的來,于是出發前的一天晚為,邊十四招呼著兩個侄子在自家吃了一頓飯。在飯桌上邊十四突間提議大家開車去,并且指明了要征用邊瑞的那輛MVP。

    邊十四見了堂侄這模樣立刻說道:”你小子瞎琢磨什么呢,總共也就是一千多公里的事情,開車不比坐車方便啊,再說了咱們這邊仨個人呢,來回倒騰著開一人也就是幾個小時的事情,不比坐車好?還要安檢等車什么的,有那功夫百十來公里都跑下來了”。

    “不是,十四叔,去首都那把車扔在哪兒啊,我這車進明珠一點問題沒有,早中晚想去哪里去哪里,但是去首都那就是兩眼一抹黑了,估計連五環都進不進去,咱們到時候還得轉車多麻煩啊”邊瑞說道。

    邊瑞不想開車,一是怕這兩人現在嘴說的好聽,到時候車一開起來誰都想躺著睡大頭覺,沒有接替自己,二來是停車真的麻煩,首都現在幾乎就是首堵,連人家自己的京牌都限行了,明珠牌的就別跟著湊熱鬧去了吧。

    “還是開車吧,十四叔這邊帶著東西,車站什么的人太雜了”邊十七說道。

    邊瑞聽了看了十四叔一眼,見他沒有說話便明白這東西可不是一般的東西,指不定就是什么金銀財寶之類的,反正差不多就是很金貴的東西就是了,還不能和自己說明白。

    既然這樣,邊瑞只得點了點頭:“那行,咱們就開車吧!”

    哥仨這就算是商量好了,等著吃完了飯回了家,邊瑞把自己扔到了床上,然后便嘆起了氣來。

    顏嵐這時正好洗完了澡,一邊擦著頭發一邊進得屋里,看到邊瑞的模樣不由說道:“這是喝了酒?”

    “沒有,一點都沒有喝,明天就出發了喝的哪門子酒,不要開車的嗎?”邊瑞說道。

    顏嵐聽了更加奇怪了:“你們開車去?”

    邊瑞嗯了一聲:“吃飯的時候突然間十四叔說開車去,十七哥在旁邊也幫腔,我也沒有辦法,開車多累啊,要我說直接飛機一坐,兩三個小時解決問題多好,要是嫌棄普通艙不舒服咱們直接就是頭等艙好了……”。

    “十四叔不是不坐飛機的么?”顏嵐笑道。

    “唉,大爺爺那副年紀都沒有像他這么怕死的,一聽說坐飛機手擺的跟個蒲扇似的,死活也不肯點頭,不坐飛機你坐高鐵也好啊,咱們還是特等座,誰知道這位一門心思要開車還說帶了什么重要的東西……”邊瑞抱怨說道。

    顏嵐聽了到開心了:“也好啊,到時候你把家里的酸菜咸菜什么的多帶一點去,我侄女挺喜歡吃的,正好也帶給我哥嘗嘗去。嗯家里的羊肉也帶一些,也別帶一些了,直接帶一頭吧。哎呦,那我馬上就得去準備,用冰箱多制一點冰,還有給爸爸說一聲看看明天早上能不能給宰只好羊……”。

    呃!

    聽到媳婦這么說邊瑞終于自己自己抱怨的時候找錯了人。

    “你哥能吃這個么?一個實權的大處長沒事吃口酸制燉羊肉?”邊瑞說道。

    顏嵐道:“你以為我哥吃什么?”

    “山珍海味,燕鮑魚翅什么的,算了就當我沒有說,你想帶什么現在也別急著去安排,我建議你呀先拿一支筆把要帶的東西都寫下來,然后再按著上面的東西一件件去落實”邊瑞說道。

    顏嵐聽了立刻啵的親了邊瑞一口:“還是你想的周道,我去拿筆去!”

    說完顏嵐開心的哼著小曲出了屋子找筆去了,邊瑞則是想繼續躺在床上,發會呆舒緩一下心中的郁氣。

    “別睡在床上,快點去洗澡換衣服去!”

    聽到媳婦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邊瑞只得回了一句知道了,然后懶洋洋的從床上翻坐了起來,從廚子里拿來了換洗的衣服,抱著進了浴室。

    等邊瑞從浴室出來的時候,看到自家的媳婦穿著睡衣正坐在書桌的前面寫寫畫畫呢,于是走到了她的身后想看看她紙上寫的什么。

    顏嵐感覺到身后有人下意識的捂住了紙頭。

    “喲,這是給誰寫情書啊,還捂住了不讓我看!”邊瑞開玩笑說道。

    “是你啊,走路怎么不出聲!”顏嵐見是邊瑞長出了一口氣然后繼續開始例單子。

    “邊瑞,你說泥趴子好不好帶?”

    “帶那玩意干什么?”邊瑞有點摸不著頭腦了。

    顏嵐頭也不回一下,繼續寫道:”讓我哥嘗嘗啊,我跟你說我小時候記得我哥可苦了,每天都要給我做飯,然后送我上學什么的……”。

    “媽那時候干什么?”邊瑞問了一句。

    “她得照顧我爸,我爸工作起來幾乎就沒有睡過一個整覺……”顏嵐說道。

    “哦,那行,你要是想帶的話那咱們就帶上!”邊瑞說道。

    以前邊瑞認為干部子弟都是我的快樂你體會不到這種的,但是自從和顏嵐生活在一起的時候,終于知道在有些人看來為人民服務不是一句空口號,像是自家的老岳父就是這樣的人,巫老爺子也是這樣的人,也才知道有些干部的孩子的童年真談不上什么美好,尤其調動不停的人家。

    “真噠?”顏嵐問道。

    邊瑞笑道:”自然是真的,你要是想帶鮮魚的話,我們就帶,到時候弄個水箱子排上個換氣的小氣泵就行了,十三四個小時,三人輪著開半天就干到了,到時候保準到大舅哥家里去,這魚還是活蹦亂跳的”。

    “那就帶!”顏嵐很開心。

    邊瑞見媳婦心情極好,于是又說道:“正好家里還有些山菇什么的,雖說算不上怎么珍貴,不過勝在首都那邊也見不著,等明天我裝上十來斤的……”。

    夫妻兩這邊很快又一起商量了起來,一直商量到了十點多鐘,邊瑞又給爸爸打了個電話,把顏嵐想給哥哥送只羊過去的想法說了一下。

    邊瑞的父親如何會反對,老四口子現在看到顏嵐心情都會立刻好上一截子,因為家里又要添人了嘛,最大的功臣可就是顏嵐這孫媳婦兒媳婦,只要顏嵐開心,你讓這四位去學唱RAP都沒有問題。

    于時就這樣,等二天早上邊瑞一醒,還沒有把自己這邊的東西給準備好,邊瑞的父親那邊已經把羊給殺好了,并且打理好了。

    除了羊之外,還有腌制的魚,每條二十來斤的大鯉魚準備了四條,像是腌鴨風雞什么的不下八只,處理好的鮮雞鮮雞又是幾只。

    最后弄的MVP都沒有裝的下。

    就在邊瑞準備把東西拿下來一些的時候,顏嵐張口說道:“你們開巫叔叔家的房車去吧,他那車子有進首都的通行證,可以直接開到我哥家門口”。

    “那你不早說?”邊瑞笑道。

    顏嵐道:“我哪里知道啊,我爸剛打電話過來說這事”。

    于是邊瑞不得不又騎上摩托車到了半坡小院子那邊邊巫老爺子家的那輛房車給開了過來。

    不得不說這家伙能裝,放在MVP上多的像是小山似的東西,往房車的貯物艙里一放,好家伙還有點沒有喂飽的模樣,看的邊瑞突然間自己都想弄上一輛了。

    就這么著,三人開著房車出發了,等上了高速到加油站加滿了油,邊瑞就把車扔給十七哥開,自己爬到了后面的大床上躺了下來。

    十四叔這邊則是坐在卡座上看起了電影,一邊看一邊咯咯的笑的像個抱窩的小母雞。

    “喂,十四叔,小十九,你們倆個能不能抽個人過來和我聊天?我一個人開車很無聊的,注意力容易分散,這可不太安全”邊十七說道。

    十四叔看了一下手上的表:“你這才開了半個鐘頭不到,哪里這么多事情,要是嫌沒人說話的話聽聽收音機或都聽聽歌也行!”十四叔說道。

    眼瞅著十四叔是指望不上了,于是邊十七又沖著邊十九說道:“小十九!”

    “就你事多!”

    邊瑞在床上躺了一會,覺得這床似乎沒有自己想的那么好。況且邊瑞還有一個毛病那就是坐別人的車總覺得有點提心吊膽的,有點不安全感,于是干脆起床坐到了十七哥的身邊。

    小哥倆開始扯淡聊天,沒有聊半個小時,聽到后面傳來了尖銳的呼嚕聲,那家伙就像是烏云密布的天空中翱翔著一只傻雕似的。

    “十四叔睡了?”

    邊瑞回頭一看笑道:“趴在卡坐上睡著呢,這小呼嚕打的也不知道十四嬸怎么受的了的”。

    邊十七笑道:“習慣就好!”

    “對了,你小子知不知道這次十四叔帶的是什么寶貝?”邊十七笑瞇瞇的問道。

    邊瑞道:“什么寶貝?”

    邊十七樂呵呵的說道:“血色的潭參”。

    “什么?家里怎么會有這東西,老……老道祖怎么會不知道?”邊瑞驚奇的問道。

    邊十七說的血潭參其實就是壽無雙,肯定是不如邊瑞空間里產出的那只功效大,但是這血參老祖并不知道,要不然也不會告訴邊瑞他自己也就見過一兩次了,而這一兩次可都不是近代。

    “哪能什么事情都讓老道祖知道,再怎么樣老道祖也是個外人,這是祖傳護命的東西……”邊十七說道。

    邊瑞也不知道老祖聽了這話心中是個什么滋味。( 鄉間輕曲 http://www.54361360.buzz/16_1684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福建31选7开奖中奖结果 股票看k线图有用吗 上海十一选五分布走势图一定牛 十一选五任一中奖规则 舟山飞鱼直播走势图片 甘肃体彩11选5基本走势图 金牛配资官网 上海十一选五一定牛任二 上海11选五开奖直播 期货配资巨亏报案有人管吗 腾讯分分彩免费计划 彩色印刷图库彩图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走势 幸运农场必中计划软件 白小姐四肖选一肖期准 山西福彩快乐十分钟开奖查询 体育彩票开奖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