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鄉間輕曲 > 第347章 錄音必需醉
    燒烤版本的肉夾饃受到了一些人的歡迎,不過無論是喜歡吃饃的還是不喜歡吃的,大家都有著同樣的愛好,那就是擼串一定要配上一點小酒,因此啤酒的消耗很快。

    有人饞酒的難免就有點兒喝高了,只是大家都熟了也知道各人的酒量差不多在哪里,所以真的喝醉的也就一兩人,剩下的都是一些微熏的人。

    這時候的感覺是最好的,腦子還是清醒的,但是人的反應卻是慢了下來,腳下如同騰云駕霧一般。于是保留節目的炫技就開始了。

    “今天晚上我先來,給大家來一道琵琶的《春江花月夜》讓你們這些人都知道一下,為什么琵琶才是最能代表國樂的……”。

    這話可想而知多招人恨,于是這老頭話還沒有說完,底下便是一便噓聲。只是大家并不是真的生氣,都這么大年紀了哪里還會爭這些無聊的事情,大家起哄是一不同意他的觀點,二是純粹為了鬧騰。

    “不服來干!”

    老頭子喝了有點高了,踉蹌著回到了院子里,把自己帶來的琵琶拿了出來,與他同去的還有不少人,等著人都回到了曬場上的時候,幾乎每人的手中都有了一把樂器。

    邊瑞今天的興致也上來了,直接回了屋把女兒的孤鶴歸飛給拿了出來,橫在了膝上。準備等著自己的感情不可扼制的時候來上一曲。

    咚!

    輕輕的一聲弦響,整個曬場一下子安靜了下來,抱著琵琶的這位用一聲弦音示意在場的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這些日子以來別說是是人了,就連村里的狗都似乎有了幾分音樂的素養,一聲弦響之后,全都閉了嘴巴,老實的望著正在準備彈琵琶的老人。

    咚咚咚!

    隨著一聲聲的弦音從老頭的手上流淌出來,很快把周圍豎著耳朵傾聽的所有人都帶入了音樂之中。

    邊瑞仔細的聽著,幾個呼吸之后就閉上了眼睛,慢慢的隨著琵琶聲展開了自己的思緒,完全把自己沉浸在了這首曲子當中。

    嗚!

    琵琶音還沒有落,獨特的音質的塤加入了進去,當琵琶和塤在一起的時候,立刻發生了很奇妙的化學作用,讓整個曲子聽起來別有一番韻味。

    緊接著京胡的聲音響了起來,然后融入了曲子中,接下來大阮也加入了進去,后面幾乎是加入了近十三四種樂器。

    如果是水平一般的人那這時調子會亂成一鍋粥,就算是勉強合在一起,讓大眾聽著樂呵一下還成,但是現在在座的這些人哪有一個是耳朵不好使的?別說是一道曲子了,錯了一個音符這些人都是要撇嘴的。

    十幾位頂級的民樂大師一起合奏一曲,這在別的地方想聽到那非常的難,了不得四五位,湊十幾位一起那是相當的不容易的,因為有些老頭的脾性怪你有錢他還要看你順眼你這錢才能花的出去,就像是起頭的這位琵琶大師,本身他家就不缺錢,不如雙馬有錢,但是幾輩子座吃山空家里的財產都夠了,所以想出錢讓他去給你演奏一曲?你真是想的太多了。

    邊瑞是完全浸在了這首曲子里。

    “再來!”

    一曲終了,沒有一點停頓,琵琶立刻又重起了一個調子,讓整個《春江花月夜》的曲子聽起來突然間帶了一種蒼涼的氣息,讓人聽了仿佛置身于荒涼的半戈壁,并不是滿天風沙的那種狂放氣,而是一種月照大地枯草荒融的肅殺感覺。

    “好!”

    邊瑞聽到了旁邊的文世璋輕贊了一聲,睜開了眼睛看向了文世璋,突然間這時候文世璋也睜開了眼睛看向了邊瑞。

    兩人頓時覺得對方是自己的知音,相視一笑然后移開了目光繼續閉上眼睛豎起了耳朵仔細聽了下去。

    聽到了三分之一處,邊瑞在酒精的刺激之下,忍不住撫起了琴來,當邊瑞的古琴聲加入的時候,突然間場中的眾人覺得如同在九天之外傳來一聲鶴鳴,清麗而獨特。

    邊瑞這么玩,眾老頭有點不樂意了,大家都是玩樂器的,也差不多都是頂級的存在,哪里肯讓邊瑞點了上峰,與是一時間無數的樂器都向邊瑞的琴音發起了挑戰。

    這么玩需要非常高的技巧,你得熟悉樂囂熟悉到心手如一才成,而現在這些老頭子沒一個不在這個境界上的,大家你爭我奪,搶而不亂,強而不獨,該不動如山的時候絕沒有一人跳脫放任,該生動的時候也沒有一件樂器肯墨守成規。

    這里不懂行的人看的就是一個個搖頭晃腦的人,把樂器撥弄的搖頭擺尾的,但是真正懂音樂的人,現在根本不做它想,水準不夠的老實聽著,水準夠的就加入進去玩一把。

    眾人是玩的入了神,包括邊瑞自己,大家一曲接著一曲,用琴音佐酒,想喝酒了放下琴,直接一手持串一手抓著啤酒,灌上一口酒吃上一嘴肉,吃完了之后再操琴加入戰團。

    邊瑞現在覺得自己美的那是沒有邊了,他從來沒有覺得這么爽快過,以前練琴的時候恨死了這琴,到了后來說不上恨也說不上愛,等著真正的入了道,欣賞還有操琴水平到了一定的層次之后,這才慢慢的愛上了古琴,但是今天和這么多高手一起,邊瑞覺得此時此刻自己就是琴,而現在旁邊的老頭們也成了各自的樂器,樂器也不再僅僅是個器物,它是活的,它是再向知音敘說著自己的心境。

    幾首曲子奏完,突然間有個蒼老的聲音響了起來:“今天就到這兒,大家收攤!”

    眾人紛紛微微一樂,一幫老頭就這么拍著屁股站了起來,小樂品的拎著,大樂器的扛著,一個個開始向著半坡小院的方向走去。

    邊瑞這時候也已經醉了,不過他還撐的住,而且他原本就在家里,于是轉身回到了院子里,進了堂屋把革一脫直接就呼呼大睡了起來。

    整個現場就剩下了張菁菁這個小丫頭,聽琴的時候,邊瑞這些人給了她太多的震驚,她從來沒有想到過琴還能這么玩,心中對這些人既是羨慕又是渴望自己的琴技有一天也能達到這樣的高度。

    等著從都走了,小丫頭回過神來開始干活。

    對于張菁菁來現在的生活很簡單,學習練琴,而且把練琴擺在了第一位。

    在邊靖靖還不曉得人間艱苦的時候,張菁菁就嘗過苦頭了,所以小姑娘明白自己的面前擺著的就兩條路,第一混日子到了十八歲找個人嫁了,第二就是好好的練琴去看看外面廣闊的世界,改變自己的命運,像眼前的這些人一樣生活。

    小姑娘有這樣的志向,但是她家里實在是沒什么錢讓她投入到這上面,于是她就盡可能的多干活,想給大家留下好印象,讓這些人喜歡她,肯回答她的問題。

    就這樣小姑娘的確贏得了大家的好感,對于她的問題哪怕是再怎么覺得幼稚也沒有人出聲批評她。

    等著顏嵐帶著小丫頭從父母家回來的時候,看到門口一切都是井井有條的,張菁菁這時已經回邊十七家里去借宿去了。

    現場經過了張菁菁的整理,啤酒瓶子都擺在紙箱子旁邊,吃過的簽子什么的也都投進了篝火堆里,唯一說的上亂的就是椅子什么的,這邊兩三個,那邊四五個的,也都是擺成了一排。

    邊瑞這里吃燒烤現在用的都是環保料,竹簽子什么的不用說了,吃完了直接扔到篝火里就成了,無論是肉還是簽子燒起來都沒什么問題。

    至于盤子杯子什么的那根本就不用買,直接伐竹制杯,把四五公分直徑的竹子按著竹節鋸開,這樣輕易的杯子就到手了,把竹子削成竹篾,也不用多精細,大家自己簡單的編上一編就成了拖盤,裝水盛湯不行但是擺十幾個串什么的還是足夠用的。

    吃完了同樣不用刷直接扔火堆,下次要用的時候再伐再編好了,反正也不費多大的力氣。

    “唉,又喝成這樣!”

    小丫頭進了院子發現自家的老子躺在地板上,一只手平放著另外一只手按著肚皮,于是跟個小大人似的長嘆了一口氣說道。

    顏嵐并沒有生氣,她把周圍的東西整理了一下,把放在燒烤架上都被烤胡了也沒有人拿的肉串還有蔬菜碳都收攏了一下,全都扔進了裝篝火的鐵盆子之中。

    這時篝火已經不是太旺了,加了一點東西進去,火勢立刻又升了一下,好在這些都是小東西,燒了個三五分鐘的篝火堆又恢復到了原來的樣子,并且在秋夜的寒風中慢慢的淡了下去。

    “現在就嫌棄你爸了?”顏嵐進門正好聽到了小丫頭的話,于是笑著說道。

    小丫頭轉頭說道:“喝酒多了不好,我讓他不好多喝,這又喝醉了,酒有什么好喝的,啤酒像是呆牛的尿似的,白酒又辣!真不知道你們這些大人怎么這么無聊!”

    顏嵐聽了哈哈一笑。

    兩人進了屋子想把邊瑞挪進房間,但是伸了一下手試了一下便放棄了。

    “晚安!“

    ”靖靖晚安!“

    兩人相視互道了一聲晚安,便把邊瑞直接扔在這里,分別回自己的房間睡覺去了。

    邊瑞這邊一覺睡到了大天亮,睜開眼第一個看到的居然是文世璋。

    ”我去!“

    邊瑞被他的洋臉給嚇了一大跳。

    ”我知道怎么辦了,咱們想要錄好這張唱片一定要喝酒,并且要喝到昨天那樣!“文世璋道。

    邊瑞直接傻了,以為眼前的文世璋是傻瓜扮的,于是問了一句:”什么?“

    然后伸手扯文世璋的臉。( 鄉間輕曲 http://www.54361360.buzz/16_1684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福建31选7开奖中奖结果 浙江11选5推荐号码 怎么配资炒股 山西快乐十分前三组遗漏号码 天津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公布 甘肃11选5今日开奖号码 上海快三开奖基本走势图 怎么分析股票涨跌 拾柴排列五官方 贵州快三走势图今天今 安徽11选五基本走势图彩经网 一分彩开奖计划 新手炒股入门步骤 捕鱼达人3破解版哪里能下载 江西快3开户 好股票推荐一下 大乐透怎样玩法说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