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鄉間輕曲 > 第320章 占便宜
    回到在自己的家中,四下沒有人邊瑞好好的在自己床上打了幾個滾,雖然說周政的別墅營造的很舒服,但是邊瑞總覺得不是自己的家,總有點不給力。

    就在邊瑞想到了周政的時候,周政的電話來了。

    “我去,這人就不能念叨,一念叨就會出現”邊瑞看了一下手機上大大的周政兩個字,嘟囔了一句之后便接了電話。

    “喂,邊瑞,哪兒呢?”周政張口問道。

    “在家呢!”邊瑞回道。

    周政聽了下意識的以為邊瑞是在明珠的別墅呢,于是說道:“你等我一會兒,我大約半個小時之后到你那里”。

    “你在哪兒?”邊瑞問道。

    “明珠啊,你不是在明珠么?”周政問道。

    邊瑞道:“我今天早上剛回的老家,現在在老家呢,有什么事情等明天再說吧”。

    邊瑞和周政之間也沒什么著急的事情,所以邊瑞讓周政明天再去別墅里談。

    周政道:“明天不行,今天這事情就得安排,我的那個牧場管家過來了,你怎么也不過來見一見?”

    邊瑞一聽立刻說道:“我了個去,這家伙還知道來啊,說的一周時間現在都多久了,這幫子老外就是這么不靠譜,屁大點事情愣是折騰成這樣,早知道還不如請專業的公司呢給點咨詢費呢“。

    ”行了你就別抱怨了,我都想罵人了。明天這家伙到明珠,一大早的事情你要不要過來接他?“周政道。

    ”不去!“邊瑞很干脆的說道:”他是你弄來干活的,又不是沒給錢我干什么去接他,你讓他到這兒和莫笙聯系吧,讓莫笙帶著他去看看場地,然后讓他列個單子出來。我覺得咱們還得找靠譜的設計公司問一問,我真覺得你這個管家不怎么滴!”邊瑞說道。

    周政道:“新西蘭人就是這辦事的風格,拖拖拉拉的!”

    “你能忍那說明你錢多,就這樣的在國內不得餓死啊!就這么說定了,好像家里有人過來了等會說”邊瑞說道。

    “我去,你不能找這么爛的借口吧?”周政覺得不爽了想罵人。

    邊瑞道:“我騙你干什么,真的有人過來了,不信的話你聽聽大灰的叫聲”。

    說著邊瑞把手機拿開了一些,大灰的叫聲清楚的傳進了那頭周政的耳朵里。

    “還真是,那等你那邊的事完了,給我回個電話!還有,過些日子就是我結婚的日子了,你小子早點過來幫忙”周政道。

    邊瑞道:“你這家大業大的,規矩也多幫忙我就不去了,免得到時候給你們添亂,鬧洞房什么的我在就行了”。

    “等等,我掛了,人真來了,我聽到說話的聲音了,好像不認識!”

    “那等會再說!”周政那頭掛斷的電話。

    邊瑞把手機揣到了口袋里,到了門口換上了拖鞋然后慢悠悠的往門口走。

    剛到院子中,便聽到門口傳來了高明樓的聲音:“邊瑞,邊瑞在家么?”

    “原來是高教授啊,進來吧”邊瑞一聽是高明樓,于是出聲招呼他進院子里來。

    等著高明樓進了院子,邊瑞這才發現來的不光是高明樓,還有兩個不認識的五十來歲的中年人,一男一女,男的禿頭女的頭發也不多,兩人的身上透著一股子的書卷氣。

    “來!來!我給大家介紹一下,這是邊瑞。邊瑞,這是我們學院的谷立農谷教授,這是楊春菊楊教授,兩人來村里一周多,因為你一直不在村里所以沒見到你……”高明樓開始介紹了起來。

    邊瑞一邊和兩人握手寒暄一邊在心里暗自嘀咕:這兩人一直想見我?這是看上我們家什么東西了?

    這也不怪邊瑞會這么想,因為他實在想不起來兩個搞學術的為什么會想見自己,要是想找人進老林子,以前高明樓是得找自己,但是現在高明樓在附近也算是混開了,雖然有上次的事情鬧的大家有點尷尬,但是人家高明樓的態度要啊,一周能給學校的學校上兩三堂課。

    雖然說這課都不是他高明樓和朱擁軍上的,每次都是派出他們手底下的學生去,學歷是低的也是碩士碩究生在讀,其實碩士研究生都少,一般都是碩博連讀的,更多的是博士研究生。

    這幫人去給小學生上自然課,那真是大材小用,關健是朱、高兩位把關還挺嚴的,所以這幫學生也不敢拖延,拿出十二分的本事給孩子們講課。

    這學霸一發威,小學的自然課老師跟本不夠看,加上他們的道具多了去,什么非洲的昆蟲,國內的蝴蝶十有八九都是有標本的,這樣學生能不喜歡?

    孩子們一喜歡就會回家和家人說,于是高朱兩人帶的隊伍一下子以邊瑞沒有料想過的速度獲得了大家的好感覺得這倆人性格不錯以前那些事肯定是誤會。

    “您二位這是有什么事情?”

    邊瑞可不想和這兩人這么繞下去,他剛回到家中現在就想一個人好好的呆著感受一下片刻的寧靜。

    兩人到底是搞研究的,被邊瑞這么直接一問還有點不好意思開口了,兩人相互看了看臉上都已經透出了紅暈。

    邊瑞見了心道:這兩人肯定混的不好,讀書都讀的有點傻了,看看人家高明樓和朱擁軍混的多好,這兩人的臉皮揭下來最少能撕成眼前這樣的千把張來。

    谷立農作為一個男人,實在是不好讓女同事開這個口,于是對著邊瑞說道:”我們是專業搞育種的,剛來的時候我們發現你家養的四匹小矮馬挺特別的,像是這樣身高的小矮馬,最少也得十來萬塊錢吧?沒有想到還是一對兒,這兩匹小馬駒長的也好,我們估計成年后最多也立六十公分高,十分優良……”。

    聽到這位一上來把自家的小矮馬一頓夸,邊瑞的心咯噔一下子沉了下去:不好,這兩人是盯上自家的小矮馬了。

    雖然自己不太待見這幾個東西,口口聲聲說它們是只吃飯不干事的敗類,但是這敗類也是屬于自己的啊,有人盯上了那就是個寶貝。

    高明樓見自己的同事和邊瑞這邊繞啊繞的,半天都說不到正題,心里嘆了一口氣:這老谷還真就是個純搞研究的,剩下別的事情一竅不通。邊瑞臉都快綠了還是沒眼色的亂扯呢!

    “老谷,老谷說重點!”高明樓打斷了同事的話,提點說道。

    谷立農噢了一聲之后,嘴皮子動了兩下,還是沒有把要求給說出口。

    高明樓只得沖著邊瑞笑了笑:“老谷的意思是他們對你家的矮馬有點想法。你是不知道,老谷和楊姐呢主功的方向是馬種培育,現在正接受國家的資金搞國內的矮馬品種改良……”。

    邊瑞聽了第一個念頭不是自家的矮馬,而是挺好奇的,像是研究馬種這些科學那不得擺在靠近大草原么,怎么在江南的是畝三分地上開搞呢?江南要搞也得搞水牛啊,跟馬不搭的好不好。

    就這么著,高明樓講邊瑞這邊看似注意聽,其實滿腦子跑火車。

    “就是這么個意思,他們想買你的小矮馬,因為品種真的好……”高明樓說道。

    邊瑞自然知道品種好,周政能送出手的東西能差到哪里去,更何況邊瑞還救了他爺爺,可以說變相的把周家從破敗爭產的邊緣上又拉了回來。

    兩匹小矮馬那絕對是矮馬中一流中一流,產出了兩個小駒子可能是邊瑞老喂空間草,智力發育的好慢慢的也開始顯出了超出父母的聰明勁,只要身高不超過六十,那絕對是賽級的矮馬。

    “想買?”邊瑞問了一句。

    “想買,但是他們沒那么多的經費,你也知道我們這些搞冷門的上面撥款少,自己弄錢的門路也窄,所以說這價格可能給的不高”高明樓說道。

    邊瑞聽了搖了搖頭:“給全價我都不會賣,更何況還想打折!”

    說完邊瑞望著高明樓微皺了一下眉頭:“我覺得你是不是認為我好說話啊,怎么整天盯著我的東西琢磨呢?”

    高明樓笑嘻嘻的,不過新來的兩人真的有點呆不下去了。

    “高教授,人家不樂意賣咱們還是走吧!”

    說完楊春菊就轉頭向著門口走去。

    高明樓也是沒有辦法了,于是沖著谷立農說道:“谷教授,你陪著楊姐先回去,我還有點私人的事情和邊瑞說一說”。

    谷立農聽了點了點頭,然后給了邊瑞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自顧自的離開了邊瑞的家。

    “這倆人還真是有性格!”邊瑞笑道。

    “你別介意,他們兩個都不擅于人際關系,不過學術上還是有成就的,如果不是他們倆這性格,憑本事最少也是個校長級別的”高明樓說道。

    “行了,他們倆什么樣的和我沒關系,你呢也不用過來挖墻角。我真不知道你們這些人怎么想的,一張口就要便宜買我的東西,怎么不去搶?”

    高明樓道:“別算上我,我也是被迫來的。我跟你說吧,這兩人是真窮!”

    “真窮也不關我的事,更不是我害的”邊瑞道。

    “你不是不喜歡小矮馬么?”

    “不喜歡我就得濺賣啊,你怎么想的?”邊瑞現在很享受懟高明樓的感覺。

    高明樓尷尬的笑了笑,要是別人他才不來呢。

    “我跟你說吧,他們倆個現在還活在上世紀講奉獻的年代呢,你別以為他們是只唱高調,人家每月能捐出一半工資來……”。

    邊瑞奇道:“那他們吃什么啊?”

    “簡單的小菜,兩人除非吃宴,要不一周也不吃一次肉”。

    “這兩人!”邊瑞不知道怎么形容這兩人了。( 鄉間輕曲 http://www.54361360.buzz/16_1684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福建31选7开奖中奖结果 山东高频体彩扑克牌 股票分析软件排行榜前十名 湖北快3遗漏一定牛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数据真准网 股票指数代表了什么 今天六开彩开奖+结果 福建11选五手机版走势图 湖北快三今日预测号码 甘肃11选5平台 安徽快3综合走势图 七乐彩手机怎么投注 十一选五体彩开奖 上海11选五开奖直播 甘肃快3开奖现场直播 山东体彩11选5 湖南十分快乐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