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鄉間輕曲 > 第238章 坑的就是熟人
    邊瑞望著高明樓離開自己的帳篷,頓時有點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的意思了,心中想道:怎么這兩人這么奇怪呢!

    反正兩人走了,邊瑞這邊把劉德民剩下的罐頭什么的拿到了外面給大灰消滅去了,自己則是回到了帳篷里洗了一下手,擦了一把臉拿出了一床被子開始睡覺。

    到了晚上十一點多鐘的時候,老林子就開始冷了,直接降到了五六度的樣子,沒有棉被那跟本睡不著覺。

    但只要有被子的話那絕對是舒服的一覺,裹進被子不冷不熱美美的的覺睡到天亮,這可比村子里要舒服太多了。

    邊瑞就是這樣一覺到天亮,等著睜開眼的時候外面已經天色大亮了。

    出了帳篷伸了個懶腰,邊瑞發現所有人有起來了,正在各自忙活著,見到了邊瑞之后大家紛紛和邊瑞打起了招呼。

    邊瑞也一一客氣的回應了。

    “邊瑞,早上一起吃一點?”

    邊瑞擺了一下手說道:“算了,你們的物資都是國家給的,我就不占你們的便宜了,你們吃吧,吃完了早點出發,早點回來咱們也能早點動身”。

    說話的這位聽到邊瑞這么說,臉上頓時透出了一點尷尬,邊瑞也沒有在意,覺得可能是因為自己拒絕了他一起吃早飯,人家心里有點什么想法。

    邊瑞不和他們一起吃,只是因為邊瑞現在不習慣吃別人做的東西,尤其是在老林子里,怕別人不講衛生,做飯這種事情還是親來比較好一些。

    繞著營地轉了一圈,邊瑞沒有發現有什么不合適的地方,于是回到了自己的帳篷準備開始做早飯。

    邊瑞的早飯很簡單,米粥配野菜,煮上一大鍋,不光是邊瑞有的吃,大灰也有的吃,剩下一些還能喂喂呆牛,幾乎把所有活物都給打發了。

    邊瑞是自帶家伙什的,像是三角鍋架還有鍋都在呆牛的身上背著呢,要用的時候取下鍋把架子支起來,下面擺上柴就行了。

    至于水和柴這些安邊瑞也不需像別人一樣出去找,自家帶那么大的空間還用去找柴火那不是傻么!

    于是邊瑞這邊淘好了米,并且把米擺進了鍋里,蓋上了蓋子小火開始燜煮米粥,自己則是拿著小鍬往林子里走,準備去找點野菜什么的,當然了要是能遇到山珍就更好一些了。

    只是今天邊瑞的運氣似乎并不怎么樣,出去半個小時,山珍沒有找到,野菜也弄到的不多,長的好的野馬菜只弄到了一把子,去掉了根莖什么的只剩下大半把。

    邊瑞回到了營地的時候,鍋子下面的火已經滅了,里面的米還沒有熟,于是邊瑞只得又添了柴更新點上火。

    營地里人家那兩撥人早就已經吃好了早飯,并且整裝待發了。

    邊瑞在溪邊把野菜洗了洗,回到了自家的鍋旁邊,看到劉德民和高明樓兩人坐在自己的鍋邊,于是笑著一邊說一邊揭開了鍋蓋,并且把手中的野菜扔進了鍋里。

    “你們倆在這里干什么?等著吃我的早飯?那你們可想錯了,我的早飯可沒有你們那么好,就是簡單的野菜大米粥,不過大米是我們本地產的,熬出來的粥味道一等一……”邊瑞笑瞇瞇的說道。

    高明樓尷尬的笑了笑:“這個……這個”。

    “這個什么啊,直說就好了!”劉德民見高明樓有點兒啰嗦,直接沖著邊瑞說道:“我們這次騙了你,一個上午的時間跟本不夠,按著我們原來的計劃,我們最少要在這里呆上兩到三天,如果出點什么意外的話還可能要延長……就是這么回事兒!”

    聽到劉德民的話,邊瑞直接愣住了,好一會兒這才問道:“我們為什么不早點和我說?”

    高明樓道:”和你早點說你會答應過來么?“

    邊瑞想都沒想搖了搖頭:”那我肯定不答應啊”。

    如果高明樓來之前和邊瑞說要在這老林子里呆上五六天,打死邊瑞都不進來,雖說晚上睡覺舒服但是白天這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有這時間邊瑞不如在家里舒服的躺著。每天能閑出蛋疼來也是一種極至的生活享受,何必跟他們出來受這苦。

    “所以啊,我們就只能出此下策了”高明樓攤開了手一副我很無奈的模樣。

    邊瑞道:“你就不能找別人?只要出的起錢,向導還不好找?”

    劉德民拍了一下膝蓋說道:“重點就在這兒了,我們這次預算有限,這么多的器材還有人員進來,各項的花費打下來能用來請向導的不到五百塊錢,五百塊錢能請五天的向導?”

    邊瑞搖了搖頭:“那肯定是請不到的!”

    這邊可不是邊遠山區,離著明珠不過幾個小時,離著江南省會也不過一個半小時的高速車程,一百塊錢想雇一個老山客那你真是想太多了,更何況現在正是農村忙的時候,各家地里種的一些油料作物什么的都到了收獲的時個,沒有誰因為這幾百塊錢跑到老山林子里來找不痛快。

    而且邊瑞也覺得自己有點傻,帶了這么多的東西,光是馱東西的馬都是軍馬,而且來了這么多的人,這些人就為了在老林子里呆上半天?自己當時腦子得多缺弦才能相信這話!

    想到這兒,邊瑞頓時怒道:”所以你們就找上了我?“

    ”嘿嘿!”

    望著高明樓邊瑞說道:“你這么干就沒有想著下一次我一句話都不信你了?”

    高明樓尷尬的笑道:“我也是沒有辦法,況且這也是為國家效力的事情,你作為一個公民必須……”。

    “別給我扯高帽子,我跟你說我不聽這一套,你們真的是缺這一千塊錢?真就擠不出這個向導費來?來,你們一個個的我說說,掏出這一千塊錢有多難,你們領導一個月少開幾趟車省下的油錢就夠請向導的了,自己坐辦公室好意思和別人談奉獻?噢,他們享受就是為國奉獻?論到特么的老子,吃苦受累才是奉獻,這是哪家的理?想讓別人奉獻可以,你得先問問自己有沒有奉獻嘍!……”邊瑞一下子就怒了。

    邊瑞最煩就是唱這類只唱高調的人,一個勁的勸別人奉獻,自己呢?小車開著,小洋樓住著,硬是一臉正義的忽悠前線苦哈哈的人要奉獻,要吃得苦,老一輩們那么堅苦的條件都做出了什么什么成績,你這點苦算什么?

    高明樓兩人在旁邊不住的說苦處。

    邊瑞最煩這種事情,你要說是國家的事情,真的撥不出這款來,邊瑞一點抱怨沒有,哪怕是自帶干糧不收錢邊瑞也來,但是你不能這么干吧,你們林業局領導每天小車開著,一進辦公室空調吹著,讓戶外工作的人奉獻,這不是胡扯么。

    “嘚,從今以后,你們林業局的事情我不招了,咱們以后只講私誼不講公事”邊瑞沖著高明樓說道。

    邊瑞和劉德民這才認識兩天,連朋友都談不上自然不會火沖著劉德民去,沖不了劉德民自然就得沖著高明樓了。

    高明樓連聲說道:“對不起,邊瑞這次是我的錯,等著這事辦好了我親自登門給你陪罪好了吧?”

    “不必,咱們哪,到此為止!以后我離你們這幫人遠一點!”邊瑞說道。

    高明樓連聲道:“是老哥哥我對不起你,等回去的時候看我的表現”。

    “你表現個屁,到現在我一直聽你的表現,你給我把娃娃魚吃黃鱔的錢給要回來了么?”邊瑞很不屑的說道。

    高明樓這下更尷尬了。

    恰巧這時候有人過來了。

    “高老師,大家都準備好了,咱們現在出發還是怎么說?”

    高明樓一聽立刻站了起來:“出發,出發!”

    劉德民一聽沖著邊瑞尷尬的笑了笑,也站了起來向著自己的隊伍走了過去,摘來就是人呼馬嘶的聲音,過了十來分鐘整個營地這才安靜了下來。

    除了邊瑞之外,還有四個人分配守營地,不過他們都沒怎么和邊瑞搭話的意思。

    邊瑞這邊正在火頭上,哪里還想和邊瑞說話,于是吃完了飯,邊瑞鉆進了帳篷里,抬腳進了空間開始的空間里練起了字,養起了心性。

    練了一帖字,邊瑞又臨了一幅畫,這才把心中的那口惡氣給平復了下來,反正已經來了,就在這多等幾天唄,雖然高明樓騙了自己,但是邊瑞也不能把人給扔在這里自己跑回去吧,雖然高明樓說劉德民有本事來一次就能出去之類的,但是邊瑞可不敢賭,萬一把人給交待在這里了,他良心上過不去。

    反正邊瑞已經下了決心,以后啊少和高明樓攪和在一起,下一次他們再想進老林子什么的,打死邊瑞都不當這向導了。

    中午的時候,邊瑞從帳篷里鉆出來一會兒,反正也沒有人邀他一起吃飯,所以邊瑞給自己做了點飯,燉了個肉燉土豆,填了一下自己的肚子,剩下的都喂了大灰,自己又鉆回空間里繼續玩自己的。

    玩累了就鉆出來活動一下身體,算是放松一下。

    四點不到,邊瑞再鉆出來的時候,發現營地里十分熱鬧,劉德民還有一幫子戰士居然回來了,而且還帶回來的個受了傷的人。( 鄉間輕曲 http://www.54361360.buzz/16_1684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福建31选7开奖中奖结果 贵州11选5一定牛走势图 中国体育彩票11选五下载 快乐十分开奖结果云南查询双色球 酷喜乐彩铅怎么样 湖北体彩11选5中奖 2011年3月上证指数 七星彩开奖中奖规则 股票指数 英文 网投担保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查询结果 双色球中奖说明和玩法 排列五基本走势图表图 福彩东方6十i基本走势图 甘肃快3开奖走势图近二十期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走势图 网络上股票配资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