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鄉間輕曲 > 第178章 禮物
    邊瑞路剛走到了一半,便接到了顏嵐的電話。

    “什么?我爸媽找你過去?”顏嵐也不知道自家的父母在自己離開小院之后說了什么,但是這一大早上就把邊瑞找過去有點兒出乎她的意料了。

    “那你這樣,你現在到哪里了,我等會兒過去”顏嵐想了一下說道。

    邊瑞道:“你不是有課么?”

    顏嵐說道:“現在才幾點,哪到上課的時候,而且我是舞蹈課,哪有學校會把舞蹈課排在上午第一節的。行了,你也別廢話了,誰先到誰先等吧”。

    說完顏嵐那邊掛了電話。

    又往前走了兩步,邊瑞的電話又響了,這一次不是顏嵐了,而是周政這小子,老小子在家里左盼右盼的不見邊瑞回來,實在是有點受不了啦,于是打電話過來催邊瑞回去做早飯。

    “喂,我說邊瑞,你就這么待客的,誠心是想把我給餓死是不是?餓死哥對你有什么好處?”周政說道。

    邊瑞這才反應過來,連聲說道:“真不對住,我這邊接到顏嵐父母的電話,讓我過去一趟”。

    “我去,這么快就見上家長了,你小子這速度真夠快的。行了,我知道了你也別煩我吃飯的事了,我自己弄個西紅柿煮個掛面吧,對了,你家的掛面還有吧”周政一聽這事兒,立刻說道。

    說完之后又想起什么來,張口問道:“你這也算是正式登門,雖然登的是自己的門但是也不能馬虎,禮物帶了沒有?”

    邊瑞道:“禮物我準備了兩個,老爺子那頭是準備了一幅我以前臨的字畫,他一直喜歡但是我一直沒舍得給,老太太那邊實在是找不出什么合適的,便想起你上次給玉觀音小擺件,拿著充個數”。

    周政聽了說道:“畫什么的我知道怎么樣,不過既然人家喜歡那還成,但是擺件這東西不太合適”。

    邊瑞問道:“怎么個不合適?”

    周政道:“你傻啊!”

    這玉觀音的擺件那是周政給邊瑞的回禮,邊瑞送了他一床琴,周政哪里會就這么直接占邊瑞那么大的便宜,于是給了邊瑞一個擺件,這玩意兒不光是玉質好,而且還是大師工,到市場上最少也是近百萬的東西,拿來當初次見面禮,這玩意有點夸張。

    而且周政是知道顏嵐家世身家的,他可不認為顏老頭認不出來這東西。說實話,周政對于顏嵐家世的認知要比邊瑞強多了,邊瑞只知道顏老爺子是個退休干部,但是不知道老爺子是從什么樣的職位上退下來的。

    邊瑞個馬大哈也不在乎這個,但是周政知道啊,他家算是明珠的地頭蛇,對于這一畝三分地上的事情很是了解。

    邊瑞道:“為什么這么說?”

    “行了,我說那個不合適就不合適。這樣吧,你快點回來一趟,我給你一個稍微合適一點的,那東西價值高了,你這第一次登門就把禮抬的那么高,你這有點不像話!你怎么不弄個玉如意拎著去呢”周政道。

    邊瑞聽了不是所以,但是明白周政不會害自己,于是立刻調轉了頭油門甩起來往家里回,到了自家的院子門口,邊瑞看到周政已經站在院門口等著了,手中拿著一個錦盒。

    “你這是要干什么?等著我到了為難的時候打開看一看?”邊瑞笑道。

    周政道:“看個毛啊,就你這智商我就算給你個錦囊妙計,你小子又認字不?行了,趕緊的拿著快點去”。

    邊瑞打開來看了一下,發現里面是個銅制的小球,上面還有一根五彩的細繩扣兒,銅制的小球做的很精細,上面還雕了一些花啊草啊的,只有乒乓球大小的小球上面鏤空雕了二三十朵牡丹,水準非常的高,工也相當精細。

    ”這是個什么玩意兒?“

    周政道:“是個香熏,旁邊不是有小圓球么,把小圓球點上放到這香熏里,然后往身上一掛走到哪里都自帶著一股香氣……”。

    “你送我這干什么?”邊瑞有點不解了,他現在覺得難道周政以為自己很娘炮?走到哪里都要在身上掛著這玩意兒。

    周政道:“我前段時間見這東西不錯,便買了下來,一共買了三,給了吳惜一個,自己留了一個,這一個就給了你,我事沒事掛屋里點上了也是情趣不是?這也是真巧了,正好派上用場”。

    見邊瑞還要問,周政道:“你時間挺多么?哪來的那么多廢話,還不快點去?”

    “我艸,行了,我走了啊”邊瑞說完直接拎起了小綿羊轉了個個兒沿著路飛奔了過去。

    到了半坡小院的岔路口,顏嵐已經在那里焦急的等著了,見邊瑞過來一臉的抱怨。

    “你怎么現在才來?”顏見不滿的問道。

    邊瑞道:“我本來給老爺子老太太的禮物都思量好了,但是周政覺得不合適,于是又給我換了一件,這不時間就小小的耽誤了一小會兒,咱們過去吧”。

    “什么禮物,這突然間的你準備了什么東西?”顏嵐好奇的問道。

    邊瑞從小綿羊上拿出了一個畫軸還有周政剛給的錦盒。

    顏嵐看了一下望著邊瑞說道:“你還是挺會選禮物的,這礎正好入了我爸的眼,都盤算著好多天了,這香熏也不錯,我媽肯定喜歡”。

    “喜歡就好,這禮物一關我就算是過了”邊瑞開心的說道。

    顏嵐把東西還給了邊瑞:“行了,咱們進去吧”。

    兩人剛進半坡小院的主道上,迎面過來的就是巫廣龍巫老爺子。

    老頭望著邊瑞和顏嵐笑瞇瞇的說道:“不錯,不錯”。

    弄的邊瑞和顏嵐都有點兒納悶,老頭一大早怎么就不錯啦?

    “你倆還瞞我呢?挺好的,挺般配的”巫廣龍老爺子笑道。

    這一句話弄的顏嵐一個大紅臉,邊瑞到了老臉皮厚的,不住的道著謝。

    “小子,想娶到好媳婦就得忍一時風浪,聽懂了沒有?”

    巫廣龍老爺子剛才正好去顏家住的小院溜跶了一下,所以知道邊瑞和顏嵐的事情,原本巫廣龍都爺子就挺喜歡邊瑞的,而顏嵐也幾乎是他看著長大的。

    巫老爺子看邊瑞和顏嵐就挺合適,尤其是喜歡邊瑞這樣的性子,覺得哪個姑娘跟了邊瑞一起生活都不會受氣,一手好廚藝性格還好。最主要的是邊瑞不像是很多男人窩里橫,在家那本事上天了,一出去就立刻慫包了,邊瑞是完全相反,外面橫窩里慫。這樣的男人才是能支起一個家的漢子。

    看中這門親事,巫廣龍覺得要點邊瑞這小子一下,別置一時之氣。老爺子明白,顏家的老太太不太喜歡邊瑞,覺得不合適,這事不一定管用,但是以后生活想要和睦,邊瑞就得打開老太太的心房,扭轉老太太的觀念。

    咱們中國人結婚不是兩人一起過日子了,那是兩個家庭的結合。

    只是巫老爺子不知道,邊瑞跟本就不會和長輩置什么氣,敢跟長輩置氣的在邊家村早就挨收拾了,一頓拳腳教育之下,一值杠的人根本沒有一點可能挨到成年。

    杠頭幾次一打,父母都在一旁干看著,小孩便知道這事不能干,下次見到長輩都老老實實的,實在不可能出現有長輩吃飯你敢掀桌子,長輩在場你能搶話頭,更沒有誰的膽兒肥到和長輩跳著腳互懟。

    邊家村沒這樣的規矩,傳統的中國教育注重的就是規矩,不立規矩不能成方圓,不能說一定教不出這樣的孩子來,但是大多數都沒這個膽量跳著腳抽長輩耳光。

    “這我有心里準備”邊瑞笑著說道。

    邊瑞還真的有心里準備,不管老爺子老太太說什么難聽的話邊瑞都準備笑臉相迎,沒有辦法自己大了顏嵐十歲出頭呢,不吃點苦這也太說不過去了。

    “行了,去吧”巫老爺子擺了一下手。

    顏嵐和邊瑞兩人就這么繼續往里走。

    到了最里面的小院,邊瑞也沒有把小綿羊騎進去,而是直接放到了門口,進門的時候還整理了一下衣服。

    進了小院見老兩口正在堂屋的門口坐著呢,連忙走了兩步,然后躬身問候道:“叔,阿姨早上好”。

    “別叫我阿姨,我就比你大了十幾歲罷了”。

    顏嵐的母親心中有點不痛快,看到自家的閨女站在邊瑞旁邊那開心的小模樣心中像是被針扎一樣。

    “你怎么回來了,早上不上課了?你還怕我們把邊瑞給吃了不成?”顏嵐的母親又沖女兒說道。

    顏嵐笑道:“他有什么好吃的,又沒什么肉”。

    說完走到了母親的邊瑞往地上一蹲靠在了母親的胳膊上,顏嵐的母親甩了兩下也沒有把女兒甩開,心中頓時長嘆了一口氣:女大不中留啊。

    見母親的神情,顏嵐沖著邊瑞說道:“傻站著干什么啊,把你帶的禮物給我爸媽拿過來啊”。

    邊瑞一聽立刻把手中的禮物拿了出來:“叔,這是給您的,嬸這是給您的”。

    顏嵐的父親接過了話,僅展開了一角便欣喜萬分,不過這種欣喜很快就被老爺子給收了起來,故作淡定的道:“這幅文征明的書畫很不錯,不愧為明代江南四大才子,你看看這字,這畫……”。

    作為一個眼高手低的偽文青,顏嵐的父親那是愛畫愛到了骨子里,從這一點上和邊瑞這貨做翁婿真的挺合適的,一個眼高手低,一個只能照著老慮畫貓,實在很投緣。

    顏嵐的母親收到了香熏看了一眼便知道這東西不是一般的東西,再看看里面的香丸,拿出來隔著包裝的紙嗅了一下,便淡淡的說道:“有心了”。

    邊瑞一聽,立刻笑著說道:“您喜歡就好”。

    邊瑞沒有去在意顏嵐母親的臉色,東西只要收了就好,其它的慢慢來唄。( 鄉間輕曲 http://www.54361360.buzz/16_1684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福建31选7开奖中奖结果 吉林新快三历史开奖结果 2019开开奖记录 股票指数怎么看五百日线 题材陕西十一选五走势图 幸运赛马计划全天 河南省十一选五走势图 江西十一选五走势图新 快乐扑克怎么买必中 新疆时时彩11选5开奖结果查询 安徽快三开奖形态走势 江苏11选五遗漏前三直 炒股开户需要多少资金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号 江西11选五奖金规则 广东体彩十一选五漏洞 助赢时时彩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