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鄉間輕曲 > 第172章 老男人真可怕
    兩只小雞崽子還在掙扎的時候,顏嵐的臉上依舊有些不舍。

    畢竟這些天來顏嵐喂的也不少,親眼看著這些小雞從毛絨絨的小炕雞長成了仔雞,沒有想到這么大點就要上餐桌了。

    邊瑞見顏嵐這養雞還養出感情來了,心中忍住了笑,板著臉一本正經的勸道:“雞這東西,舊的不去新的不來,等過段時間我弄個孵蛋器回來慢慢孵,以后你想吃雞了就到我家來,隨意逮好不好?”

    “你說的跟這個有關系么?”顏嵐氣呼呼的問道。

    邊瑞撓了一下腦袋,詫異的問道:“沒有關系嗎?”

    “一點關系都沒有”顏嵐道。

    “哦,沒有就沒有吧,屋里的水燒的差不多了,去把水提出來我來燙毛”邊瑞看到兩只小雞已經不跳了,于是沖著顏嵐說道。

    顏嵐聽了愣了一下,還是進了廚房開始舀鍋里剛燒開的熱水。

    邊瑞則是拎了一條凳子,同時在附近點了幾盤子蚊香,坐在院里就著院中的燈開始給雞撥毛。

    把兩只小雞撿到了木盆子里,用熱水往身上這么一澆,一邊澆一邊扯著小公雞的毛,很快一只小公雞就被邊瑞給扯禿了。

    等著兩只雞都被扯光了毛,邊瑞把兩只雞拎了出來,端著盆子把盆子里的雞毛帶著不要的雞腸等一些東西全都埋在了林子里。

    回到了廚房,見顏嵐已經拿起了鑷子去挑雞身上的軟毛了,邊瑞隨口說了一句:“怎么周政這小子還不到,這都快八點鐘了”。

    顏嵐抬頭道:“你不會去問問么,另外小靖靖哪里去了?”

    “估計她在我爸家里呢,這兩天都住在我爸家里,今天剛回來繞一圈就又不見人了”邊瑞掏出了手機。

    還在翻電話號碼呢,突然間聽到院子里的大灰開始扯著嗓子叫了起來,呆牛也停止了一吃草,抬著腦袋望向了西南方向。

    “嘚,人到了!”

    都不用問這肯定是周政來了,除了他之外一般村里人沒有這待遇。

    一邊說一邊向著門口迎了一下,等邊瑞站到了院子門口,周政正好也從坡下走了上來。

    “以前沒有覺著,今兒一走這才發現怎么從小石橋到你這里這么遠?”周政氣喘吁吁的說道。

    邊瑞笑著懟道:“那是你小子運動的少了,你要是每天跑上一萬米就不會這么覺得了,會覺這點距離走起來根本不過癮!”

    “少跟我扯這些有的沒的,吃喝都準備好了沒有?”周政大笑著走到了邊瑞的身邊,一伸手把手中的包交到了邊瑞的手中,然后給了邊瑞一個大擁抱,最后還在邊瑞的肩上拍了兩下。

    邊瑞只得拎著包跟在周政的身后進了院子。

    “我還住上次那間,屋里沒有人住吧?”周政道。

    邊瑞道:“沒有,那間房子從你走之后就沒有人住,也就是時常打掃一下”。

    周政點了點頭,邊瑞便如同個待應生一般把這老小子的行李給送進了西廂房里,擺到了床邊上。臨出門的時候,把蚊香給點上了,同時把窗戶給打開,把紗窗給關了起來。

    顏嵐聽到了外面的動靜走了出來,沖著周政打了一聲招呼。

    周政看了看顏嵐的打扮,平底的布鞋,腰上扎著一個素花的圍裙,不由的笑道:“你這打扮,跟騎摩托的時候反差太大了,猛一看還以為你是邊瑞的小媳婦呢”。

    顏嵐笑道:“你這張嘴啊!”

    “對了,這次怎么就你一個人過來?其他幾個好事的沒有跟來?”邊瑞從門之后,隨手帶上了外面的紗門。

    “徐一峰和武尚彬兩人公司都比較忙,胡碩這小子到是有時間,不過他現在和吳惜兩人現在到了分出勝負的時候了,結婚還是不結婚,結婚就是大團圓,不結婚就結束……”周政大至的把明珠的小伙伴現在的日常說了一下。

    胡碩和吳惜的事情邊瑞也知道一些,但是只知道胡碩這小子現在是一天天的想當爹了。

    并不知道兩人已經又鬧到了要分手。

    “又要分手啦?沒事,這兩人用不了一月就又好了”邊瑞笑了笑并不以為意。

    周政嘆了一口氣,正色說道:“這次是真的了,不像以前那么打打鬧鬧了,兩人已經開始冷戰兩周了,胡碩那邊似乎已經開始相親了……胡碩找我喝醉過一次了,說他已經沒有辦法了”。

    邊瑞不知道現在急的不僅僅是胡碩,胡碩的父母也鐵下了心催了,三十好幾的人了還不結婚,父母頭發都快急白了。

    老頭老太太現在扔下話了,再不結婚就不要回家了,老兩口就當沒有養過他這個兒子。

    可是光是胡碩一家這邊急也沒有辦法啊,吳惜一點不著急堅定的要做個不結婚的丁克族,每一次胡碩提這個事情的時候,吳情都會耍小脾氣。有了分歧再好的兩個人之間也會發展成裂痕,后來就會成為鴻溝。

    當女人的小脾氣成了常態之后,男人心中的不耐煩也慢慢的積累,當這種不耐煩積累到暴發的時候,兩人就要決出勝負來了。

    現在胡碩和吳惜兩人就是這樣的情況。

    “什么?已經鬧到這一步了么?”邊瑞嘆了一口氣:“實在不行的話就分吧,這兩人湊在一起有的時候我看了也覺得是折磨”。

    無論是胡碩還是吳惜都是邊瑞的朋友,兩人的性格的確相投,如果湖除分歧能在一起自然是好的不能再好。但是像現的這樣相互折磨就沒有意思了,而且在結婚生孩子這一件事情上,如果兩人真想在一起的話,那肯定得有一方讓步。

    以前的胡碩每一次都讓,而這一次聽周政的意思胡碩是沒有辦法再讓了。

    邊瑞都這年紀了,要是還能真相信愛情至上愛情永恒那也是件幸福的事情,可惜的是邊瑞已經沒有了這份幸福。

    三十來歲的人求的就是安生的過個日子,再想搞什么驚天動地的愛情,除非是錢包鼓的都按不住了,又或者是騷氣逼人才情滿腔的那種騷客,正常的普通人三十來歲性子就穩當了,求的是安穩的過日子。愛情不重要,重要的找個合適的人過日子。

    “你說的到輕松,我覺得他們倆挺般配的,你這是要硬生生的分開他們倆么?老話說寧拆一座廟,不毀一樁婚,你瞧你們倆怎么這么悲觀!”顏嵐說道。

    對于胡碩和吳惜的關系還有相處方式,顏嵐都是比較欣賞的,兩人看起來就像是電影電視劇里的歡喜冤家,有打有鬧的但是誰都離不開誰。

    可惜的顏嵐不知道現實不是電視劇,現實比電視劇要理性多了。

    三十來歲的胡碩不想再等下去了,同樣在面對生孩子這個問題上,大多數的中國男人沒有那么灑脫,不孝有三無后為大雖然在當下世界有點過了,但是誰不想老來的時候有個孩子伴于身邊,就算是在養老院,有個不孝的兒女也能罵兩句,連個不孝子都沒有你坐在輪椅上罵誰去啊,除了你生養的小混球,這世上誰又該誒你罵?

    周政道:“妹妹,你是什么都不知道中,胡碩還聽人勸,吳情那是聽人勸的人么?是凡是她聽點人勸,這婚早就結了”。

    邊瑞也道:“他們倆在一起十幾年了,一直卡在這上面,可能有些人就是有緣沒份吧”。

    有些時候邊瑞還是佩服胡碩的,不說別的只說他和吳惜兩人這十來年扯來扯去的愛情,就讓邊瑞覺得不可思議。

    真的,要擱在一般人身上早就受不了了。反正邊瑞是不會用十幾年的時間去和一個女人耗的,受不了這個氣。

    “我估計這次兩人是要game-over了”周政說道。

    三人一邊說著一邊進了屋里,邊瑞擺開了架式開始炒菜燒飯,周政和顏嵐則是坐在木桶的邊上撥著雞身的軟毛,三人一邊干活一邊聊著胡碩的事情。

    “你呢,有沒有想過結婚?”顏嵐沖著周政問道。

    周政道:“我啊?不是今年就是明年初”。

    “這么快,有戀人了?”顏嵐道。

    周政笑道:“你以為我像你們這些二十歲的人一樣愛情至上?我現在只想要一個看著順眼,覺得還不錯的人,沒有那么亂七八糟的人際關系的,領個證生他幾個孩子就完了”。

    邊瑞聽了都奇怪:“你也要結婚了?”

    周政轉頭望著邊瑞笑道:“就許你結婚不準我結?你的錢等你兩腿一蹬打包給你閨女,我財產雖然不多但是你也不能指望最后便宜我那些侄子吧?而且我都四十了找個媳婦結婚生孩子不應該么?”

    “沒有的事!你明兒結,我的禮物都體證到”邊瑞道。

    “最后一句合我心意!”周政哈哈笑道。

    顏嵐望著樂哈哈的邊瑞和周政,長嘆了一聲說道:“你們這些老男人,冷靜的讓人覺得有點可怕!”

    “我們這些老男人招你了?”周政笑道。

    顏嵐道:“朋友兩人要分手,你們這邊還傻樂”。

    “他們分手是他們的事情,我們還不能開心啦?”周政被顏嵐這話說的哭笑不得。

    邊瑞笑著對顏嵐說道:“他們事情他們會處理,我們不需要跟著攪和,也就你們這年紀的人喜歡給朋友出主意,我們這年紀要順其自然。你要是去勸了:勸分,人家最后又好了。勸合,人家最后分了。你說你不是兩頭不是人嘛”。( 鄉間輕曲 http://www.54361360.buzz/16_1684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福建31选7开奖中奖结果 宁夏十一选五购彩平台 海南飞鱼游戏开奖结果 10万元存款如何理财 五分彩定位胆玩法介绍 今日美国股票指数 北京老时时彩开奖结果 广西十一选五结果一一 11选5定一胆百分之98准 tianjin快乐10分开奖 江西11选五彩票购彩app 山东福彩群英会开奖查询走势图 股票指数怎么 好彩1论坛 股票指数下跌的含义 云南快乐10分前三遗漏 昨天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