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鄉間輕曲 > 第147章 偷閑
    鴨子的做法要比魚繁瑣一些,因為魚等會兒還是要下鍋走一遭的,所以做的不能太熟,但是鴨子必須是全熟,等會兒只要斬開,澆上調好了料汁,也就是青紅椒醬油什么的就上桌了。

    同樣是熏制差別還是挺大的,用的熏料也不一樣,熏鴨子的時候米就得用油炒制,邊瑞這邊還選的是葷油,本地土豬炒制出來的葷油,然后下干米進鍋里大火開炒,炒到了米微黃的時候,把從湯汁里撈出來瀝干水份的鴨子擺在鍋里,用干荷葉鋪在鴨子的身上,然后蓋起鍋蓋,繼續封上鍋沿,用中小火慢慢的熏制。

    到了一半的時候,再鍋的一圈澆上料酒,澆上半瓶子料酒,讓料酒沿著鍋蓋縫淋進鍋里,因為這時候鍋很熱,流進鍋里的料酒很快就開始蒸發起來,焦香的米味配著料酒的味道,很多人可能覺得沖鼻子,但是越是沖鼻,最后熏出來的鴨子也就越入味,鴨子身上的腥氣也就越少。

    大鍋小鍋同時開熏,連著兩鍋,四十來只鴨子這才熏制完成,等著所有的鴨子出鍋的時候,時間剛剛指到了十一點十分鐘,比邊瑞最初的估計多出了十分鐘時間。

    熏制出來的魚是焦黃色,如果經過了炸制一般,熏出來的鴨子則是完全的醬色,全身一身,連鴨掌都是醬色,這是把鼻子湊到鴨子身上一點聞不到鴨肉的味道,只能嗅到焦甜的米香味。

    邊瑞這邊等了五六分鐘,見還沒有人過來,于是掏出了電話打了起來,讓他們過來把魚和鴨子給拉過去。

    如果要是有三輪,邊瑞自己也就是送過去了,但是沒有辦法,邊瑞家里根本沒有三輪車,就幾輛兩輪的摩托,冷藏車現在還在曬場的邊上停著呢,有去開它的功夫還不如呼叫村里的小子們。

    邊瑞放下電話不到五分鐘,三個小子騎著三輪車過來了,十六七歲的孩子也正是歡實的時候,騎個三輪車都要打打鬧鬧的。

    邊瑞著實有點兒不放心,把兩筐熏好的成品搬上了三輪車,便示意他們等會自己,自己和他們一塊過去。

    “十九叔,您還信不過我們?”

    邊瑞道:“就是因為你們我才信不過的,這東西要是因為你們玩鬧掉河里去,你七哥能抽的你們滿村子跑!”

    說著邊瑞伸手問顏嵐要了鑰匙,騎上了摩托車跟在了三個小子的身后。

    這一路下來邊瑞覺得自己虧得跟來了,要不然這仨小子指不定能玩出什么花樣來,過一個三輪車騎的跟街上耍猴子那猴子騎的似的,根本就不走直線,有兩次要不是邊瑞提醒,這仨小子就把三輪車騎進了旁邊的藕塘子里去了。

    要問邊瑞這一路的感受,邊瑞只能給出四個字,那就是膽顫心驚。

    到了地方,邊瑞總算是長出了一口氣。

    ”四伯,四伯!“

    邊瑞喊了一下四伯,讓他過來清點東西,人多事雜,如果事情沒有人負責那肯定亂了,也不是怕邊瑞黑只鴨子什么的,只是按著規矩來。

    四伯看了一眼邊瑞,大聲問道:“這么快就好了?”

    “嗯!”邊瑞回答道。

    四伯聽了大聲的喊起了邊十七:“去,把小十九熏好的鴨子,還有魚都入了檔了,另外讓紅案的師傅開始剁鴨子”。

    “爸,小十九的菜到了,頭一撥席可以走起來了吧?”邊十七這時忙的也是頭不著地。

    像是邊瑞這一輩的,在家也就是三分之一,二十個堂兄弟,幾乎都在外面打拼,所以留在村子里的,像是這樣的時候就得擔當起主力軍來。邊瑞因為長年在明珠住著,所以對于紅白事的套路不熟,無法把整個紅白宴給順當的安排下來,又加上邊瑞有一手做菜的功夫,所以就給邊瑞安排了現在的活兒。

    邊十七跑過去一問,人家紅案師傅現在還挺忙的,半小時之內都抽不出人手來斬鴨子。

    邊瑞聽了沖著十七哥說道:“您幫我找個地兒,找把菜刀,我來斬!”

    邊十七這時候也不和堂弟客套,直接帶著邊瑞來到一張大圓桌的旁邊,很快給邊瑞弄了一把斬骨刀過來,然后讓一堂侄給邊瑞打一下下手。

    凈了一下手,邊瑞讓堂侄把橢圓形的白盤子擺到桌上,能擺多少擺多少,自己則是從旁邊架在木架子的筐里拎出了鴨子斬鴨子。

    叮叮咚咚!

    邊瑞手起刀落,一只鴨子一共二十刀,每一刀下去每一塊肉都是一點五公分的寬,斬好了之后把刀片往鴨子底一探,手一按起鴨子放進盤子,把鴨頭鴨掌這么一擺,整整齊齊的一盤子。

    如是在飯店加上點西蘭花什么的點綴一下,但是這里根本不用,大家吃的不是花式就是實惠。

    “您這刀功可以的,最起碼練了十年吧?”

    很快紅案師傅湊過來,看著邊瑞行云流水的斬鴨子。

    “我叔五歲的時候就跟著老道祖學廚了”堂侄這邊沖著紅案師傅顯擺了起來。

    邊瑞到是客套說道:“我也就這點本事,做小灶還可以,做這樣的大宴比不上你”。

    真不是謙虛,而是事實就是如此,邊瑞就算是再馬虎一頓也做不了三桌菜,邊瑞和這些請來的廚子完全不是一個類型的廚子。

    這并不是指那個牛一些哪個差一些,這些跑江糊的廚子,幾個人就能整上幾十桌的菜,而且所的熱菜上桌還不帶涼的,這本事邊瑞是如何也做不到的。

    “我師傅讓我過來問一下,您那魚怎么燒?”紅案的師傅問道。

    邊瑞道:“直接起鍋燒汁,料汁用西紅柿醬調一些酸味出來……魚八成熟,要是您師傅有好的想法,自己做也成”。

    后面燒就很簡單了,也用不到幾樣,因為魚腥味早就被除沒了,現在就剩下調味了。這樣的魚一個老廚子能想出不下于十種方法把它做的好吃。

    “那我知道,反正您的法子我也說下,至于我師傅用不用那另說”。

    “行”

    邊瑞也不和他掰扯別的,反正只要做出來的菜讓大家滿意就行,自己又不是過工評大獎的,在意這些末枝爛葉做什么。

    邊瑞這邊把鴨子斬好,看著堂侄滿當當的把盤子擺了一整個架子,這才重新洗了洗手準備回去。

    頭道席面邊瑞肯定坐不上去的,除了村里的長輩之外,就得是遠來的親戚,這都是有規矩的東西,舉個例子來說,如果今天開兩撥流水大席,邊瑞這些穩穩都得在最后面,得到差不多一點半鐘才能吃上飯。

    吃席這事情怕的就是輩份不上不下,你說上吧,上面比你還有一輩,而且個個生龍活虎,怎么說第一批他們也得有份,活那么大年紀,混出這么大的輩份來,可不是就在這時候顯出身份地位來了么!

    你說往下吧,下面還有更小的,也是人頭濟濟,十**歲的年輕人一大把,什么上桌倒酒,陪喝這些孩子更適合,而且年輕人在桌上插科打混,就算是說錯的話,有個晚輩的帽子頂著也方便,長輩笑罵兩句,晚輩嘻皮笑臉一下事情也就過去了。

    不過早吃晚吃都是一個吃,又跑不掉,況且就算是跑掉了,邊瑞也無所謂。

    回到了院子里,發現顏嵐搬了個椅子坐在院子門口的陰涼地,旁邊坐著大灰,大灰正把腦袋枕在顏嵐的腿上,而顏嵐正在悠閑的擼著狗。

    “怎么回來的這么晚?”顏嵐抬了一下腦袋,看到是邊瑞回來了,說了一句之后,繼續躺著擼狗。

    邊瑞道:“那邊紅案師傅忙不開,我過去幫了一下忙。對了,荊鹿呢?”

    “回去了,說是今天的菜還沒有切,我說你可真行啊,一兩兩三筐的白菜青菜這些讓荊鹿切,你發現沒有,她的手指關節都被磨破了”顏嵐說道。

    邊瑞道:“學東西還有不吃苦的?做廚子的誰的手上沒有傷,又有誰沒有被切過手?小題大作!”。

    “但你也不能這么搞啊,全年無休啊,放假也不讓人休息休息,總把人繃著不好”顏嵐有點看不過去了。

    邊瑞道:“怎么不讓他們休息了,今天我就放了他們假了,今明后三天”。

    “那荊鹿怎么還有活?”

    “你練舞的時候有沒有加練過?”

    見顏嵐點了點頭,邊瑞道:“你看,就許你加練就不許人家加練?”

    “對了,時間差不多了,你可以去曬場那邊了,去等著吃席去”邊瑞說道。

    顏嵐道:“你呢?”

    “我?我等下一撥,你是客人你先吃”邊瑞一邊說一邊伸手把顏嵐從躺椅上拉了起來,自己一屁股坐了上去。

    “我跟你一起吧?”

    “別,都是安排好的,你這邊一動一幫人跟著要動,而且你那一桌全都是你的同事,放心吧,你不會不適應的”。

    坐下來之后,邊瑞伸腳脫了鞋子,還有襪子,脫好了之后,邊瑞覺得自己的腳沒有地方放了。

    “呆牛!”

    邊瑞沖著院子里吼了一嗓子,呆牛很快出來了,見邊瑞脫了鞋脫了襪子,老實的在主的面前一臥,自動給主人當起了腳墊子。

    躺在躺椅上擔腳,大灰肯定不行的,小矮馬站著嫌高,臥到了嫌底,也就是呆牛臥在地上的時候,牛肚子的位置還算是不錯。

    大灰見主人已經放好了腳,于是伸著腦袋過來準備讓主人擼。

    邊瑞摸了兩下子,覺得大灰的毛有些柴,下意識的喊了兩下小貍,喊了半天小貍也沒有出現,邊瑞便知道這貨又跑的沒影了。

    沒有小貍,又不想擼大灰,于是兩只小矮馬過來湊起了數,只不過邊瑞并不是擼馬鬃,而是把玩起了馬耳朵。

    “像這么優秀的人,本該燦爛過一生,三十幾歲到頭來還在人活里浮沉……嗯,你怎么還沒有走?”

    邊瑞正美著呢,一睜眼看到顏嵐站在自己的旁邊,先驚了一下,然后便問道。

    顏嵐并沒有回答,而是又上前兩步,用兩只大眼睛盯著邊瑞,仔細端詳了起來。

    邊瑞被她看的有點發毛,往后縮了縮:“你干什么呢,這么瘮人做什么,我有什么好看的?”

    “我想看看你上輩子到底是個什么,我總覺得你上輩子一定是習慣被人伺候的,而且也是會伺候人的!”顏嵐說道。

    邊瑞有點鬧不明白了,張口問道:“還有這職業?”

    “嗯,還有點變態,你看看家里還有你不能使喚的東西么?”顏嵐點了一下邊瑞旁邊的這些家伙。

    邊瑞低頭看了一下半閉著眼睛正在回嚼草料的呆牛,還有兩個站著都在打盹的小矮馬,至于一臉瀨洋洋半躺半臥在地上的大灰那更是極為放松的表現。

    “這怎么啦?”

    邊瑞也沒有發現有什么不妥的啊,大家都挺好的,沒有一個不奈煩的。

    “說吧,我上輩子是什么?”

    “皇宮的大太監,平常伺候皇帝,回去的時候小太監還得伺候你們,而且心里陰暗……”。

    邊瑞聽了伸手指了一下道:“那邊有路,吃你的席去,我是太監第一個就把你扔故宮的井里去”。

    說完閉上了眼睛,繼續哼著自己的小曲。( 鄉間輕曲 http://www.54361360.buzz/16_1684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福建31选7开奖中奖结果 云南时时彩玩法规则 河南快三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苹果棋牌游戏现金 电玩大富翁官网 新疆11选5开奖走势图 炒股1000元最多赚多少 万达娱乐平台app下载 燕赵风采排列7开奖结果 精选一肖一码 河南快3综合走势图彩经网 二分时时彩是真的吗 天津11选5奖金 甘肃快三开奖结果快 重庆快乐十分视频 河南今天11选5走势图 在线配资推荐天牛宝配资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