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鄉間輕曲 > 第132章 安禽舍
    第二天一大早,邊瑞在父母家里吃了飯之后,回到了自家的小院便開始搭禽舍,所有的東西都預先做好了,并且在重要的地方還編上了號,剩下的就是組裝了。

    除了裝禽舍,還得圍鐵絲網,防止一些食肉的小動物鉆進禽舍里,現在小鵝還小并沒有自我保護的能力,如果等著鵝長成村霸,有沒有網子那都沒什么問題了。

    從屋子里把料子扛到了屋子的西邊坡下,這個地方是邊瑞精心挑選的,一年四季這里都沒有什么風,哪怕是冬天北風也會被坡給攔住。這是一片小林子的中心位置,平常沒什么人來,邊瑞覺得適合自己時不時的搞些小動作什么的。

    至于考慮到風向問題,邊瑞到不是怕把家禽給凍著,主要怕禽舍的屎味順著風吹到自家的小院子里,要是那樣的話可就有的瞧了,想想看在院中坐著擺開了小桌子吃的正美著呢,突然間一股雞屎味從鼻前飄過,那是何等的渥操啊。

    西坡下面有塊小平地,邊瑞已經用油鋸把上面的小灌木,小刺松什么的都給收拾了,現在定是一片平坦的山石地。

    把肩上的料子放下來,邊瑞扭頭又回院子里去了,繼續把料子扛出來,來回十來趟邊瑞這才把所有的料子都扛到了空地上。

    最后一趟同料子一起來的還有一些工具,像是木錘什么的,因為全都是卯榫結構,所以像是釘子這類的東西就用不到了,鐵錘什么的也不是用來敲禽舍的,而是用來等會兒砸杄子拉鐵網的。

    東西都搬過來了,邊瑞輪起了小錘子開始干活,先是搭的框子,也就是主保的框架,所有的框架都弄好之后,禽舍的模樣也就差不多出來了。

    框架好了之后,邊瑞先得鋪底板子,底板子是處理過的,上面漆了幾層的天然大漆,十來年之內防水防潮是沒有一點問題的,鋪好了底板子后,還得在底板子上加上一些支架這樣的話有利于減輕板子的壓力。

    duang!duang!duang!

    邊瑞手持著小木錘子敲打著側板子,把禽舍四周的側墻板子砸入已經鑲好的糟子里,每一塊木板都有編號,從小到大依次上升。

    “邊瑞,邊瑞!”

    就在邊瑞敲的正嗨的時候,耳朵里傳來了顏嵐的呼喊聲。

    “這里呢!”邊瑞大聲的回了一句。

    “哪里啊?”

    因為邊瑞在小林子里,顏嵐根本發現不了,只是聽到聲音以她的耳力是分辨不出邊瑞的位置的。

    邊瑞張口說道:“這里,往坡下走兩步,有個隱蔽一點的小道,你仔細看一下就能找到了,小道旁邊有顆紅松,順著小道進來,我就在小林子里!”

    “你躲小林子里干什么見不得人的事?”

    顏嵐一邊說著一邊順著邊瑞說的方向走,往坡下走了兩步果然看到一株紅松旁邊有一條不顯眼的小道,說是小道,路面連一只腳都擺不下,大早上的因為避陽光,草莖上還有很多露水。

    “建禽舍吶?”

    走了差不多三十來米的樣子,顏嵐覺得自己的視線一闊,在自己的面前出現了一個一百來平的空地,邊瑞正席地而坐,右手一只木錘,左手扶著一塊板子,正左頭一下右頭一下把板子往糟里錘。

    “嗯,早點建好早點把那些家伙弄進來,再關在院子里,現在天氣越來越熱,馬上該有味了”邊瑞說道。

    顏嵐好奇的走到了禽舍的旁邊,伸手這邊摸摸那邊瞧瞧,好一會兒才對著邊瑞說道:“你還真是土豪,建個禽舍都是全實木的,你瞧瞧這料子!”

    邊瑞這邊做主框架的料子都是十公分見方的實木料子,這玩意兒用的禽舍上是有點奢侈,不過誰讓邊瑞的空間產木頭跟玩一樣呢,伐了就長不用也不合適。論起結實來自然是鋼架好,但是鋼架要錢,木料子不要錢啊。

    “有事說事!沒事過來搭把手把那個東西拿給我”邊瑞也不看顏嵐,自顧自的繼續忙著手里的活。

    顏嵐聽了挪過去把邊瑞要的東西給他遞了過來,同時問道:“你那房子什么時候能住人?”

    “等上了梁羨了瓦,用火一烤就就行了,怎么啦你們家父母等急了生怕自家的閨女在咱們這里吃了苦頭?”邊瑞笑著問道。

    顏嵐道:“我爸想來,不過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你而來!”

    邊瑞聽了詫異道:“為我?怎么著要給我說媳婦不成?哈哈哈!”

    顏嵐也不搭理邊瑞胡扯,兩人從上次一曲之后,感情增長很快,如果說以前只是勉強算是朋友的話,現在絕對算是摯友了,和胡碩他們差不多一個級別的。好朋友之間就沒有必要搞那么多形勢主義什么的,想到哪里說到哪里,就算是生氣過一會也就消了。

    “上次你不是送了我一副自己臨的書畫么,我這次回去帶了回去,我爸那是如獲至寶啊,看起來都忘了吃飯,聽設是你臨的,眼巴巴的準備過來和你討論一下繪畫”。

    邊瑞聽了笑道:“那老爺子要失望了,我就會臨,要是讓我畫,我根本把握不住分寸,糊弄的一下外行人還行,真的學過一點繪畫的一眼就看出來了”。

    “主要是討論嘛,我爸也攢了一些書畫,很多都是名家作品,他準到時候拿過來和你一起欣賞一下什么的”顏嵐說道。

    邊瑞聽了斜了一眼顏嵐:“你們家老爺子什么來頭,居然還有不少名人字畫?”

    “我爸以前的朋友多,很多都是書畫家,只不過他雖愛好書畫,但是水平一般在這道上沒什么天份,也就自娛自樂什么的”顏嵐道。

    “那沒有問題!”

    有免費的畫看,邊瑞自然的樂意的。

    “還有錘子沒有,我也來砸一砸”顏嵐見邊瑞這活干的輕松,于是張口說道。

    邊瑞聽了立刻道:“那邊有個小木錘子,不過你得小心的砸,過于用力的話把板子給帶歪了瓢了,我還得重新做”。

    “放心吧,我干活你放心”顏嵐直接蹲在地上一步一步挪了過去,拿了木錘子回來。

    “那一塊,標著一號的是你那邊最下面的”邊瑞見她隨意的拿了一塊板子就往槽里卡立刻出聲說道。

    “不是差不多嘛?有什么區別?”

    顏嵐看了一下一號和自己手上的五號板子問道。

    邊瑞說道:“你注意到上面的陰陽槽了沒有,你仔細看能看出有什么不同么?”邊瑞問道。

    顏嵐看了一下,嘴里發出了一聲咦,因為一號板子最下面是個陰槽,而框架則是一道陽榫,而五號板子兩邊一邊陽槽一邊陰槽。

    “為什么這么做?”

    邊瑞說道:“防水,如果下雨的時候雨水就算是流進去了也呆不住,還會因重力的作用流出來,如果最下面是陰槽的話,雨水就會積在槽里,一兩次沒什么關系,天長日久下來框子和這塊板子就會爛了,最多兩年這框架就得換了,而這么一處理,除非是沒水,要不然接縫的地方也存不住水的……”。

    顏嵐聽了大為佩服:“你真行,這都想的到!我真有點好奇,你還有什么不會干的活么?”

    “有,生孩子我不會”邊瑞打趣說道。

    顏嵐聽了哈哈笑道:“現在男人也能生孩子了,上次我好像看到一個外國的男子就生孩子”。

    “……”邊瑞聽了挺無語的。

    兩人一起有說有聊,很快的四面墻板子就被圍好了,上面就只剩下一個屋檐了,屋檐其實更簡單了,成就幾個人形的架子這么一串,用幾根圓梁這么一連,然后卡進框架上早就留好的糟子里,然后用魯班扣這么一鎖,如果不懂機關的話根本打不開,但是對于懂的人來說打開也很輕松。

    上面就不能用木板了,得用防水氈,鋪上一層防水氈之后,再在上面鋪上一層瓦,就是簡單的灰瓦,整個禽舍就算是完成了。

    “喲,挺漂亮的啊,你們家的雞住起了小別墅!”顏嵐對于邊瑞造的這個禽舍很滿意,看著大小都能給小孩子當小房子在里面玩耍了。

    “別愣著啊,還有活沒干呢”邊瑞看到顏嵐叉著腰,一副指點江山的味道,立刻說道。

    “還有?”

    邊瑞道:“多新鮮啊,現在這雞還沒有適應,能在這里面呆的住么,當然得把這里圍一圈鐵網子,關上幾天,等著它們熟悉了才會知道回來這里住,要不還得往院子里跑!”

    顏嵐聽了開始學著邊瑞的樣子,用鐵錘錘起了鐵釬子。

    “不行,我干不了這樣的活!”

    一根鐵釬子還沒有打呢,顏嵐不干了,錘了不知道多少下,鐵釬子依舊是立不住,顏嵐有點失望了。

    邊瑞看了也沒有強求:“要不這樣吧,你過來幫我扶著鐵釬子”。

    顏嵐走過來,從邊瑞的手上接過了一個紗布手套戴到了手上,然后雙手一上一下扶住了鐵釬子。

    呸!

    邊瑞往手心吐了一口吐沫,雙手輪起了大錘準備往纖頭敲去。

    “停!”顏嵐道。

    邊瑞瞬間收住了錘頭:“怎么啦?”

    “你有沒有準頭?”顏嵐問道。

    邊瑞開玩笑說道:”怕什么,你跳舞又不用手,敲掉一兩個沒事的!“

    “一個我都不想丟!”

    “開玩笑的,放心吧,我有準頭的!扶好啦”邊瑞說道。

    當!

    顏嵐只得扭過頭去,不敢看邊瑞輪鐵錘。

    隨著一聲響過,顏嵐扭頭過來發現手中的鐵釬子已經入地十來公分了。

    又是當當兩下,鐵釬子上的白線正好停在了地面的位置。

    “你好大的力氣啊”顏嵐贊道。

    邊瑞道:“那可不是,咱每天的飯又不是白吃的,好了,下一個!”

    邊瑞和顏嵐兩人正移到一個釬位上,還沒有動手,邊瑞口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掏出來一看,發現是周政打過來的,于是邊瑞示意顏嵐休息一下,自己則是接起了電話。

    “喂,什么事情?”邊瑞問道。

    周政道:“我給我干女兒帶的小禮物到了,今天注意查收一下,我估計差不多再有一個小時就會到了!”

    周政從新西蘭回來的時候就說給小丫頭帶了禮物,但是又不說是什么禮物,只是說小丫頭肯定喜歡。邊瑞一想丫頭喜歡就行,反正又不是自己花錢,于是便沒有多問,一直在等著周政所謂的驚喜。

    “我知道了,等會我去收收看,也不知道你小子送的東西是什么,神神秘秘的!”邊瑞笑道。

    周政道:“送禮物就得神秘嘛!行了,不說了,我還有個會要開”。

    周政說完啪的一聲掛了電話。

    “什么禮物?”顏嵐挺好奇的。

    邊瑞把電話揣回到了褲兜子里:“誰知道裝神弄鬼的!”( 鄉間輕曲 http://www.54361360.buzz/16_1684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福建31选7开奖中奖结果 湖北快3玩法技巧 十大网赌网站注册app网 宁夏吴忠11选5开奖结果 深圳风采三个号能中奖吗 东风股份股票 云南体育彩票 股票代码查询一览表股票行情中国所有股票代码 11选5云南开奖结果走势图 江西十一选五是真的吗 福建十一选五走势图福建十一选五五码分布走势 腾讯分分彩图标殳 正规股票配资平台 北京11选五的走势图 福利彩票快3玩法介绍 广盈宝配资 局王七星彩排列五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