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鄉間輕曲 > 第101章 算盤
    車子駛進了山,兩車的速度便慢慢的降了下來,因為山路雖然修的不錯,但是彎彎繞繞多,邊瑞開快是沒什么問題,因為邊瑞知道這路,但是后車不行,從來沒走過,一個彎不小心就能翻溝里去,那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于是進山之后邊瑞這邊小心的繼續領著頭,周政的車也慢慢的跟在后面。

    從后視鏡中,邊瑞觀察到后面的車子停了,周政從車里鉆了出來,于是也把車子停了下來,下車之后沖著周政等人喊道。

    “怎么啦?”

    “撒尿!”周政這邊人已經站到了路邊,正準備往小林子里鉆。

    邊瑞笑道:“小心點,這時候蛇可是出來了,別被咬了”。

    “我草,真的假的,我跟你說你別嚇我,我真的挺怕蛇的”。

    一聽說有蛇,周政立刻停住了腳步,不敢再往坡下走了。

    邊瑞剛想說自己嚇唬你的,放心撒你的尿吧這話呢,便見周政扭頭便往車子旁邊跑。

    一邊跑周政還一邊還驚慌失措的叫道:“蛇,蛇!”

    邊瑞還以為他也開玩笑呢,正準備取笑他兩句,不過看他的模樣便覺得好像是真的,于是帶著小跑向著周政的方向跑了過去。

    到了地方,邊瑞問道:“哪里有蛇?”

    這時候周政已經鉆進了車里,并且關上了車門,死活不肯再下來了,并且還雙手把著門不讓人拉。

    見邊瑞問,立刻伸手指了一下:“就那邊!”

    胡碩這時笑道:“你這么大個人了,怎么還怕蛇?”

    周政道:“人都有一怕,我怕蛇有什么不可以。我最怕就是這種沒有腳的,在地上擰啊擰的,一看到我后背的汗毛都豎起來了!咱們快點走”。

    邊瑞沒有聽周政扯這些,而是抬腳向著周政手指的方向走了過去,下到了路邊,沿著坡再往下走了幾步。

    “還真是蛇!”

    邊瑞看到了盤在一個灌木下的蛇,頓時張口說道。

    在周政的眼中這蛇是可怕的,但是在邊瑞的眼中,看這條蛇的時候嘴里忍不住開始冒津液,這就是一盤菜啊。

    這家伙真的肥!邊瑞心中想道。

    這時候是春天,這時候蛇能把自己養的肥,那個頭肯定不少,捕獵的本事也是可以想像的,沒本事吃不了那么肥啊。

    這條蛇真不小,長差不多得有一米大幾到兩米,最粗的地方有手脖子那么粗,估計得有五六斤的樣子,這要是上了桌那穩穩就是一道大硬菜。

    看著流口水,但是邊瑞卻沒有直接上去抓,因為這蛇帶著毒的,雖然說不會致命,但是被它咬到了可不好受,醫院是肯定要去的,扛毒血清那也是要打的,不這么干指不定還能丟了小命。

    但是這貨雖然有毒,味道卻是奇好無比,而且肉嫩的就像是小雞崽子肉似的,多汁鮮美,只是一碗清水白肉,稍加一點料就能十分好吃。

    “有袋子沒有?”

    邊瑞老實的退回到了車邊上,沖著周政問道。

    周政道:“你還準備捉它?”

    邊瑞沒好氣的說道:“那你中午別吃!”

    胡碩說道:“這犯法吧?”

    “你不說我不說,誰知道我們犯法?我跟你們說,遇到這東西那真是看緣份,普通蛇上桌百把十塊,這玩意情桌,沒個千把你們別想吃到,這還是在這邊館子,真的送到了市里,最少還得翻個跟頭,俗稱小墨龍,大家說它這是龍肉”邊瑞實在是受不了肚子里的饞蟲了。

    別的蛇邊瑞都可以放過,就是這蛇邊瑞舍不得,因為遇到這玩意兒真是太難了,遇到長那么大的,那更是難上加難。

    吳惜一聽立刻伸手從自己的廂子里取了一個布袋子給邊瑞。

    邊瑞贊了她一句,然后沖著周政和胡碩說道:“瞧你們倆這慫樣,連個女人都不如!”

    胡碩笑道:”干我何事?”

    “袋子是你拿的?”邊瑞扔下了一句之后,便拿著布袋子,并且隨手在旁邊拆了一根帶杈的樹枝,撇掉了一根枝留了一點杈就成了一個勾子。

    邊瑞拿著勾子小心的走了下去,當邊瑞下坡的時候這才發現,原來在這邊的蛇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一頓午飯就這么沒了,邊瑞能不著急么,于是拿著樹枝開始在附近搜了起來,也不知道是這條蛇太聰明還是運氣太好,邊瑞愣是找不到了!

    “完了,一個菜沒了!”邊瑞回到了車邊長嘆了一聲錘胸頓足說道,且在內心中為自己中午失去了一盤爆炒蛇肉深表內疚了一下。

    “沒了?你確定?”周政一聽蛇走了,頓時松了口氣。

    聽到沒蛇了,周政下了車,小小翼翼的檢查了一下,發現周圍真的挺安全的,于是開始撒起了野尿。

    一邊撒野尿一邊還和邊瑞說話。

    “我說邊瑞,你們老家這風光挺不錯的啊,很有點山舍野趣,說實話這邊要是搞個民宿什么的,再添點兒活動項目,肯定賺錢”周政說道。

    邊瑞道:“你別打這主意,搞那些玩意兒,這里還能安靜的下來?”

    “人家都是想著發財,你這邊把財神往外推,我說你腦子是怎么長的,里面都是漿糊么!搞活經濟搞活經濟,不搞如何能活?”周政不屑說道。

    雖然對做生意沒什么興趣,但是周政畢竟生于生意人家,到了這里一看便覺得這是一個商機。

    “少廢話,尿完了繼續走”邊瑞見周政要上來了,抬腳往自己的車子走去。

    上了車,見后車跟了上來,邊瑞繼續引著路,盤山的路走了幾圈,到了學校的旁邊,這時候正是孩子放學的時候,那叫一個熱鬧啊,離的老遠都能聽到孩子們的吵鬧聲,跟養了一千只小鴨子似的。

    過了學校,再往上走,邊瑞發現巫老爺了定下來的位置已經有工人在上面開工了,一個最小號的挖機現在正在挖著地基,還有幾個民工模樣的人正在鏟著什么,旁邊也多出了兩個小號的活動板房,至于鍋什么的也都支了起來。

    經過了工地再往上走一段就看到了藏于綠樹之間的村落了,全都是白墻灰瓦,讓人看起來十分賞心悅目。

    快到村口的時候,邊瑞還發現了傅青緒老爺子,老頭正坐在路邊上,自己帶了個活動的布椅子,也不知道是要休息呢還是欣賞。

    ”傅先生,您來的比我還早啊!“

    傅青緒也沒有想到這個地方遇到了邊瑞,好奇的問道:”你不是說昨天晚上就回來了么,怎么像是現在才到似的?”

    “被一些事情給耽擱了,走,我帶您到我家去”邊瑞笑道。

    傅青緒說道:“我還說在這里賞賞景呢,不過你既會這么說,咱們就出發!”

    傅青緒其實來的很早,一百萬對老頭來說真不是小數目,如果不是太喜歡邊瑞制的那床孤鶴歸飛這種層次的琴,他怎么也舍不得這錢的。

    為了防止邊瑞說大話,傅青結自然要過來看一看,好讓自己放下心來。而且老頭還有個心思,就是想了解一下,邊瑞這一年能斫多少琴出來。

    無論是誰買到了東西都想升值,沒有誰想自己一買到手東西就掉價的。傅青緒也是如此,所以他想知道一年邊瑞制多少琴,這樣的話就大至能知道自己買來的琴能不能漲,也就是能不能做為一種投資。

    隨著國家的國力增強,漸漸的民樂展現出了極大的生存力,以前都是西洋樂器的天下,現在隨著國家自豪感自尊心上升,漸漸的民樂也起來了,傅青緒相信民樂現在才是剛剛開始發力,遠還沒有到頂峰的時候,所以這時候購入價格合適的樂器還是挺合算的。

    邊瑞可不知道傅老頭的精明,也不知道老頭正在考察自己的制琴套路。他這邊見老頭上了車便帶著大家往村子里進。

    招呼大家把車子停在了曬場,邊瑞帶著幾人往自己的宅子走去。

    周政問道:“車子不能停在你門口?”

    邊瑞伸手指了一下前面不遠的小石橋:“我可不敢讓你們的車走這石橋,小拖拉機可以走,你們這些車就算了,壓塌了也算是毀壞文物,而且我那邊的坡可不好上”。

    “那是你的房子?”

    傅青緒抬頭看到了小半坡上的白墻灰瓦,挑檐如同展翅欲飛的鴻鳥一般的老宅問道。

    見邊瑞點了點頭,便道:“你這是住的小宮殿啊”。

    胡碩這時也說道:“怪不得不樂意呆在明珠呢,我要是有這么一棟房子我也不樂意住明珠。瞧這邊的環境,小橋流水,放眼望去一片綠意,老邊,你家的風光太漂亮了”。

    邊家村給眾人的感覺真是太好了。

    眾人下了車之后,便再也聽不到城市中那嘈雜的汽車聲音了,如果在明珠,哪怕是半夜你仔細聽都能聽的到,但是在這種一下子沒有那種聲音,頓時讓大家覺得整個世界一下了安靜了下來。

    除了耳中時不時傳來兩聲犬吠,最多的就是鳥鳴雀啼的聲音,有的鳥叫的好聽,清脆的嘰嘰喳喳,有的鳥叫的難聽,沙著嗓子,但無論是好聽還是難聽到了眾人的耳中都仿佛是一曲動人的樂曲似的,這是最美的鄉村樂,這是大自然的聲音。( 鄉間輕曲 http://www.54361360.buzz/16_16843/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福建31选7开奖中奖结果 湖北十一选五前三直一定牛 河南快三推荐预测 北京pk拾杀号 12选5开奖浙江定牛 贷款炒股 后三 北京快三 山东十一运夺金彩经网 股票融资是好还是坏 内蒙古快三购买平台 湖北11选5开奖手机版 新手用什么app炒股 上海时时上海时时乐开奖 江苏11选5微信群 江苏十一选五遗漏任二 019博彩 河北11选五玩法中奖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