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眾神世界 > 第304章 沖擊第一木樁
    蘇業一揮手,解除魔法。

    烏比庫大口喘氣,面色微青,看來那么多藤蔓封住了他的口鼻。

    不過,讓眾人驚訝的是,烏比庫蜷著腿,躺在地上一直不起來。

    “烏比庫,你的臉色有點不對,難道說……藤蔓上面有刺,而且纏繞全身,你就算有神力護體,最脆弱的部位也可能被扎疼……天啊,可憐的烏比庫……”塞古斯忍不住喊道。

    數不清的角斗士低頭發笑。

    “閉嘴,塞古斯,再廢話,老子把戰矛插進你的XX里,一直插到你的嘴里!”面色鐵青的烏比庫罵完后懶得掩飾,用雙手捂著襠部。

    更多的角斗士低下頭偷笑。

    蘇業強忍笑意,道:“抱歉,我這是晉升青銅后第一次使用藤蔓術,忘記這種副作用。”

    “沒事,明天就好了,讓我躺一會兒。”烏比庫強忍疼痛道。

    突然,人群里有人沒憋住,發出一聲奇特的尖笑聲,跟抽風一樣。

    更多人哄堂大笑。

    其余人受到感染,再也忍不住,全場人放肆地大笑起來。

    烏比庫一翻白眼,小聲嘀咕:“你們這群叛徒!早知道老子不出來接受挑戰。”

    朱利斯笑了好一會兒,道:“好,我宣布,從現在起,蘇業將成為第二木樁級角斗士。那么,蘇業,你有沒有興趣挑戰第一木樁級?”

    “可以用仆從嗎?”蘇業問。

    朱利斯想了想,道:“先試試,如果中途不得不用,對方必須退后給你召喚仆從的時間。”

    “好。”蘇業道。

    朱利斯看向奧古圖。

    “已經選好兩個人。”奧古圖道。

    所有人一愣,隨后臉上浮現興奮之色。

    奧古圖想要上場!

    他是總訓練官。

    雖然他因為受傷,已經不算是第一流的白銀角斗士,但也在整個第一角斗學院排前五。

    “很好!”朱利斯眉開眼笑。

    “迪多斯,你來。”奧古圖道。

    一個老練沉穩的白銀戰士點點頭,走向戰場,站在離蘇業百米遠的地方。

    奧古圖吹哨。

    “陷阱術!”

    “陷阱術!”

    ……

    就見蘇業在自己面前釋放了一個長30米的陷阱術,隨后又在更前方施展陷阱術,兩個陷阱術無縫融合,成為一個長60米、寬30米的陷阱。

    5米高的深坑之中,一根根尖銳的巖石尖刺密密麻麻排列,無立足之地。

    驚呼聲此起彼伏,所有的角斗士都變成了被驚嚇到的觀眾。

    哪怕是白銀戰士力量強大,也無法跳60米遠,更何況就算能跳到,也會在半空被攻擊。

    老練的迪多斯立刻要繞行,但他向哪個方向跑,蘇業就在哪個方向連續使用陷阱術。

    所有陷阱術都無縫連接。

    迪多斯跑得很快,但蘇業的施法速度更快。

    不一會兒,蘇業腳下是直徑5米的平地,5米之外,則是一片寬達60米的巨大陷阱圓環。

    巨大的陷阱圓環表面被魔法塵土覆蓋,看上去和之前毫無區別。

    迪多斯站在原地發愣。

    蘇業卻不緊不慢再度施法。

    “元素陷阱:木系。”

    “元素陷阱:木系。”

    ……

    很快,所有的陷阱都轉化為木元素陷阱,陷阱的四壁和尖刺下方,多出密密麻麻的碧綠藤條。

    “蘇業,以后你就是我偶像了!”塞古斯目瞪口呆。

    其余人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幕。

    “大地堡壘……”法師們喃喃自語,認出這個體系。

    白銀戰士迪多斯繞著環狀陷阱邊緣慢慢走,目光茫然,手足無措。

    角斗場寂靜片刻后,所有人議論紛紛。

    “這個法師有點強……”

    “白銀戰士全力跳躍,大概也就能跳躍四五十米。就算能跳過陷阱,蘇業肯定會在半途攻擊,必然掉進陷阱里。這還怎么打?”

    “這是法師?這明明是大師!”

    “這魔法師是刺猬星座的么……”

    “快點想想戰術,看看能不能破解。”

    “想個屁!”塞古斯沒好氣道。

    朱利斯眉開眼笑,甚至愉快地拍了一下大肚子。

    “柏拉圖學院的學生果然都是人才。”

    過了好一會兒,迪多斯也沒有攻擊,站在陷阱邊緣望著蘇業發呆。

    總訓練官奧古圖輕咳一聲,道:“兩位角斗士,如果長時間不戰斗,會被判為平局。蘇業,平局的結果就是你挑戰樁位失敗。”

    蘇業道:“那我解除外圈陷阱。”

    一揮手,外圈的陷阱全部塌陷消失,重新恢復為堅實的地面。

    只剩內圈的陷阱,寬三十米。

    “白銀戰士,現在你可以試試跳過來。”蘇業道。

    “我又不傻!”迪多斯的喊叫聲引發一陣笑聲。

    迪多斯皺著眉頭靠近,但停留在陷阱邊緣十米外。

    兩個人又僵持住。

    “這并不能決定勝負。”奧古圖道。

    蘇業一攤手,道:“我的魔法太強大,我怕他會承受無法恢復的傷害。”

    角斗場鴉雀無聲。

    沒有人反對,沒有人嘲笑。

    “那你總要分出勝負吧。”奧古圖無奈道。

    朱利斯突然道:“蘇業,你盡量輕一點出手,如果傷到他,我會請神殿的祭司全力治療,保證他基本恢復如初。這是角斗士的宿命。”

    蘇業望向迪多斯。

    “請。”迪多斯全身的神力護體宛如水銀包裹全身。

    “那我就……關閉一些天賦吧。”

    蘇業說著,伸手一指迪多斯。

    “巖石突刺。”

    通曉這個咒語的人一愣,正感到奇怪,迪多斯腳下輕動。

    迪多斯猛地高高向后躍起,驚駭地看著滿地石錐。

    全場驚呼。

    半徑5米多的地面,相當于一座民居的占地范圍。

    之前所有與蘇業戰斗的戰士全身一涼,心中充滿慶幸。

    迪多斯在半空中正下落,蘇業的聲音響起。

    “巖石突刺。”

    一朵灰白色的石錐之花在迪多斯的落點周圍綻放。

    迪多斯大驚失色,就見他摘下臂盾拋在尖錐之上,落在臂盾之上。

    突然,石錐之花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流沙術。

    和緩慢下沉的沼澤不同,臂盾在碰觸流沙術的一剎那,便被流沙卷入。

    迪多斯雙腳的白銀光芒更濃,就見他踏流沙如平地,快速向側方移動,要跑出流沙范圍。

    “巖石突刺。”

    流沙輕動。

    在巖石尖錐刺出的一剎那,迪多斯腳下的白銀神力突然鋪開,形成兩個銀色圓盤。他雙腳一踏流沙,身體騰空而起。

    砰……

    強大的力量沖擊流沙,濺起漫天飛沙。

    飛沙之中,石錐沖天。

    青銅戰士們充滿羨慕,只差一個位階,自己做不到,但白銀戰士就能輕而易舉做到。

    迪多斯落向流沙術之外的硬地。

    “陷阱術。”

    迪多斯腳下出現一個巨大的深坑,深坑之中,尖刺密布。

    迪多斯面色鎮定如常,腳下的的白銀神力再度加厚。

    在場的白銀戰士們大都微微一笑。

    這種程度的陷阱尖刺對青銅戰士來說必死無疑,但對白銀戰士來說,卻只是有危險而已,只要白銀神力足夠厚,足以抵擋,可以輕松跳出。

    “元素陷阱:水系。”

    蘇業微微一笑,本來不想用這個無賴方式。

    水系天賦達到11個。

    現在掌握的水系魔法都非常弱。

    可是,一旦形成元素陷阱,那么,整個陷阱就相當于一個水系魔法。

    蘇業話音剛落,整個元素陷阱突然被濃濃的霧氣籠罩。

    眾人愕然,那比任何霧氣都濃,與其說是霧氣,倒不如說是一大片羊奶。

    “這……水汽天賦進階天賦,濃霧,這個蘇業怎么會有這么多天賦……”認出天賦的魔法師無奈。

    突然,陷阱中傳來一聲帶臟字的叫罵,然后是慘叫。

    “我認輸,快點撤掉魔法!”迪多斯慘叫道。

    角斗士們毛骨悚然,他的慘叫聲中仿佛纏繞著血絲。

    蘇業一揮手,陷阱術解除。

    就見迪多斯猛地從地上站起,大聲道:“咳咳……朱利斯主人,快請祭司治療我,您看看我的后背……”

    迪多斯一轉身,眾人看到一個凄慘的畫面,

    后背、臀部和腿后出現密密麻麻的圓形傷口,傷口已經被白銀神力封住,但整個后面依舊被鮮血染紅。

    “迪多斯,發生了什么?”朱利斯問。

    迪多斯驚魂未定,臉上慌亂殘留,道:“我也不知道,我已經外放白銀神力,準備踩到陷阱中的尖錐再跳出來,眼前一片白茫茫,我本來以為沒什么,但我的身體突然受到無形的壓力,失去平衡,雙腳落在尖錐上的時候,竟然觸感濕滑,然后我就滑倒了,后背重重摔在大片尖錐上,不得不投降。太可怕了……”

    一位白銀法師喃喃自語:“濃霧,水壓,潮濕或濕滑,這個蘇業,可能血脈不如亞里士多德,但天賦好像比亞里士多德還多還雜……”

    “完了,戰士克星出現了!”塞古斯一臉絕望。

    “來人,帶迪多斯去神殿治療。下一個。”朱利斯依舊笑容滿面。

    第二個白銀戰士苦笑道:“我能直接認輸嗎?”

    “角斗士的榮譽不要了嗎?”奧古圖道。

    “其實,可以換個白銀魔法師靠距離戰勝他。”那個白銀戰士道。

    全場角斗士雙眼發亮。

    青銅魔法師的施法距離是40米,而白銀魔法師的施法距離是60米,如果有大范圍魔法,施法距離還會延長。

    “你們就沒發現,陷阱術的距離超出了青銅法師的施法范圍?”一個法師道。( 眾神世界 http://www.54361360.buzz/16_16819/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福建31选7开奖中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