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客棧武林 > 第79章 雨停風住,大戲開場
    拿著一件幾乎被泥水完全浸濕了的錦衣,白十二此時的心中滿是糾結。

    太微垣左執法能想到的事情,他自然也能想到,之前他只不過是心中太過想要看他們演繹一出狗咬狗的大戲了,但現在大戲沒有了,他失望之余,也立刻想到了這件事背后的情況。

    以北斗九星君這些在泉州府沒有半點勢力的情況來看,這些用料精細,做工精美的錦衣必然不可能是他們找到的,尤其還是在短短的一夜之間。

    有這個能力的,顯然只有木易行這個地頭蛇。

    太微垣的左執法就是因為如此,才會選擇將這件棘手的事情交給他去做,到時候成功了自不閉說,可以直接拿著他找到的證據去質問木易行與北斗九星君,就算他失敗了,對對方來說也無非就是損失掉一個無關緊要的小人物罷了,于對方來說,沒有半點損失。

    對方唯一沒有想到的,也就只有白十二的身份以及與木易行之間的真正關系了。

    最終,白十二還是選擇將這個麻煩推給了木易行。

    對他來說,這是最簡單省事的辦法了。

    但對木易行來說,事情顯然就麻煩多了。

    特別是在他聽到太微垣的星官手中還有八件錦衣的時候。

    。。。

    “我希望你能給我一個解釋。”

    思索良久之后,木易行最終還是選擇了與白十二一樣的辦法——甩鍋。

    他拿著那件臟污的錦衣,直接找上了貪狼,并將那件錦衣摔到了地上。

    “若非我在太微垣、天市垣中有兩個眼線,只怕我直到他們拿著這些錦衣找上門都不知道你們做下的好事吧?”

    木易行雖然是在甩鍋,但他的憤怒卻不是裝出來的。

    他是真的對北斗九星君十分的憤怒。

    北斗九星君早在白十二將錦衣交給他之前便已經回到營地了,但發生了這么大的事情,他們卻連半點通知他的想法都沒有,明顯就是想要將他蒙在鼓里,待到太微垣的人拿著這些錦衣找上門發難之時,想讓他在毫無防備的倉促之下,幫他們背下所有黑鍋。

    北斗九星君顯然沒有想到木易行竟然如此神通廣大,竟然在太微垣與天市垣中還有眼線,而且還能直接拿到他們丟下的錦衣這種重要的證物。

    于是情況立刻變得無比尷尬起來。

    “事關重大,我們還在商量著該如何補救,所以才沒來得及通知太歲你,你不要如此多心。”

    不過,作為黃龍的心腹,北斗九星君顯然不會是蠢人,尷尬持續不長時間,貪狼被想到了一個聽起來還算合理的解釋,想要將木易行的質問搪塞過去。

    只可惜木易行卻顯然并不買賬。

    “呵,看樣子你們還沒有認清自己在這件事中的處境。”

    木易行用冷冽的目光掃過貪狼九人,右邊的嘴角微微上翹,眼中露出十足的嘲諷,冷笑著說道。

    “太微垣和天市垣那些家伙當真是反對在泉州府境動手嗎?”

    隨之,木易行卻問了一句離題千里,讓人聽了不免會產生一頭霧水的問題,。

    “他們不會相信你的!”

    但貪狼卻立刻聽出了木易行這句話中濃濃的威脅之意,臉色不由的為之一變,眼中帶著壓抑的憤怒低喝道。

    可無論怎么看,他的強硬都有一股色厲內荏的味道。

    “哈哈!”

    而木易行自然也看穿了他的外強中干,毫不客氣的大笑起來,笑聲中的嘲諷意味清晰可聞。

    “真的嗎?我們要不要試一試?”

    “你想要什么條件?”

    眼見沒能唬住木易行,貪狼倒是認慫的很快。

    顯然他自己也很認同木易行之前所說的話。

    在這件事中,人數又少,只不過早到泉州府幾天的他們,比起人多勢眾的太微垣和天市垣,實在是沒有半點優勢可言。

    若是木易行拋棄了他們,選擇與太微垣、天市垣合作,雖然獲得利益肯定會少許多,但無論怎么樣,卻是不可能被排除在外,一點利益都撈不到的。

    畢竟對他們這些來到泉州府完全是兩眼一抹黑的“外來戶”來說,想要將事情辦的漂亮,肯定是少不了木易行這條地頭蛇協助的。

    木易行完全是有恃無恐。

    所以,他只能暫時的認慫。

    但在內心之中,他卻已經給木易行記下了這濃墨重彩的一筆,以后若是有機會的話,今天受過的一切屈辱,他必然要加倍從木易行身上討回來。

    “我沒有什么條件。”

    不過,木易行開始之后卻讓貪狼再度愣在了原地。

    原本以為木易行這一次肯定會獅子大開口,狠狠的從自己這里割下一大塊肉的他,絲毫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會給出這么一個答案,但馬上,他就有些恨不得對方提出一個有些過分的要求了。

    “你們自己惹出的麻煩,自己去解決,若是在太微垣和天市垣的人拿著剩余那些錦衣找上門之前你們還沒有解決這個問題的話,那我們之前的合作便就此終止了,當然了,既然合作已經終止了,那到時候你們也不要怨恨我據實已告了。”

    木易行摔下這一句話與那件沾滿泥水的錦衣后便立刻轉身離開了。

    他的意思已經表達的十分明顯了,他相信貪狼等人會做出選擇的。

    不,貪狼九人完全沒有選擇的權利。

    看著木易行離去的背影,北斗九星君雖然無比的憤怒,兇狠的目光恨不得將對方撕得粉碎,但他們心中卻清楚,木易行是有做出這種事的心理和能力的。

    他們就算再怎么憤怒,也改變不了事實。

    相反,他們現在還必須要努力挽回對方,不讓對方倒向太微垣和天市垣一方,否則他們就要成為被擠出去的倒霉蛋了。

    “為今之計,就只能讓黃龍大人盡早做出決斷,只要黃龍大人做出了決斷,無論太微垣和天市垣那些混蛋拿到了什么證據,都不可能改變事實了。”

    人都是被逼出來的,之前還打算做縮頭烏龜,先縮進龜殼之中等待木易行幫他們抵擋住沖擊的貪狼等人,此時眼見木易行已經攤牌了,立刻便想到了解決的辦法。

    “沒錯,黃龍大人只要做出了決斷那便決不會更改,太微垣和天市垣那些混蛋心中就算再如何不愿意,也不敢違逆黃龍大人的命令。”

    “可我們的密信已經送出去那么久了,黃龍大人的命令為何還未傳達?”

    “哼,肯定是太微垣、天市垣的混蛋們同樣送去了密信,影響了黃龍大人。”

    “那我們該怎么辦?時間已經不多了。”

    “為今之計,就只要賭一把了。”

    “什么意思?”

    “你不會是想要向黃龍大人立下軍令狀吧?”

    “什么?你難道瘋了不成?”

    “置之死地而后生!眼下我們也只有這一條路可走了。”

    “人死鳥朝天,不死萬萬年!干了!”

    “干了!”

    “可是萬一。。。算了,就陪你們瘋狂一次吧。”

    。。。

    激烈的討論之后,北斗九星君們終于做出了決斷。

    他們要通過用自己的性命向黃龍保證,只要立刻按照他們的計劃行事便絕對會成功搶回財寶,來促使黃龍做出最終的決斷。

    這么做當然要冒無比巨大的風險,可木易行上門逼迫,太微垣和天市垣的發難也必然就在最近兩日,時間如此倉促的情況下,他們實在是沒有其他任何的路可走了。

    而且,他們心中也的確很有信心能夠成功。

    尤其是在紫微垣的人都前來支援的情況下。

    集中了三垣全部的力量,再有木易行這條地頭蛇的權力協助,他們有七成的把握能夠成功。

    如果連七成的成功率都不敢去賭的話,那他們還不如早點乖乖的向太微垣和天市垣的混蛋們服軟,將主導權讓給對方。

    。。。

    “呵,果然如我所預料的那樣,那個殺手就是太歲派來的。”

    在北斗九星君做出了決斷,并派出了快馬回去向黃龍請戰之時,太微垣的左執法也得到了自己在營地中眼線的回報。

    壓根沒想過自己手下竟然會有二五仔的木易行,行蹤就這么被暴露了。

    自然的,白十二的“身份”也跟著暴露了。

    “左執法,太歲為何要這么做呢?”

    其他人雖然聽明白了,但依舊有不少人心中想不明白:

    木易行明明是與北斗九星君通力合作的,為何還要主動散播消息,派人幫他們找到一個合適的埋伏地點呢?

    “嘁,這有什么不明白的,兩邊下注罷了。”

    而早已想通的人,對此自然是一臉不屑。

    “兩邊下注?我們找到了一個合適的埋伏地點,等同于是破壞了他原本的計劃,這對他有什么好處?”

    “蠢,在這泉州府周邊地界上,你做什么事情能夠完全避開他們這些地頭蛇?”

    。。。

    “左執法,那我們接下來該如何做?還要繼續拿著這些錦衣去找太歲的麻煩嗎?”

    終于好不容易讓所有人都明白了其中關竅之后,他們終于想起了正事。

    “呵,這是自然,否則,這出戲怎么唱下去。”

    。。。

    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早已暴露的白十二,此時正在考慮自己接下來該怎么辦。

    錦衣他已經交給了木易行,這個時候其實他已經完全可以直接離開,返回錦衣衛車隊那邊,讓顧大良再幫他換一張臉后,換一個身份再度潛回來,讓目前的這個身份就此下線。

    但他卻又有些不大甘心,之前那場大戲沒有看成,帷幕才拉開一半,作為主演的北斗九星君就倉皇逃走了,他深感遺憾,所以他很想再鼓搗一下,看看能否再度把帷幕拉開。

    不過,這樣一來,他卻要承擔很大的風險,所以他很糾結。

    就在他還在糾結之時,一個人影出現在他的眼前,終結了他心中的糾結。

    而當他被帶到了太微垣左執法面前后,對方剛一開口就讓他悚然一驚。

    “我知道你是太歲的人。”

    “呵,大人您在說什么啊,我怎么有些聽不懂啊,太歲那不是肉靈芝,是仙藥嗎?”

    不過,馬上就回過神來的白十二,立刻選擇了裝傻。

    “好了不用再裝了,你的來意,太歲的心思我早已心知肚明,我也沒有想要殺了你的念頭,你不必如此畏懼。

    我之所戳破你的身份,只是不想再和太歲玩這種無聊的游戲了,你幫我向他帶一句話,我要與他當面詳談。告訴他,我們給出的條件絕對會比北斗他們更有利。”

    聽到這里,白十二才終于明白其中的緣由。

    而他在明白了之后,腦中第一時間的念頭竟然是大笑。

    他怎么都沒有想到對方的腦洞竟然會這么大。

    不過,深知此時是肯定不能笑出來的他,立刻強行忍住了這股沖動,臉上原本的諂媚、賠笑瞬間消失無蹤,腰桿也立刻挺直了,面無表情,又一本正經的張開了嘴。

    “左執法果然好眼力。”

    只不過,他一張嘴,脫口而出的第一句話,還是恭維之語,實在是對不起他之前的臉色變化和動作。

    “你的話我會如實帶給太歲大人的,我也相信太歲大人會很愿意與左執法詳談的,還請左執法定個時間與地點好了。不過,若是可能的話,還請您定個清凈的時間與地點,您也應該知道,北斗他們在狼狽逃回營地之后,一定會死死盯住太歲大人的。”

    立刻將自己代入木易行派出“臥底”的白十二,入戲很快。

    “這你可以放心,相信接下來北斗他們是沒有時間來打擾我與太歲之間詳談的。”

    左執法頗為欣賞的看了白十二一眼后,嘴角勾勒出一抹自信的輕笑,聲音不算大,卻滿含自信的回道。

    “希望如此。”

    白十二臉上卻是不置可否。

    “既然左執法這般自信,那不妨就將時間定在黃昏之時,地點嗎,就還在此處好了。”

    “你可以代太歲做出決定嗎?”

    左執法頗為驚奇的看向白十二。

    “太歲大人非是那種執著于這等無聊之事的人,左執法未免太過大驚小怪了。”

    白十二臉色不變,但心中卻有些自責,他似乎有些太過放松了。

    “眼下,時間才是最寶貴的東西不是嗎?”

    好在,他也有足夠的理由能夠圓回來。

    “沒錯,眼下時間才是最寶貴的東西。”

    左執法贊同的點了點頭。

    “雨已經停了啊。”( 客棧武林 http://www.54361360.buzz/16_16586/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福建31选7开奖中奖结果 大乐透计划软件 安卓版 天津体彩11选五中奖规则 福建十一选五遗漏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8月30日 股票配资平台有哪些是正规的 江苏快三今天的预测号 娱乐电子棋牌APP 甘肃11选5遗漏值 中国期货配资公司 七星彩第二位杀号 福建十一选五助手 华谊兄弟股票分析报告 江西快三基本走势一定牛 上海时时乐官方 上海期货大厦配资网 甘肃十一选五最新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