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修真小說 > 問道紅塵 > 第九百六十章 地藏本愿經
    悲愿道:“那是自然……鳳皇的六道之序的構思,要么就是得自這些經卷的說法為參考,要么就是有人與她論過此道,恰恰合了她內心所思,于是開啟此事的。但她對佛家經義本身是一點興趣都沒有,這我深知。”

    要說最了解鳳皇的,大概除了冥河就該數悲愿了。

    他這么說肯定沒錯了。

    這可奇了……

    曾經秦弈對此世有佛門是感到很意外的,因為他的世界里,佛教是外來教。在這個異界風土與中國古代十分相似,但沒有三哥,佛教是怎么誕生的倒是頗為納悶的事情。

    后來見多了和尚,密宗什么的也都有,也就漸漸的不去考慮這種事了,反正此世能自我誕生道家,而且道家還有不同流派,那也未嘗不能自我誕生佛家。

    三千大道不外如是,誰說一定是地球專屬?

    隨著見聞越深,秦弈開始覺得此世佛家應該就是因鳳皇而肇始、由悲愿發揚開的。所以之前他還覺得鳳皇就是佛祖,或者悲愿就是佛祖,都可以。

    可悲愿這話讓他對判斷產生了動搖。

    在他們之前就有佛了?誰創的?比鳳皇還有資格?

    流蘇插嘴道:“遠古之時人皆近道,三千道途都有人走,眾妙之門里衍生的法門何止一個佛?不過當時小打小鬧不成氣候,現在會這么興旺該是這盤子之功。”

    果然有?奇了。

    這眾妙之門有點意思啊……

    秦弈搖搖頭,對悲愿道:“反正我不覺得我能看懂你的經文……不過現在等待冥華玉晶洗滌也要時間,閑著也是閑著,你一定覺得我與佛有緣的話,想給我看看就隨便看看,提供不了什么參考也別怪我就是。”

    悲愿同樣并不認為他能看得懂,只是“緣”這種事很奇妙,有緣人隨口一句理解,說不定就真能恰好打開他困頓已久的迷障,此之謂緣法。悲愿覺得秦弈應該很符合這種特性,有佛緣、又有氣運,他能夠給予啟示的可能性還是挺大的。

    于是悲愿小心翼翼地從戒指里摸出一份金箔。

    秦弈看了一眼,心中就微微一動,總覺得有點熟悉感……

    就像是……入定之中看見的漫天飛雪,雪上有大道金紋。

    只不過這金箔是整個都是金的了,不是白紙。

    應該也是源初之物沒錯了……連流蘇都有些好奇地探了過來:“你居然有這樣的東西。”

    秦弈問:“這是什么東西?”

    “眾妙之門還完整的時候,從中散發出的大道法則,形成各異的模樣。”

    秦弈急促道:“像是噴灑了漫天飛雪么?”

    流蘇轉頭看了他一眼,眼里似有深意:“你居然知道?”

    秦弈默然。

    悲愿聽了更喜,好像是找對人了……便把金箔遞給秦弈:“你且看看,經文的行文并不晦澀,應該說是比較易懂的,只是其中有個別用詞特殊,不知道代表了什么。”

    秦弈接過,發現金箔如書,是可以翻開的。

    他小心地翻開一頁,只一眼就傻了。

    《地藏本愿經》。

    這尼瑪不是地球的經文嗎?

    秦弈穿越前沒有看過《地藏本愿經》,但不妨礙他知道這是啥玩意。

    難道說此世大道與地球神話已經暗合到了這個程度?咦……不對……

    秦弈忽然就想起了大荒的山海經模板,乘黃,螣蛇,羽人……建木,尋木,龍九子。

    曾經一閃而過地想到過這一點,為什么這異界有山海經生物和族群?又似是而非,好像把山海經揉碎了撒在此地一樣……

    撒在此地,如飄雪一般?

    這不是神話版中國古代,因為整個地理都不一樣,星球大小都不一樣,確實是個異世界,可既然是異世界,為什么有這些?

    自然衍生出來的東西,可能會有些差不多,花草樹木不外如是,可你乘黃也有,螣蛇也有,這就已經很稀奇了。主要還是因為看小說看多了,比較習慣這些套路,因此沒深入去想。真正深入想的話,這就沒道理啊!

    如今甚至連地藏菩薩都有了……是了,怪不得悲愿說了好幾次“如來”。

    秦弈神識迅速掃過全篇經文,果然找到了自己唯一熟悉的一句話:

    “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

    地藏大宏愿。

    也可以叫大慈悲之愿,悲愿。

    秦弈手心微微滲出了汗水。

    悲愿的法號是這里來的,或者應該說,就連菩提兩個字都是這里來的。

    否則此世不應有菩提。

    見秦弈色變的模樣,悲愿和流蘇都有些意外,能想象他看見這金箔可能會有些反應,可實在沒想到反應這么大。

    你把完整的眾妙之門放在他面前,可能反應都沒這么大……

    “施主,你這……”

    “盤子……這東西,真是眾妙之門噴灑出來的?”

    “我怎么知道,我出世的時候眾妙之門早碎成十七八塊了。”

    流蘇嘆了口氣:“當然是,是在眾妙之門還沒落地成型的時候,在空中飛揚的大道之則,與混沌初開同在。其中有九篇東西最具代表,便是你知道的那九篇。”

    秦弈抬頭看天,想了好一陣子,忽然一笑:“棒棒,若是如此,我可能不是與佛有緣,而是創世者與我有緣。”

    流蘇瞇著眼睛看了他半晌,沒說話。

    特么當年看你記憶的時候不是AV就是游戲,正事兒沒看見,否則說不定早就可以判斷一些事情了。

    這靈魂穿越此世,很可能不是偶然。

    秦弈為什么如此近于道,似乎漸漸有了答案。

    身軀不過一角,他的靈魂本身似乎才是關鍵點。

    秦弈問道:“之前盤子說的,如果我另有身份,只是遺忘,你覺得可能么?”

    流蘇道:“可能性是存在的。便如我寄居狼牙棒八九萬年,也忘了不少東西,都是隨著修為恢復而逐一想起的。而我一直未曾休眠,從來都清醒著,都能因為虛弱而淡忘……若是真正經歷過大震蕩的靈魂,或者經歷過某種大能的封印,前事盡忘是完全有可能的。”

    秦弈默默回憶,能記起自己從小到大的所有畫面。

    但這代表不了什么。

    就連地球與此世的位面之差,都代表不了什么。

    若空間是多維的,一位俯瞰多維空間的大能,完全可以把遙遠的宇宙當成一個村子。

    哪個星球都只不過是隔壁而已。

    秦弈知道有大能化身千萬,每一個化身都有自己的生活,最后逐一收回,就像放養的魚。

    秦弈不希望自己是條魚。

    最好只是想多了。

    有可能只不過是一個穿越者前輩創了世而已,因為“地球老鄉”的緣故顯得有緣,如果是這種可能性,那就太簡單了。

    答案好像快要近了,只差再來一點線索,就可以指向一個明確鏈條。

    但越是近于答案,卻越是難以探索了,這一步要怎么探?去哪里繼續找線索去?

    大家現在接觸的早已經是此世天花板的見聞,還能哪里存有更多隱秘?

    天宮么??

    可你沒太清,去天宮就是作死,然而不尋求自身答案,又休想太清,豈非死循環?

    流蘇想了好一陣子,有些不確定地道:“如果有機會的話,說不定你回到過去一趟,反而更有可能實現……”( 問道紅塵 http://www.54361360.buzz/16_1656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福建31选7开奖中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