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其他小說 > 浪子邪醫 > 正文 1981 有后臺
    陽頂天有后臺是肯定的,但逼到這份上,無論陽頂天有什么后臺,飛鼠幫都不能再退了,否則飛鼠幫權威大失,立刻就會淪為真正的過街老鼠,每個人都會來踩上一腳。

    混黑,你的刀若不利,那就只有一個字:死。

    中年人再退兩步,伸手打一個響指,兩邊門后各有一群壯漢沖出來,至少有十幾個人,人手一把砍刀。

    這邊不禁槍,但如果在這里槍聲大作,影響不好,用刀,動靜就要小得多。

    而且中年人并不認為,有十幾把刀,還搞不定陽頂天。

    他向陽頂天一指,眼光森冷:“碎了他。”

    不動手則已,一旦動手,就絕不容情,這是黑道的規則,婆婆媽媽混黑,絕對活不長。

    十多名壯漢從兩邊瘋狂的撲向陽頂天,沒有吱聲,只有閃爍的刀光,留下看熱鬧的幾個賭客有的已經嚇得閉眼了。

    但也有膽上生毛的,反而瞪大了眼晴,眼鼓鼓的看著陽頂天。

    他們的幻想中,陽頂天血肉橫飛,英俊的小白臉給斬成一片碎肉。

    陽頂天嘴角一挑,起身,反手一抓,把椅子抓在手里,扭腰大回環,沉重的實木椅橫掃出去。

    這時壯漢們剛好沖過來,那情形,就仿佛自己撞到飛旋的椅子上,一片飛跌。

    這邊人是黑白混血人種,偏白,或者說淺白,男子普遍高大壯實,而飛鼠幫這種混黑的地方,挑的刀手更是個頂個的壯漢,平均至少一米八五以上,體重就沒有少于一百六的。

    如果是普通人,哪怕輪著椅子掃過去,這些壯漢只要手一擋,就能擋住,說不定人不動,椅子反而碎了。

    然而陽頂天不是普通人,他椅子掃過去,那些壯漢就仿佛紙片人一般,高高飛起,沒有絲毫遲滯。

    壯漢說是一起撲過來,其實有先有后,陽頂天第一輪,輪飛四個,再輪回來,第二輪,又輪飛三個,再輪回去,又輪飛四個。

    前后三輪,十多名壯漢全給輪飛,而在旁觀的人眼里,他表情并不夸張,用的力度好象也不是很大,就仿佛晨起煅煉,扭了三次腰而已。

    中年人面色大變,立刻扭身從左邊門里跑了出去。

    “快跑啊。”有一個留下的賭客對陽頂天叫:“他們馬上要出槍手了。”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事實上熱兵器時代,菜刀不可怕,槍才是最可怕的。

    陽頂天再能打,沒人相信,他能打得過一粒子彈。

    陽頂天微微一笑,點頭示意:“多謝,諸位先離開好了。”

    他說著,把椅子放下來,坐下,拿出一支煙,嗒,點上了。

    到這一步,賭客沒人敢留下了,再膽上長毛的,也不敢留下,他們飛快的跑出去,耳中只聽到打火機打動時,那嗒的一聲脆音。

    “這人膽子真大。”

    賭客們心中,幾乎同時生出這么個念頭。

    而另一個念頭卻是:“可惜要死在這里了。”

    陽頂天可不這么想。

    他翹著腳,坐在椅子上,仰頭吐著煙圈。

    吐到第三個,兩邊門外同時有壯漢沖進來,左邊兩個,右邊三個,五條壯漢一人一把手槍,對準陽頂天就直接開槍。

    槍一響,陽頂天身子突然不見了。

    賭檔里是有攝像頭的,而且攝像頭裝得多,三百六十度無死角。

    攝像頭后面的監控人員只覺得眼前一花,陽頂天就不見了,眨眨眼晴,再看,才發現陽頂天吊在天花板上,一手抓著吊燈銀鏈,另一手中還夾著煙。

    五名槍手連開數槍,發現人影不見,一愣之下,四處亂找。

    有一個抬頭一看,看到了陽頂天,慌忙舉槍。

    他槍才舉起,來不及扣動板機,陽頂天把煙叼到嘴里,隨手在燈上抓了一把。

    吊燈形狀優美而復雜,一個個的燈頭,層層疊疊的組成荷花的形狀,陽頂天隨手取下的,就是一個水晶燈頭。

    他取下燈頭,一捏,再一揚手,一把碎水晶打出去,那一面三名槍手齊齊栽倒,身上血花飛濺起來,就仿佛出水的蓬蓬頭,也不知給鉆了多少個眼。

    那邊三名槍手眼見不活了,但陽頂天這一出手,另一邊兩名槍手也看到陽頂天了,同時舉槍。

    但陽頂天的速度比他們快,他隨手又捏破一個燈頭,揮手打出,水晶碎渣如漫天花雨,同樣在兩名槍手身上打出無數細眼。

    兩名槍手再沒有扣動扳機的力量,同時栽倒。

    干掉五名槍手,陽頂天跳下地來,拍拍手上的灰塵,這才施施然走到三名槍手前面,拿了兩把槍,取了幾夾子彈。

    外面響起腳步聲,陽頂天突地探身出去,走廊里奔過來七八名槍手,陽頂天連開數槍,打倒前面的數人,后面的槍手還擊,陽頂天縮回頭。

    他現在占的是曾陸的舍,元神雖然靈力強大,但并不能做到讓曾陸的肉身刀槍不入,如果是自己的肉身,又有戒指在手上,那他可以不避子彈,頂著曾陸的舍是不行的。

    其實即便是他自己的肉身靈體,他也不會直面槍口去表演刀槍不入,他的目地,是借飛鼠幫給曾陸立威,而不是表現靈異讓全世界特工或者安全機構去研究他。

    外面槍聲一停,陽頂天再猛地探頭,連開數槍,又打死兩人。

    他槍法不錯,但手槍這個東西,準頭實在太差,兩次探頭給他打死了五人,外面至少還有兩人。

    而另一面腳步聲響,也有槍手趕過來。

    陽頂天對著窗子一槍,把玻璃打碎,飛身竄了出去,另一邊的槍手悍不畏死,搶進來,正好看到陽頂天上了窗臺,急忙舉槍,陽頂天身子已一閃不見,啪啪啪數槍都打在空處。

    陽頂天雖然跳出窗子,卻并沒有離開夜總會,他往下跳,落下三個窗戶,猛一伸手,勾住窗臺邊沿,翻身又從窗子里鉆了進去。

    進房,這是一個空房間,打開門,外面亂作一團,不少人跑來跑去,其中有幾個槍手。

    看到槍手,陽頂天毫不猶豫的舉槍,啪啪打翻兩人,但槍手有三個,剩下一個往墻后一閃,隨即探出頭來就對陽頂天還擊,同時大喊:“他在這里,他在這里。”

    上上下下四面八方的槍手頓時聞風而來。<!---->( 浪子邪醫 http://www.54361360.buzz/14_14295/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福建31选7开奖中奖结果 太仓1号股票配资网 极速时时彩是哪里发行的 奇趣腾讯五分彩开奖 辽宁11选5杀号 黑龙江11选5走势图带连 北京11选5手机版走势图 医药股票 股票短线qq群 青海十一选五预测 上海快三一定牛 四川快乐12开奖结果图一定牛 快中彩中奖规则 安徽十一选五中奖规则 正规配资网上上盈靠谱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走势 河南快三一定牛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