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網游小說 > 四重分裂 >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七章:他潛入了
    前期工作很快就完成了,畢竟對于儼然一副狗頭人礦工形象的科爾多瓦來說,除了一張12號礦區的地圖之外實在不需要什么額外準備,于是乎,就在五分鐘后,汪汪小隊一行人與科爾多瓦便出現在了礦工協會,單獨約見已經焦頭爛額的卡格老爹,提出了之前商量好的計劃。

    “沒問題!”

    一開始差點跳起來暴打科爾多瓦的老矮人點頭如搗蒜,飛快地從亂七八糟的桌面上抽出了一張羊皮紙,頂著倆黑眼圈在上面來回掃視了半天,沉聲道:“現在礦區里面還有兩支今天剛到的冒險者小隊,算算時間估計也快被打出來了,一會兒科爾多瓦先生可以趁那些狗頭人追到礦區前段時悄悄混進去,應該不會被發現。”

    科爾多瓦點了點頭,隨手把礦工鋤塞到了旁邊的墨檀手里,晃悠到墻角拾起了一把銹跡斑斑的鐵鎬,然后頗為凌厲地瞥了卡格一眼:“老小子你確定這一切都是個誤會吧?要是之后讓老子發現自己是在助紂為虐,分分鐘砸了你這一畝三分地信不信?”

    “我愿意用自己爺爺的名字發誓,協會這邊給12號礦區那些狗頭人礦工的待遇絕對要比正常情況下優厚得多。”

    卡格一臉嚴肅地點了點頭,然后拿起一杯麥酒噸噸噸地灌了幾大口,伸手在嘴邊用力一抹:“這話要是假的,你回頭把我腦袋砸爛!”

    “沒那么嚴重。”

    科爾多瓦擺了擺手,笑道:“我看你也不像是那種喜歡那人當槍使的貨色,放心吧,這次竟然有我出馬,甭管那里面的是狗頭人還是人頭狗,通通擺平!”

    說完之后,他便對墨檀等人咧嘴一樂,一邊發出自信且自戀的大笑,一邊扛著那把破稿推門而出,一米三八的背影顯得無比高大偉岸。

    “嘿......看他那德行,我怎么就那么擔心呢。”

    季曉鴿伸出食指輕輕點了點自己那吹彈可破的俏臉,很是不放心地嘟囔了一句:“怎么看怎么覺得不靠譜啊。”

    墨檀苦笑著揉了揉自己幾乎快要被護肩壓到抽筋的胳膊,搖頭道:“別這么說,科爾多瓦在關鍵時刻很少會掉鏈子,既然能把話說的這么滿,那就說明他絕對是有底氣的。”

    “沒錯,小夜歌你就寬心吧。”

    賈德卡也很是淡定地說了一句,看著科爾多瓦離開的方向感嘆道:“雖然不知道為什么變成了狗頭人,但我仍然能隱約感覺到科爾多瓦體內那爆炸般的力量。”

    被屋里酒味熏得暈乎乎的牙牙輕哼了一聲,懶洋洋地說道:“得了吧,就你那三腳汪的水平,能感覺到屁個力量。”

    “我說......”

    達布斯分外糾結地撓了撓自己的后腦勺,干笑道:“你們就算要吐槽也換個地方好不好,人家卡格老爹還聽著呢,咱能給人點兒信心不?”

    “誒嘿嘿~”

    季曉鴿訕笑著吐了吐舌頭。

    牙牙則百無聊賴地趴在墨檀腿便打了個哈欠,毛茸茸的尾巴輕甩了兩下:“死狗當活狗醫唄,反正老頭子現在也沒啥別的辦法了吧?”

    “嗯,雖然牙牙姑娘說的沒錯......噸噸噸......”

    卡格咧嘴笑了笑,又給自己灌了幾口麥酒,樂呵呵地說道:“不過我是真對那位科爾多瓦小哥有信心,畢竟就憑人家天柱山代行者的身份,就沒理由搞不定這件事。”

    眾人皆是一愣,如果他們沒記錯的話,科爾多瓦似乎從進門到現在就沒說過一句自己是從天柱山來的,更沒有提到過其代行者身份。

    “呵呵,別這么看著我,老卡格這把歲數可不是白活的。”

    卡格老爹眨了眨眼,指著墨檀手里那把晶瑩剔透的礦工鋤說道:“就拿這把看起來花里花哨的鋤頭來說,光是我叫不出名的原始素材就有至少二十種,而剩下那些我能分辨出來的材料,加一起至少能頂的上12號礦區兩年的利潤了,還有里面那種給人感覺有點像魔法的奇妙波動,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正是天柱山獨有的符文之力吧?”

    墨檀、賈德卡等人面面相覷,只有季曉鴿頗為震驚地點了點頭,小臉滿是詫異。

    “還有那位科爾多瓦小哥的身體,雖然乍看上去只是個普普通通的狗頭人,但老卡格可沒那么容易被糊弄過去,我從他剛進屋的時候就看出來了,那是人造軀體,至少有八成是人造軀體。”

    卡格老爹咂了咂嘴,攤手道:“就算是單從材料學的角度上分析,能做到這種程度的,據我所知也就只有天柱山那么一個地方了,而我年輕的時候恰好在機緣巧合之下結識了一位天柱山代行者,所以對這方面的事還是略知一二的,呵呵,所以我并不是對科爾多瓦小哥本身有信心,而是對他所代表的的天柱山有信心。”

    同樣可以算得上是‘出身’天柱山的季曉鴿嘟了嘟嘴,很是不服氣地嘀咕道:“我也是天柱山的人啊!”

    “嗯......”

    卡格有些訝異地瞪大了眼睛,但很快就重新鎮定了下來,很是淡定地說道:“但你是個工程師,就算是天柱山的工程師,無非也只是爆破時的規模更大一些而已,也就是塌方......和更大規模塌方之間的區別。”

    他說的太有道理,季曉鴿無言以對。

    “我會讓鎮子上的冒險者暫時按兵不動,當然了,就算我不說,下過一次礦的人估計短時間內也不愿意下去第二次了。”

    卡格老爹舒舒服服地往椅背上一靠,摸著自己的啤酒肚笑道:“接下來......”

    ......

    游戲時間PM14:48

    工匠鎮東部,12號礦區,前段

    “接下來就靠老子了!”

    科爾多瓦佝僂著身子小心翼翼地縮在礦道邊緣,將頭頂那只蠟燭的亮度調到最低,屏息凝神地聽著不遠處那嘈雜地聲響,一雙鈦合金狗眼目光灼灼地凝視著著深沉的黑暗,十幾個拔足狂奔的身影越來越近。

    更遠的地方,則是一片密密麻麻的光點,盡管已經超出了科爾多瓦的目力極限,但他仍然知道那些光點的來源是一盞盞油燈或一支支蠟燭,而它們的主人,自然是一個個殺紅了眼的狗頭人。

    好吧,嚴格來說也不能說是‘殺’紅了眼......

    “啊啊啊啊!救命啊!”

    一個身材纖細的貓族半獸人盜賊尖叫著從科爾多瓦面前狂奔而過,哭得那叫一個梨花帶雨,頭頂、肩膀、背后則都頂著一坨或幾坨......粉紅色的、螺旋狀的、造型特別卡通的東西。

    是便便!

    好多便便!

    科爾多瓦咂了咂嘴,心下有些不以為然,雖然他也覺得那些東西稍微有那么一丟丟惡心,但對于這些外表比自己現在光鮮亮麗不知道多少倍的冒險者,卻還是非常非常滴鄙視。

    這貨就從來沒想過,開了【未成年人感官保護】的自己,在很多情況下看到的東西跟其他人相比完全就是兩碼事。

    在他眼里,那些東西是圓滾滾的,仿佛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粉紅色卡通便便。

    但在別人眼里,屎......就是屎......

    有一說一,要是墨檀和季曉鴿之前能想起這個被塵封在系統菜單欄里的功能,或許之前那次突擊就成功了。

    “快快快!那些該死的混蛋又沖上來了!”

    一個背著大盾的戰士推搡著兩個法師,驚恐地咆哮著。

    他們身上也有著大量的便便。

    “施耐德呢?施耐德去哪兒了?”

    一個漂亮的人類女游俠邊跑邊拽旁邊的獸人薩滿,扯著嗓子大聲問道:“他剛才還在這里的!”

    后者連滾帶爬地躲避著身后的大量‘暗器’,頭也不抬地回答道:“被抓住了,他總是回頭,剛才臉上被糊了一大坨,直接就暈過去了。”

    女游俠的面色頓時變得慘白,尖叫道:“你為什么不救他?”

    “我倒是想救,救了我自己也得搭進去。”

    獸人薩滿有些惱火地咬了咬牙,然后長嘆了一口氣,一邊蛇皮走位一邊安慰道:“放心吧,我聽說那些狗頭人不會殺俘虜的,你一定能再見到他,要么,你現在回去找他?”

    女游俠艱難地咽了下口水,腳步又快了幾分,怒道:“一會兒跟我回喬治亞!我要讓堂哥帶著他的傭兵團過來,殺光這些狗頭人!”

    “行行行,出去之后大小姐您想怎么著都行,趕緊跑吧。”

    “用不著你廢話!”

    十幾個逃竄者的背影漸行漸遠。

    而那上百只緊追在他們身后的狗頭人,則逐漸放緩了腳步,在一片亂哄哄的嘈雜聲中慢慢停了下來。

    窮寇莫追,阿良哥以及其小弟小妹們在玩無罪之界前就很清楚這個道理,拿街頭打架舉例,或許在數量、體力方面都占據優勢的己方能打跑別人,但如果把人追急了的話,轉過身來跟你拼命時也挺嚇人的,所謂懼急生怒,被逼到窮途末路的人甚至敢拿牙去咬人家的拳頭。

    所以阿良哥之前就交代過,面對被嚇破了膽的敵人,絕對不要追得太深,最遠也只能到礦洞前段大概三分之一左右的距離,再多就一步也不能追了。

    也正因為如此,之前很多次冒險者們自發組織起來的埋伏都無功而返,久而久之,大家也就摸清了這幫狗頭人在追擊時的套路。

    而科爾多瓦,則完美地利用了這一點,在那些追在最前面的狗頭人亂糟糟地減速時,一個箭步躥進了狗群里,然后也跟著周圍那些臭烘烘的‘同類’一起大吼大叫著,揮舞著手中那把銹跡斑斑的破鎬大呼小叫地又蹦又跳。

    【好容易,我真是個天才......】

    科爾多瓦很是得意地想著,下意識地忽略了自己能混進去的根本原因——長相。

    “安靜一下!都給老子安靜一下!”

    一個大腹便便地狗頭人從后面擠了上來,大呼小叫地拿著個羊皮紙卷筒大聲道:“很好!大家的作戰非常勇猛!那些貪婪狡猾的冒險者再一次被我們擊退了,作為你們的隊長,我十分的欣慰!”

    “嗷嗷嗷嗷!”

    狗頭人們都十分激動。

    “胖洪你別特么秀了,趕緊讓大伙撤。”

    另一個瘦高的狗頭人用力踹了那個隊長一腳,低聲道:“要是一會兒那幫孫子直接捅進來,咱跑都不好跑!”

    “爸爸知道。”

    名叫胖洪的狗頭人沒好氣地點了點頭,然后小短手用力一揮:“兄弟們撤!”

    然后轉身就往來時的路狂奔而去,一邊跑,一邊唱:“圓娘窩嘖吖森吧唧法粽艾基油,啊爬梭幽壓添里毀疊痘!喂黑瘤雷嗓!綏愣痘......”

    “痘尼瑪!趕緊跑,老子要吐了!”

    高瘦狗頭人狠狠一腳踹在胖洪隊長那多肉的屁股上,破口大罵:“老子的耳朵要給你寄律師函了!”

    【我真的要跟這幫衰人混到一起嗎......】

    科爾多瓦在心底長嘆了一口氣,婉拒了旁邊兩個狗頭人礦工試圖給自己補充‘彈藥’的好意,面色發苦地跟著大部隊一路往礦洞深處狂奔,時不時悄咪咪地把地圖掏出來掃上那么一眼,發現這幫狗子盡管走的并不是主流路線,但目的地似乎還是原本的礦洞最深處。

    他知道這應該是一條不存在陷阱的‘安全路線’,于是便將其暗中記了下來,以備不時之需。

    當然了,科爾多瓦其實很清楚,但凡讓自己見到那個挑頭造反的阿良哥,這番‘不時之需’基本也就不重要了,畢竟別看他現在這副四圍均2的德行有些慘,但如果真豁出去的話......

    “讓老子給你背黑鍋,老子捏死你個龜孫!”

    科爾多瓦冷笑一聲,兩顆收不住的大板牙散發著凜冽寒光。

    ......

    十五分鐘后

    12號礦區,最深處

    “良哥,之前那兩批冒險者也被咱們給日出去了。”

    胖洪搓了搓手,樂呵呵地對跨坐在小礦車上的阿良哥匯報道:“大獲全勝,弟兄們就傷了一個,還是自己沒站穩摔的,還抓了倆人,已經送去隔壁了。”

    阿良哥微微頷首,沉默了半晌后挑眉道:“讓你手下的兄弟好好休息半天,然后通知一下帥胡和老高,準備......”

    “先別準備了~”

    就在這時,一個看上去瘦瘦巴巴的狗頭人不知何時出現在了入口處,在頭頂那縷燭光的映襯下露出了一抹清爽明朗的微笑......

    “哥們兒想找你聊聊。”

    第六百九十七章:終( 四重分裂 http://www.54361360.buzz/13_13356/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福建31选7开奖中奖结果 安徽十一选五赢钱 快乐北京8根据什么开奖 02489博彩网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记录 内蒙体彩11选5手机版 下载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 青海快三走势图手机买 安徽快三专家推荐今日 北京pk10计划开奖 杭州股票配资微信 黑龙江十一选五开业奖结果 安徽快三开奖公告 新快赢481开奖视频 好彩1今晚开奖结果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广东 11选5前三组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