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都市無上仙尊 > 正文 第兩千兩百四十八章 還未啟程的大軍
    一條橫亙星海的裂縫,光芒璀璨,其中蘊含著鋪天蓋地的毀滅氣息。

    這讓詹臺璇等人面色劇變。

    她們已經知曉這條星空大裂縫的存在,親眼看見,還是忍不住震撼。

    “九位道友,踏出此地便是域外,從此以后,生死難定,際遇未卜,望諸位各自小心。”

    陳凡看向九人說道。

    域外有多兇險?

    幾人都已慢慢有了心理準備。

    她們不用青帝介紹,只去回想天域的古史,便能隱隱看到其冰山一角,古史中有諸多恐怖記載,不現于青云,那么,必在域外!“仙尊放心,我等既已走出這一步,那么,無論前方是何等險路,都已做好準備,就算身死異鄉,也怨不得任何人!”

    諦錚開口。

    他的臉上,戰意沸騰。

    詹臺璇八人也是點頭。

    他們都已是大成準尊,知曉仙路艱難,敢邁出這一步,便已做好了最壞的打算,就算身死異域,也怨不得任何人。

    “那么,便開始了!”

    陳凡點頭,也無需與九人多說,帶著九人抵達了那星空大裂縫前。

    轟轟。

    星空大裂縫,從遠處看,像是一條深淵般橫亙于星海,在其近處,卻感覺其仿佛是一個奔騰的江流般,挾裹著萬千混沌霧氣,狂暴到極致,其間有無數符文在閃爍。

    “呼!”

    見此,連陳凡都是輕輕嘆了口氣。

    走出這條裂縫外的天地,將是真正的修羅戰場,連他都不能掉以輕心。

    “錚!”

    他右手一捏,識海中那些由符牌化作的流光,彌漫在他四周,被他右手一揮,灑落在星空大裂縫上,隱隱間,又凝聚成了一塊符牌,懸浮在其上空。

    “咔嚓!”

    下一刻,星空大裂縫上,便是已劇變陡生。

    璀璨絢爛的星空大裂縫,瞬間化作一條真正的混沌洪流,狂濤涌起、道則交織,很快,便化作一個巨大的道則漩渦。

    “這……”這一刻。

    即使連陳凡都已做好準備,可還是頗為震撼。

    一個龐大的道則漩渦,出現在星海,其之氣息,并未波及遠處,但附近的這片星海,卻是已經化作一片道則汪洋,無窮無盡的道則,在其間轟鳴,使得整個星海,都仿佛怒海一般澎湃。

    “唿唿。”

    猛地,陳凡十人面色劇變。

    那枚符牌虛影,化作一道流光,回歸到陳凡的體內,而一股巨大的拉扯力,將十人籠罩,在這股吸引力下,即使十人都是大成準尊,陳凡更是能鎮壓仙尊的存在,也感到身不由己。

    他們仿佛是洪水中的流沙,身體完全不受自己控制,向那漩渦中而去。

    “分散了!”

    陳凡目光一凝。

    在最開始的時候,十人本是站在一起,彼此間還用真元和道則貫通,為的是同進同退,一起進入域外,可此時,這些真元和道則,瞬間被撕裂,十人分散在了各處。

    他們,似乎極有可能無法同時進入域外!“諸位,各自保重!”

    陳凡一聲厲喝,打出九道流光在九人身上,為的是在域外聯系,雖然,不知最終是否真能聯系到。

    而對于這樣的變故,他們也不是太過意外。

    如果能一同進入域外某地,當然更好,可星空大裂縫太過神秘,不是他們能掌控的,對這一點早有議論。

    十人的身體,在漩渦中前進,周圍只能看到無盡流光,慢慢地看不清其他人了。

    “仙尊,保重!”

    “仙尊,期待域外重逢!”

    “流云,待我晉升仙尊,再戰一場!”

    九人也是開口。

    風衍準尊等人向陳凡告別,詹臺璇對他做了個揖,諦錚卻是戰意沸騰地說道,他終究還是心有不甘,在這不知未來的時刻,再度對陳凡邀戰。

    “咔嚓。”

    緊接著,風衍準尊四周的虛空,瞬間炸裂,出現一個黑洞,其中混沌霧氣交織,仿佛一條條長鏈般探出,猛地束縛在風衍準尊身上,使得他的身體,竟瞬間消失在那黑洞中。

    “仙尊,護我青云!”

    最終,只傳來他的一聲呼喊。

    他不知將被帶往何處,也不會會有什么機遇,甚至不知是否有一日還能歸來,最后時刻,為青云一呼。

    “仙尊,護我青云!”

    “護我青云!”

    同時。

    其他幾人的身形,也是如此一般,一一消失在一些破碎的黑洞中,連陳凡身邊的,都有一個龐大黑洞浮現,下方,混沌繚繞,隱隱間,似是一片蒼茫星空,與此地星空的氣息不同。

    最后時刻。

    幾人身體四周的黑洞,同時破碎,從其中,探出一條條混沌黑鏈,其上并無一絲殺意,只是束縛在幾人身上,將他們向那其中的天地帶去。

    幾人已看不到對方的身影,只能相隔道則,遠遠作揖。

    “刺啦!”

    下一刻,陳凡便感覺前方一片漆黑了,沒有了無盡道則、璀璨星辰、狂暴漩渦,唯有一片漆黑。

    ……他像是處于了一個封閉的空間內。

    歲月在他四周停止了流逝。

    可他面色平靜,因為他感覺得到,這死寂的一幕,只是表面情況,事實上,這片空間中,充斥著難以言喻的空間之力。

    此刻,他似乎正在跨越無盡的虛空,當這個過程結束,他便能進入域外。

    畢竟,域外壁壘,可是道初仙尊親自鑄造,其中必定有無數玄奧之處。

    “嗯?”

    然而也就在此時,陳凡有所感應一般,猛地看向了西側的一片天空,接著,他的頭皮陣陣發麻。

    空間法則在這一刻,停止了流逝。

    而漆黑的天地間,竟出現了一片散發著光芒的大地,一片無邊無際,染滿了鮮血的大地,似乎懸浮在一片星空中。

    其上景象,讓他身體發寒。

    戰船無數,散落在大敵上,每一艘都龐大如一座山巒,但去上早已銹跡斑斑,破爛不堪,染滿了鮮血;大地上,有無盡尸骨,灑落各地,被塵土埋沒,不知已多少萬年;無數兵器化作破銅爛鐵。

    并且,這樣的場景,在不停延伸,戰船以百萬甚至千萬計,越往深處走,那些骸骨上散發的氣息,便越可怕。

    這仿佛是一片葬地……或者說……仿佛是一處戰場,也許,在無盡歲月前,有一支支可怕大軍,從這里啟程,征伐向域外,或是在這里與域外大敵展開了恐怖大戰。

    “仙尊的氣息!”

    陳凡目光凝,看向了戰場深處。

    在戰場深處,有著數股滔天氣機在縱橫,其上已無生機,可依舊有一股難言的道則在奔騰,而且,不止一股。

    “這是……遠古時期,一支征伐向域外大的大軍,至少有三位仙尊帶隊!”

    陳凡悚然。

    他慢慢反應過來。

    一時間,看著那如海的、如山的尸骨感知到其深處的仙尊氣機,他心中一片悲涼。

    在無盡歲月以前,有一支可怕大軍,要從此地征伐而出,踏上一條血路,可惜,他么還未出發,便遭到了大敵來襲,飲恨于此。

    這是何等悲涼之事!一只本可以橫掃星域的大軍,卻還未踏上征途,便盡數被抹殺于此地,留下一片葬土。

    “刺啦。”

    但這,終究只是一瞥。

    此時的陳凡,無法掌控自己的身體,渾身都被一股神秘道則彌漫,此時,道則一閃,似乎又已帶著他往前而行。

    只是陳凡心中,沉重至極。

    毫無疑問,前方的道路有多可怕,透過那片葬土可看出些許。

    如此強大的一支軍隊,被抹殺在了青云之外,青云星域要面對的敵人,實力到了一個可讓仙尊變色層次,難怪,連青帝、女尊等人,都無法解決,需要三千萬年來的仙尊共同布局。

    而且,從青帝的話來看,這場戰斗,絕對不止三千年,或許,在更遙遠的歲月里,雙方便已展開對峙!“呼!”

    直到許久后,陳凡才平復下心境。

    不管前方的大敵有多可怕,置身于這萬古大局中,再無回頭路可言,接下來,唯有在域外打出一片天地!“咔嚓。”

    也就在此時。

    他前方天地間,漆黑之中,出現了一縷光點,最開始時是一點,可隨著時間流逝,光電越來越多,之中,仿佛匯聚成了一片星海,有些模糊、朦朧,卻已肉眼可見。

    一聲巨響傳來。

    仿佛一塊壁壘破開,籠罩在陳凡身體四周的那股空間道則,如潮水般消散而去,他感覺得到,四周的道則,開始再度活泛起來,仿佛,他已越過一堵無比恢弘的高墻。

    “轟隆。”

    最終,一股更響亮的聲音傳來,他下方的天地,又出現了一個龐大漩渦,如同一個出口般,將他拉扯進入其中,最終,讓他置身于一片星海中。

    “嘩啦啦。”

    他抬頭看去,將他帶來此地的那個漩渦,悄然消散,恢復為一片星空,猶如從未出現過。

    “這就是域外!”

    陳凡看向前方看去,心中難免有些波動。

    前方的天地,正如他之前看到的一般,是一片璀璨星海,極遠處,有著一點點光芒閃爍,似乎一顆顆星球,還有地方,光芒如布,似乎是一片天域。

    “轟隆隆!”

    剛走出幾步,陳凡的神色便是一凝。

    這一刻。

    一股濃郁到極致的靈氣波動,恍若萬條長河般,從這片星海的四面八方涌來,瘋狂地掠進他的身體中,無窮無盡的道則,雖然無形,卻也仿佛是一片汪洋般,將他整個人淹沒。

    “錚!”

    這一刻,連他識海中的青蓮的是輕輕一顫。

    “域外天地,靈氣和道則,竟濃郁到如此程度!”

    陳凡的面色,在這一刻不停變幻。

    雖然,從青帝的話中,他隱隱間知曉,域外天地的靈氣和道則程度,遠遠超過青云天域,但也沒想到,這幅度如此明顯。

    這讓他眉頭緊皺。

    在這樣的天地間修煉,這其中的修士,會強大到什么程度?

    “但此地的靈氣和道則,為何如此狂暴?”

    可緊接著,他又感覺到了另一件事,這里的靈氣和道則,雖然濃郁至極,然而,卻是狂暴無比,簡直如同一尊尊兇獸般,撕裂在星海間。

    “嗖嗖。”

    就在這時。

    一道道轟鳴之聲,在遠處天地間響起,還隔著一段距離,卻也已震動這片星海,似乎,有一些存在,正向此地而來……————“嗖。”

    陳凡沒有理會。

    也許到來的人,正是這片天域的修士,但對他來說,造不成太多威脅。

    他已不是三十多年前,剛剛踏入玄羅天域的金丹修士了,如今的他,可鎮壓仙尊,放在任何一方星域,都算得上至強者。

    他平靜地向前方星海而去。

    “確實太過狂暴了。”

    越往前走,他的眉頭就皺得越厲害。

    這片天地間的靈氣和道則都很濃郁,但確實太過狂暴了,對他來說沒有什么威脅,可對尋常修士而言,絕對是一個不小的考驗,返虛真君甚至都會被直接絞殺。

    “那些星球和天域上上,也沒有生命氣息。”

    他往四周看去,面色一變。

    四周的星球和天域,竟皆是廢棄之地,當然,那片天域面積不是很大,最多只是四大天域上一個大洲的面積,漂浮在這片中。

    “這里,不是尋常之地。”

    最終,陳凡目光一閃。

    此地,似乎稍稍有些特殊。

    不過,這對他來說,自然是毫無麻煩,他向四周天地一瞥,頓時,便看到右側一片天地記,還在極其遙遠的地方,有數道身影向此地而來,并非是修士,竟是幾十艘龐大的戰船……( 都市無上仙尊 http://www.54361360.buzz/11_11022/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福建31选7开奖中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