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貼身兵王俏總裁 > 正文 第2805章 發酵、期待、夜正濃
    愕然聽到紀寶瓶的話,耳蘇瞳孔猛然一縮。

    只是下一刻,臉上流露出了濃厚的笑意。

    我還以為你不會詢問,等了好久,終于還是問出來了,其實我是故意為之。

    紀寶瓶不語,靜靜望著。

    耳蘇沉吟一下,似在掂量著措辭,多多少少有些猶豫。

    好半晌。

    他輕輕嘆了一口氣,說道,你也應該知道,我們耳家千年來的職責。

    停頓了一下,我們耳家雖然隱世,但是卻擔負著古武界穩定的格局,也許你不知道,我們和守護者聯盟,其實是一明一暗。

    紀寶瓶的眼眸微微低垂,旋又抬眼望去,此話怎講。

    少有人知道,其實保龍派是被長生門暗中扶植起來的,當然,即便保龍派自身只怕也不知道這件事,長生門暗中推手,做的不動聲色,其目的自然是為了古武界,共同對抗境外勢力,之后便演變成了守護者聯盟,只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守護者聯盟逐漸忘記了本心,成為一些人謀求私利的工具,唉……

    耳蘇再次嘆息,他們在明處,而我們耳家則是在暗處。當然,這是題外話,重要的是,我們耳家還會記錄和印證一些隱秘。

    他終于說到了正題,隨即直視著紀寶瓶。

    多年之前,我們得到一個消息,追查一個人的身份。

    哦?

    紀寶瓶的眉宇之間適時流露訝然,什么人。

    當年,夏九幽在祖山突破洞虛境界,她第二日下山后,遭遇了搖光偷襲,中了他一記碎心手,這個我們已經知曉,是保龍派大長老蘇懷山暗中通風報信。

    紀寶瓶點了點頭,是有這么回事。

    可是少有人知道,那一天,除了搖光出手之外,還有一個神秘人對夏九幽出手了。

    耳蘇的面孔變得嚴峻,此人與搖光并不是一伙的。即便搖光偷襲,最終也沒有奈何夏九幽,不得不退走,但他退走之后,那個神秘人出手了。

    說到這里,他補充一句話,那個神秘人的實力極強,同樣是洞虛高手,而且……他用的大河劍法!

    紀寶瓶瞳孔一縮,臉色微變,很快恢復,所以你懷疑我?

    是!也不是。

    耳蘇很坦然的承認,我不是懷疑你對夏九幽出手,畢竟,當年夏九幽曾帶著你來過我們耳家,而且我可以看得出來,她把你當親妹妹看待,而你對她也十分尊重,重要的是,當年的你并沒有達到洞虛。

    他微微一擺手,制止紀寶瓶,又道,我之所以要慫恿邢劍去找你,其實就是想通過他,將這件事告訴你,自從那次之后,我一直等你上門問罪,但你卻無動于衷。

    耳蘇自嘲一笑,沒想到今天你問出來了。

    僅此而已?

    僅此而已。

    紀寶瓶沉吟著,你確定是大河劍法?

    夏九幽親口所言。耳蘇正色道,但她肯定不是你,也不曾將此事告知你,現在想來,是害怕你多想吧,不過既然你已經洞虛多年,我覺得很有必要將此事告知。

    紀寶瓶的神色之間多多少少有些復雜。

    她輕輕呼出一口氣,說道,紀家到了我父親這一代,就只剩下我們父女二人,大河劍法是我紀家家傳,而且我父親也并未練到巔峰,在我十六歲那年,他便去世了。

    聞言,耳蘇道,也就是說,夏九幽遇襲之前,你父親已經去世多年,那么除了你之外,還有什么人會大河劍法?

    紀寶瓶搖搖頭,黛眉微蹙。

    耳蘇也并未看到她眼眸深處一閃而逝的異樣。

    ……

    夏天與搖光即將在昆侖之巔對決的消息,依舊在發酵。

    古武門派、古武世家、隱世家族、以及西方世界……但凡得到消息的人,全都在談論著這件事。

    尤其一些上了年紀的人,對這件事格外關注。

    在他們眼中,這不僅是巔峰對決,也不是新一代與老一輩爭鋒。

    而是……一個長達將近四十年恩怨的輪回與結束。

    對于他們而言,這實乃重大事件。

    夏天父母的隕落,都與搖光有關,這是世仇,不死不休,如今夏天大勢已成,搖光坐不住了。

    終于要來一個了斷嗎?

    立即動身天都峰,一定要見證這場世紀對決。

    古武界許多門派都表達了類似的意思。

    無論搖光和夏天誰勝誰敗,必將會改寫古武界的格局。

    這一天,整個古武界都在沸沸揚揚。

    無論是世俗的古武世家還是山林中的古武門派,都在議論紛紛。

    而也就在當天下午,眾人得知了一件事。

    夏天已經通過天庭放話出來,三日后必將應戰!

    這個消息讓所有人萬分期待,

    境外的一些高手同樣翹首以待。

    他們也很想來華夏觀戰,可是只能望而卻步。

    畢竟,昆侖之巔這個位置,不僅僅是華夏一片山脈。

    而且此地還有當今華夏第一正宗大派,昆侖派!

    境外高手若敢深入,必將會被毫不留情鎮殺。

    ……

    夜間。

    星光璀璨,月色皎潔。

    睡夢中的夏天猛然張開了眼睛。

    清醒的一瞬間,他那雙黝黑的眸子冷光疾疾閃動,四周溫度驟然冰冷。

    但這份冰冷來得快,去得也快。

    瞬息間盡皆斂去。

    夏天臉上浮現了擔憂之色,趕忙扭頭望去,旋即輕微松了口氣。

    身旁的柳清清依舊處于熟睡之中。

    他小心翼翼坐起,探出手輕輕撫在柳清清額頭,神秘能量隨之灌注。

    柳清清咕噥幾句,睡的更熟了。

    隨后。

    夏天快速穿起衣褲,且走至床邊,將窗簾打開了一道縫隙。

    此時已是深夜,但夜空有月光,路旁有路燈,并不影響他的視野。

    就在別墅正前方,此刻靜靜佇立著一道黑影。

    由于背光,無法看清其面容,只從能體形推測,應當是一名女子。

    而且是一名超級高手!

    洞虛境。

    方才對方開啟和封閉全身氣機,并未掩飾自身,明顯是沖著他而言。

    且敵意濃烈。

    此刻,她也在透過窗簾的縫隙看著夏天。

    兩人的目光,隔著玻璃與夜色在空氣中相遇。

    有些話無需多說。

    對于他們這樣的洞虛高手而言,氣機的波動已然說明了一切。

    夏天扭回頭,再次望了一眼熟睡中的柳清清,眼中憂色更甚。

    但很快變得堅定。

    他的手指輕輕在墻壁上彈了幾下,而后打開窗戶,閃身跳了出去。

    嗖。

    別墅前方的黑影向外竄動,夏天后方緊追不舍。

    幾個閃縱,雙方便消失在夜色之中。

    就在他們剛離開,柳清清這邊的房門被輕輕推開,李婆婆如同幽靈一般閃入。

    她第一時間查看床上熟睡中的柳清清,旋即快步走至打開的窗前。

    神色之間陷入深深的擔憂。( 貼身兵王俏總裁 http://www.54361360.buzz/10_10966/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福建31选7开奖中奖结果